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離開晾曬區之前,沈棠回看了一眼染缸旁,隊醫正在檢查白琳的身體狀況,那名中年經紀人正指揮着助理圍成一團,不讓別人看到現場的狀況,見到沈棠回頭,她還瞪了瞪眼。
咎由自取!
沈棠冷笑一聲,轉身走開,剛被通知切換了鏡頭的攝影師大頭扛着機子跟在幾步外,還舉起收音器裝作記者的模樣問道:「田小姐,對於剛才突發的意外,請問您現在的心情是怎麼樣的?」
沈棠好笑地瞟了他一眼,也捏着嗓子,用播音腔道:「記者同志,我到現在還是心有餘悸呢!你要知道,如果我當時沒打算離開,那翻進去的人會是誰,可就說不好了!」
大頭憋住笑道:「好的,那請您對電視機前的觀眾說幾句吧。」
「咳咳,」沈棠清了清嗓子轉向鏡頭,並沒有注意到大頭耳機里又傳回了指示,她一本正經地道:「珍愛生命,遠離染缸。」
「如果實在遠離不了呢?」
「那隻能自我安慰了,畢竟要想生活過得去,身上總得帶些綠。」
沈棠端正又不失沉痛地說完這一句,便轉頭離開了,背對笑得裂開了嘴的大頭時,她的唇角也浮現了嘲弄的笑意。
而沈棠不知道的是,此刻直播間正因此亂做一團,三名觀察團的成員齊齊笑出了聲,笑完之後又覺得不妥,開始互相找補:
「那個……感謝前方記者的特別報道,現在讓我們將目光轉向……」來自於某個拚命憋笑的主持人。
「其實呢,從這件事上我們能看得出來,田小姐的反應能力和心理素質都十分優秀……」來自於某個抿嘴微笑的心理學家。
「是的,根據我觀察,剛在白小姐手的位置的確有偏差,大約是……」來自於某個狂推眼鏡的推理小說家。
只不過觀看直播的觀眾明顯不那麼買賬:我今天就要笑死在這直播間里!內娛第一小仙女變第一史萊姆誰懂?
說不心疼是假的,說不好笑也是假的。
琳粉:罵罵咧咧退出直播間
沈棠走回織布廠**的集合地,和一眾嘉賓們一起聽廠長點評,最終,扎染得最出色的男女嘉賓分別是關佐和安寧。
站在隊尾的沈棠目光轉了一圈,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路凱的失望、安寧和關佐尷尬到不敢對視的表情,心中愈發覺得有趣。
目光越過面前的一排男嘉賓,她看到遠處染缸旁的白琳。比起之前在魚塘出糗的那一次,這一次吃癟後,白琳明顯安靜了許多,不再大哭大鬧高聲尖叫,也不再揚言退齣節目,這實在讓沈棠有些詫異。
此刻,剛經過隊醫檢查的白琳,正踉踉蹌蹌地披着浴巾站起來,沈棠清楚地看到她一手搭在經紀人身上,一手扶住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不算高大的男人豎著大背頭,沈棠只消一眼就認出了他是王文。
她緩緩吸了一口冷氣,而後冷漠地扯了扯唇角轉開目光。
一轉回頭,沈棠就撞上了蕭霽冷冷打量的眼神,她不閃不避,還挑起一側眉梢,輕啟紅唇,無聲地道:「有事?」
蕭霽一言不發地移開了視線。
為了招待遠道而來的嘉賓們,廠長和陳阿姨等人熱情邀請眾人在織布廠旁的農家樂里搓一頓。
當橘色的夕陽墜入大海的時候,農家樂的大桌上也擺滿了酒菜,陳阿姨「咣當」一聲把一箱子啤酒扛到桌邊,拎起一瓶用牙咬開瓶蓋:「都放開了喝啊!別跟我客氣!」
在村民的熱情相邀下,桌上很快有人提議玩個經典酒桌遊戲——真心話大冒險。
一聽到要玩這個,沈棠就是眉心一蹙。
一旁已經喝空一瓶的路凱紅着小臉湊過來道:「田姐你OK不拉?不OK的話還有我來當黑騎士!」
「你可拉倒吧!」沈棠看他都大舌頭了,又好笑又嫌棄地用指尖扯過一盤花生米:「吃點菜吧!」
話剛說完,吳傑就在她另一邊的空位上坐了下來,拍了拍胸脯道:「你們倆都放心,黑騎士,我來當!」說完又朝沈棠小心道:「是你大哥缺少考慮,田美女多多擔待啊!」
說完,吳傑就朝對面剛落座的白琳敬了一杯,沈棠順着他的動作掃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了收拾乾淨的白琳黑如鍋底的臉。
沈棠無語地轉回頭,不經意間又看到坐在吳傑另一邊的蕭霽正收回目光,搞什麼啊?她心中有些彆扭,自己不是和他兩清了嗎?現在又偷看自己做什麼?
空酒瓶迅速旋轉,幾輪過後就轉向了白琳,白琳壓根不聽對方提問,就咬牙切齒地喊道:「我選喝酒!」
說完就喝空了杯中啤酒,把提問者嚇了一跳,也讓喝得上頭的陳阿姨拍手叫好。
白琳接過酒瓶之前先看了沈棠一眼,眼中滿是憤懣。
沈棠佯裝不覺,自顧自吃着菜,直到白琳大力一轉,真將瓶口轉得朝向了自己,她才放下筷子,抽紙巾擦了擦嘴,好整以暇地抬抬下巴道:「問吧。」
「我要你喝酒。」
「抱歉,我喝不了酒。」嘴上這樣說著,沈棠的臉上卻毫無歉意。
「好!」白琳咬牙道:「沈棠,我問你,你有個幾個前任?」
這個問題很是刁鑽,沈棠微微眯起鳳眼,而後輕輕吐出一個字:「零。」
「啊?」眾人都驚呼起來,白琳乾脆起身大喊:「不可能!你騙人?」
「我沒有必要回答你的第二個問題。」沈棠一把將空酒瓶移到自己面前,隨手一轉,「骨碌碌」的聲響過後,瓶口正好換了180度,指向了白琳。
這下子,白琳更為驚惶不安,一屁股坐回原位,伸手就去抓酒杯。
「等一下,」沈棠手心朝下做了個手勢:「我也有個問題要問你,情人節那天,男朋友送了什麼禮物啊?」
白琳「唰」得一下白了臉,抬眼一瞟沈棠就顫聲道:「我,我選喝酒!」而後迅速抬起酒杯,速度之快,還把不少啤酒濺到衣襟上。
「哇哦!」一眾人看到白琳的反應就是一片嘩然,這明顯是收到男朋友的禮物了,只可惜關佐不在場,不能讓他們一起問一問。
只有沈棠知道,這事根本不用問關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