◈ 殺死那個江湖人第5章 我勸了好久但他們就是不肯打起來在線免費閱讀

殺死那個江湖人第6章 這麼會頂嘴不要命了在線免費閱讀

姜雲清此番要去的地方其實是一座夜市,名為「玲瓏玉」,被稱渝州第二「城」。什麼能工巧匠、樂舞雜技,什麼珠寶珍玩、八珍玉食,在這裡應有盡有。除此之外,整條街都燈火輝煌,晝夜同明,因此又有不夜天這一美說。

上好佳釀玲瓏玉便是出自這夜市之中。

而夜市的主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明四小姐。

關於這位明四,她的故事真是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小小年紀便頗為崇拜修仙之道,更是說過「我自修神,我自成神」的瘋話。不過,人人都覺得明四小姐太過市儈,修仙?不太可能。除非她捨得拋去身外財物,自尋一座仙山誠心誠意地拜拜,那還可信些。

所以這番成神的言論,也許是她飛揚跋扈,不知天高地厚的空談罷了。

一路上人來人往,觀者如堵,何況又將近暮色,玲瓏玉更是熱鬧。酒樓茶肆鱗次櫛比,貨物琳琅滿目,買賣興隆。有人擺出剛剛裝好的玲瓏玉,那香味吸引了無數修士,紛紛掏錢一品佳釀。稍不留神,姜雲清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正好路前有兩人抬着木箱經過,姜雲清一時躲不開,便彎腰從箱底下鑽了過去。

再走一段路,便能看到一座倚湖而建的孤樓。此樓總共六層,從外觀上來看整座樓金雕玉砌,奢華中又不失大氣,是無數匠人的心血,更是明四小姐在玲瓏玉諸多建築中最為驕傲的一座。

正門上的牌匾金光閃閃,題着「明月坊」三個大字。

明月坊的地理位置得天獨厚,坐擁夜市最熱鬧之處,天時地利樣樣俱全,真是好一派繁榮昌盛的景象。

姜雲清知道,明四小姐肯定在這裡。

他隨着來往的修士一齊湧入酒樓,似乎對明月坊的布局甚是熟悉,所以剛進門就準備往樓梯口走。

不過大廳里的情況讓他駐足了。

他一進來就發現,這些修士身處的位置很有意思,桌椅間的過道將他們完美隔開,形成兩方陣營。為首的皆是長滿絡腮鬍的彪形大漢,有人站着,有人坐着,其地位不言而喻,但沒有人開口,好像他們只是來明月坊聚餐的而已。

姜雲清畢竟是站在過道中間,難免會有路人經過,對他匆匆說了聲抱歉,之後他就長記性了,知道往角落裡走。

不出他所料,其中一方,因為臉上戴着眼罩,姑且就稱為獨眼龍罷。

獨眼龍先是客套性地問候了對方兩句,對方也同樣回應。姜雲清聽到,他們的話中似乎還提到了什麼假形、失蹤。

「最近的傳言都聽說了罷?」獨眼龍端茶小啜了一口,用僅剩的一隻眼打量着對方,慢悠悠道:「我勸你家還是小心一點,招搖過市,死得最快。」

坐在對面的黑鬍子吹了吹鬍須,十分不屑地說:「不勞你費心!還是直說罷,大老遠跑來渝州,只是作幾句提醒的?」

話已至此,獨眼龍也不再客套了,猛地拍桌而起,喝道:「媽的!東西呢?」

黑鬍子毫不客氣,他也拍桌站了起來,「這話該是老子問你才對!你們青龍堂覬覦神物已久,別以為我不知道!如今東西下落不明,絕對是你們手腳不幹凈!如今還惡人先告狀,我可去——你媽的!」

不知道為何,這語調拉的,讓姜雲清想起了那位黑斗篷。

姜雲清正好站在兩方中間,他來迴轉頭,莫名有點呆。

兩位身邊的手下也按耐不住了,互相罵過幾輪後,無非就是指責對家拿走了東西,但苦於沒有證據,僅靠平日里的過節和仇恨決定,孰真孰假,暫時還不能分辨。

眼見眾人吵得愈加激烈,但仍是差了把火候,遲遲無人動手。獨眼龍更是青筋暴起,喝道:「少血口噴人!明明是老子先看上的,你他媽在狗叫什麼?!」

姜雲清看向左邊。

「真是豈有此理,你先看上的,莫非你兩隻眼睛都看到了?」

姜雲清又看向右邊,但是,黑鬍子沒有開口啊。

這句話剛說完,在場人都笑煞不已,畢竟獨眼龍哪來的兩隻眼。被戳中痛處的他捏緊拳頭,一把掀翻桌上的茶水,朝對面吼道:「誰?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

