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死那個江湖人第6章 這麼會頂嘴不要命了在線免費閱讀

殺死那個江湖人第7章 有什麼招只管使出來便是在線免費閱讀

「敢砸我的場子,你們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辱罵聲接連不斷,樓上卻有一人格外矚目。明四猛拍闌桿,大聲呵斥道:「那個誰!你碰我的茶杯試試!」

完全勸不動。

於是混亂之中,這人還未看清,一道黑色長鞭就先襲來。明四踩過闌桿躍下,身上銀環叮噹作響,唰唰幾聲,有人發現自己手裡的刀好像不見了。甫一抬頭,那長鞭直接掀翻了幾人,像抽木條似的,嗷嗷叫喊聲響徹着整座大廳,場面堪稱慘不忍睹,簡直比剛才還要混亂。

不過,鬧事的起碼是消停了,黑鬍子和獨眼龍被繩子捆作一塊,正隔着一根柱子破口大罵。

明四將逆魂收回腰側,選了張尚還完好的椅子坐下,饒是那些人之前再怎麼叫囂,見到此人,也該知道要收斂了。

被她教訓過的人癱在地上唉呀唉呀地叫喚,又想討好這位主,便諂媚着說:「姑娘好生厲害!實乃女中豪傑,我等佩服!敢問姑娘貴姓啊?」

明四聞言抬眸,莞爾道:「這是自然的,師從姜雲清,明芃明悅容是也,不厲害不行。」

誠然,那人從沒在江湖上聽過這號名字,但是徒弟如此厲害,師父自然也不會差,他便只能硬誇:

「哦!原來是這位前輩啊!我見過他的,確實厲害!明姑娘可謂是尊師遺風,剛才的招式使得好生漂亮!」

姜雲清狠狠地沉默住了。

明芃瞧見師父,便急忙朝他這邊招手,至於別的,該道歉的道歉,該賠錢的賠錢,接着她又訓斥黑鬍子和獨眼龍,保證再也不來犯事了方肯作罷。

這就是他們渝州的傳奇人物,素不露面的玲瓏玉主人,任誰不得尊稱一聲明四小姐的明悅容,他姜雲清唯一的徒弟。

本來還凶神惡煞的壯漢們被一頓鞭打過後,果真開始乖乖地收拾起大廳來。明芃指使這個指使那個,手握一條黑色長鞭,誰不聽話就抽誰,竟一度把人訓得服服帖帖的。

明四小姐八面玲瓏,最會打探消息,在渝州幾乎還沒有她不知道的事。姜雲清這一問,果然問出了東西來。

明芃道:「我知道這些人是為了什麼,因為渝州來了一位仙客門的江姓長老,他途經渝州,身上帶着一件珍寶。」

還真是寶物。

她又指指姜雲清身後的兩人,「畢竟是難得的寶貝,肯定需要護送,就是這兩家負責的。」

姜雲清品出一絲不對勁來,「好歹也是九大宗門之一,為何不在自家挑人,交給別人不是更容易丟嗎?」

看看他們吵的,寶物果然丟了。

而且這種事只由一家負責便好,何必花大價錢找兩方人?到頭來寶物失蹤,他們都以為是對方起了邪心。

姜雲清不敢說,假形會不會和這件寶物有直接關係。

但無論是什麼,東西都已經被少年順手拿走了。

他決定還是先問問護送寶物的兩個人。

明芃也知道他倆是冤家,便特意沒解開繩子,免得再來惹事。其他人都能隨意走動,偏偏黑鬍子和獨眼龍還被綁在柱子上,真是好不快活。

獨眼龍呸了一聲,「真他媽晦氣!你以為老子想和你這全身毛都長在下巴上的人待一塊嗎?!」

姜雲清在一邊睜着眼睛說瞎話,淡淡評價:「二位關係真好。」

聲音不大不小,卻是剛好落在對面耳中,很快的,他遭到了兩人的聯合毒罵。

要不是有繩子綁着,他感覺自己還會挨揍。

怎麼有種被狗亂吠的感覺……

每次姜雲清想笑的時候就會認真盯着某處,直到把笑意憋回去,所以看起來,他好像從來沒有笑過一樣。

話說這黑鬍子和獨眼龍何止是關係不好啊,雖同在蓬萊,卻是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既然如此,江長老還讓這倆死對頭護送寶物?

