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剛這麼想着,空氣中的寒流驟然發生了變化。

  姜止戈臉色劇變,抬頭看向天空,顫聲說道:「這是…暴風雪?
!」

  即便在常年被大雪覆蓋的邊關鈺城,暴風雪也極為罕見,居然會剛好被他遇見?

  暴風雪一旦來臨,漫天風雪會將人凍成冰雕,停留在外面必死無疑。

  姜止戈焦急的環顧四周,卻發現四周荒無人煙,沒有任何能躲避的地方。

  姜止戈咬了咬牙,不退反進,加快速度朝前方跑去。

  光憑腳力不可能跑得過風雪,他只能祈禱前方不遠處的雪山能有藏身之所。

  ……..  「當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如此絕境,即便是魔帝也該到窮途末路了吧?」

  「應該還有其他變故,否則我們看不到這些記憶。」

  不止是殿內眾強者,屈雲也很好奇,面臨此等絕境,姜止戈究竟是怎麼活下來的。

  退一萬步說,姜止戈僥倖撐過了風雪,後面他又該如何在氣溫驟降的情況下找到城東十里的梅花樹?

  要是一直躲在某個地方等待環境改善,恐怕還不到三天就要凍死或者餓死。

  ……..  跑了沒多遠,眼看風雪即將席捲而來,姜止戈突然眼睛一亮停住腳步。

  「那是…山洞?」

  姜止戈神色欣喜,立馬背着南宮柔沖了過去。

  山洞應該是自然形成,內部空間很大,完全足以容納他與南宮柔。

  不過卻正因為如此,外界的寒風會源源不斷從洞口吹進來。

  「哥哥,外面要下大雪了嗎?」

  「嗯,我們先在這裡躲一躲。」

  姜止戈帶着南宮柔躲到一塊能遮擋寒風的石頭後面,並迅速收集山洞內一切能夠點燃的東西。

  一會兒後,看着滿打滿算才幾根硬柴的燃料,姜止戈長嘆了口氣。

  雖說是天無絕人之路,但這條路顯然也不是那麼好走的。

  洞內的枯枝樹葉極為稀少,他現在又不可能頂着暴風雪去森林裏找柴火。

  要是暴風雪的持續時間太長,兩人躲在山洞裏照樣會凍死。

  姜止戈搖了搖頭,事已至此,只能聽天由命了。

  他取出懷裡的火石,開始專心致志的生火。

  洞內的枯枝樹葉很潮濕,不費點功夫是不行了。

  旁邊的南宮柔揉了揉肚子,她看向姜止戈張嘴想說些什麼,但看到姜止戈認真的表情,還是把話給憋了回去。

  洞外風雪呼嘯,洞內的氣溫也在逐漸降低。

  足足半個時辰後,姜止戈終於把火給生了起來,摸着火石的手都已經起泡。

  咕嚕嚕~  姜止戈還沒能感受到火焰的溫暖,身旁忽然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

  他扭頭一看,發現南宮柔正低頭捂着肚子,明顯是餓的不行了。

  「柔兒,我…」  姜止戈一臉自責,他本想安慰南宮柔,卻發現此時說什麼都有些蒼白無力。

  要是他有食物給南宮柔,又怎會等到現在?

  南宮柔沒有說話,低着頭嬌軀不停顫抖着。

  姜止戈心頭微沉,連忙低頭查看南宮柔的狀況,才注意到她的小臉布滿淚水,正咬着嘴唇強忍哭聲。

  「柔兒,你是餓了嗎?」

  「柔、柔兒不餓,柔兒只是有些想家,所以,所以…」  豆大的淚珠不停從南宮柔臉龐滑落,她不想讓姜止戈擔心,卻哭到呼吸都有些不順暢。

  姜止戈眼眶一紅,猛地攥緊了拳頭。

  看到妹妹餓到掉眼淚,他瞬間有種崩潰的衝動。

  此時此刻,南宮柔若是發大小姐脾氣,姜止戈反而會好受一些。

  出生以來,他雖生活艱苦,卻從未埋怨過自己的身世。

  可是如今,姜止戈恨自己是個乞丐,恨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柔兒,我去給找吃的,你把火看好。」

  姜止戈一句話都沒有多說,起身往山洞外走去。

  「可是哥哥,外面這麼大雪…」  南宮柔面露愧疚,明明哥哥平時吃的比她還少,自己卻率先沒忍住哭了出來。

  如果不是自己,哥哥肯定也不會冒着大雪出去找吃的。

  「柔兒放心,這次哥哥很有自信。」

  姜止戈回頭一笑,說完大步走出了山洞。

  ………  「自信?

自信個鬼,這麼大的雪,別說找到吃的,找根柴都得凍死在外面。」

  「魔帝到底在想什麼?

他不要命了嗎?」

  殿內眾人一陣吐糟,一個身體羸弱的乞丐,要想在暴風雪肆虐的情況下找到食物,即便對方是魔帝姜止戈也不可能。

  這不是意志堅定能做到的事,根本就沒有半點可能性。

  「有點不對勁,你們快看,魔帝停在洞口外並沒有走遠。」

  就在此時,有人注意到光影中的姜止戈並沒有走遠,而是坐在了洞外的雪地里。

  屈雲眼中閃過一抹譏諷,裝作不經意的說道:「看來魔帝不是真的想冒這個風險,只是做個樣子安慰小柔。」

  魔帝又如何?

就好比他現在被困在正陽殿,終有窮途末路之時。

  南宮柔沒有反駁也沒有贊同,一直眉頭緊皺盯着光影里的畫面。

  「沒辦法,洞外風雪呼嘯,即便魔帝真的在外面找到食物,也不可能活着帶回來。」

  「看到妹妹受難,魔帝應該是覺得,做個樣子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等一等,魔帝這是想做什麼?

他該不會是…」  ………  光影畫面中,姜止戈坐在洞外並沒有走遠。

  忍受了好一會兒風雪的寒冷後,他刨開身邊的積雪,找出了一塊比較尖銳的石頭。

  姜止戈握着石頭,掀起左腿褲腳,不停打量着自己的小腿。

  良久後,他深吸了口氣,猛地將石頭刺向自己的小腿。

  劇烈疼痛使得姜止戈臉色青白交加,但為了不讓洞內的南宮柔察覺,他硬是強忍着沒喊一聲。

  姜止戈咬緊牙關,握着粗糙的石頭一點點劃開自己的小腿。

  石頭雖尖銳,但並不鋒利,足足半刻鐘過去,他才成功切出一塊巴掌大小的腿肉。

  姜止戈額頭冷汗密布,仰頭大口喘着氣。

  緩了好一會兒,他才看向那塊鮮血淋漓的腿肉。

  「柔兒,對不起,哥哥太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