沒想到還真有人舉起了手。

眾人全都往那處看去,姜雲清這才發現,角落裡是還坐着一個人的。這位小年輕模樣生得極其俊俏,他一身霽藍色圓領袍,胸前及衣擺處皆以銀龍紋點綴,盡顯精緻與貴氣。身後裝滿羽箭的箭筒斜斜挎在肩上,白底蓮花黑綢面的腰封則掛了許多腰墜,玉佩叮噹作響,真是又好聽又好看。

他一手撐臉,另一手生怕別人看不見似的高高舉起。被白玉發冠豎起的長髮垂落了幾縷在胸前,黑色束口箭袖上的銀絲閃閃發光,許是為了舒服,胸前的幾枚子母扣沒有扣緊,雖然露出了喉結,但並不會覺得失禮。

少年並不理會周圍的議論,他眉眼帶笑,露出兩顆虎牙,道:「是我是我,有什麼問題嗎?」

要真沒問題,那才是有問題了。

面對獨眼龍的暴怒,少年只是歪了歪腦袋,然後晃悠着椅子,靠在牆上,發出一節字音:「啊?」

也是難得,這人都這樣囂張了,他們還是沒有打起來。

「你他媽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少年抬起一隻手,側耳去聽獨眼龍的咒罵,他感嘆道:「聽過這麼多狗叫,還是你的最響亮。來罷,放媽過來罷。」

他笑着從身後掏出一支羽箭,手上的黑色指環顯得手指愈發修長白皙,箭在手中遛得飛起,倒是增添了幾分美感。

最後咔嚓一聲,那根箭斷了。

獨眼龍氣煞了,瞬間衝到少年面前,然而對方提前起身,那把椅子在身後呲啦一聲,徹底打消了獨眼龍的念頭。

少年收起笑容,獨眼龍的拳頭就在他眼前,卻遲遲沒有落下。

他這一站起來,竟是比獨眼龍還要高。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獨眼龍醞釀好的髒話一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但他依舊板着身子,起碼這氣勢上不能認輸。

片刻,少年面無表情地問他:「見過星星嗎?」

獨眼龍:「?」

其他人:「……?」

姜雲清沒能聽清少年的話,便悄悄往前走了幾步。

不等眾人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少年挑挑眉,臉上的笑容意味不明,「那你現在見到了。」

他往後退了一步,終於亮出了一直背在身後的手。

這傢伙,居然捏着一把玉瓷茶壺。

然後它出現在了獨眼龍的腦袋上。

毫不避諱,毫不猶豫,簡直完殺。

打人還需要借個力的,可以說是非常叛逆了。

「你他媽?!」獨眼龍扶着不斷噴血的腦袋,一拳揮去,誰知少年側身躲過,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身後人的鼻樑,便又是一聲怒吼。

既有人開了這個頭,往後自然一發不可收拾。兩方人頓時扭打在一團,不管無辜有辜,全撒開了手腳,衝進圈裡把對方暴揍一頓。

而少年作為始作俑者,卻是完美避開。

姜雲清離他不遠,所以看得清清楚楚。

他跑到黑鬍子後方,大聲喊道:「這可是你們先動手的!」

再遛到另一邊,把手放在嘴邊,中氣十足地喊道:「為了部落!」

姜雲清:「………」

等人靠近了,他抬腳就是一踹,接着又沖圈裡喊了聲:「打起來!打起來!」覺得氣氛烘托得差不多了,便瀟洒地拍了拍衣服,看樣子是要離開了。

臨走前少年正好路過姜雲清,眼神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姜雲清並不避諱與他對視,他臉上的得意之色還沒來得及褪去,甚至還衝自己揚了揚眉。

這份對視異常短暫,直到人走出明月坊,姜雲清才淺淺收回目光。

有人將滾燙的茶水倒扣在對方頭上,引得一陣殺豬般的嚎叫。骨碌骨碌,茶杯滾作一邊,姜雲清便用腳立住。

這些人的武器都放在兩邊,但剛才那位少年背着箭筒,桌上卻沒有弓,所以他不屬於任何一方。

既然如此,單純鬧事不是所有,少年定是要在混亂中拿走什麼東西的。

姜雲清看人眼色,黑鬍子一見大家動手,就下意識護住自己的腰側。

那裡本來掛着一隻錦囊,但現在空空如也。

至於少年拿走了什麼,這就無從得知了,不過姜雲清能夠肯定,在明月坊鬧事,明四一定會現身的。

說起來,他看這場鬧劇,等的就是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