不說酬勞有多高,只怕是他倆也不肯接罷。

姜雲清估摸着兩人罵夠了,便說:「如果關係不好,為何接了同樣的任務?」

「放屁!」獨眼龍的聲音頓時提高了八度,他氣得脖子梗直,「明明這活是我青龍堂的!你們一路跟來又是幾個意思?」

姜雲清中肯地點點頭,接着看向另一邊的黑鬍子,期待他該怎麼解釋。

「不是你光有眼睛不會看啊?」黑鬍子真是想不明白了,這人是怎麼敢胡說八道的,難怪就剩一隻眼睛了。

「你以為老子離開蓬萊去雁城是為了什麼?江長老找的明明是我白虎堂!」

姜雲清適時地給出一些反應,更是讓氣氛推上了**。

「什麼意思?你敢做不敢當,趕快把寶物交出來!」

「喲呵,你起的歹心,還敢推老子頭上?」

「是你!」

「你!」

聽到這裡姜雲清就差不多明白了,黑鬍子和獨眼龍其實在雁城就見過面了,但他們都沒有想到兩方是一樣的任務,只以為是消息泄露,對家要來搗亂,於是千防百防,東西一丟,第一個懷疑的就是彼此。

這位江長老,可真是兩面三刀啊,他更加懷疑甲鬼是這人帶來的了。

姜雲清意有所指道:「你們來渝州,是因為在這裡找到了賣家嗎?」

「不是!」兩人異口同聲道,許是這莫名的默契讓他們尷尬,於是話剛一說完,又隔空互掐了幾句。

姜雲清極有耐心地等他們吵架,趁着兩人停下來的空隙,他突然說:「你們當中肯定有人在撒謊。」

「老子要有半句謊言必定被滿門抄斬!」

「就是就是!」

姜雲清哦了一聲,快言道:「那你們說說這件寶物要送到哪裡去?」

兩人再次合拍:「宛城太虛閣!」

不算出乎意料的回答,姜雲清只是想知道江長老是不是故意經過渝州的。

這太虛閣又稱珍寶閣,便是專門用來做交易的地方。不管是價值連城的和璧隋珠,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物華天寶,太虛閣應有盡有,類似於民間的黑市。不過修士們有涵養,做生意自然要有排面,於是就有人組織了太虛閣,每隔一段時間開啟一次。講究各自須尋各自門,賣者不貪、買者不悔、價高者得,也算是公正公平了。

可太虛閣在宛城,何必要繞那麼大一段路先來渝州呢?

姜雲清不知道這件寶物有多名貴,但他知道正是江長老「途經」渝州,才引得各方人士前來爭奪。

否則寶物也不會突然失蹤。

他想起了那位少年,所以直接對黑鬍子說:「東西其實是你拿了對罷?」

獨眼龍得意極了:「你看!我就說罷!」

「你胡說八道什麼?!」黑鬍子臉色一沉,姜雲清又趕緊補上一句:「東西被你放在了腰間的錦囊里。」

「放屁!小小錦囊怎麼可能裝得下那麼大個……」黑鬍子下意識摸向自己的腰側,而東西竟然不翼而飛!

他瞪大雙眼,幾乎是不敢相信,反應過來後,他把責任全部推給了獨眼龍,吼道:「是你!一定是你趁我不注意拿走了!」

「操,你他媽有病啊?」

兩人果然又吵了起來。

姜雲清點點頭,他的目的達成了。

人都不喜歡主動承認,但特別喜歡頂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