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魔主惡貫滿盈,嗜殺成性,不配執掌天界!」

  「伐聖地,斬魔主!

還諸天萬界一個太平!」

  「殺!

殺!

殺!」

  …….  玄蒼聖地,殺聲震天。

  此地本是天界最為神聖的修鍊聖地,如今卻滿目瘡痍,只剩殘垣斷壁。

  雙方修士無不以死相博,打的聖地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而外界,僅僅是最片面的戰場。

  正陽神殿內,一名黑衣如墨的青年單膝跪地,手裡拿着一柄染血的黑戟。

  青年氣質超然,容貌俊美,卻散發著令人膽寒的殺意,宛如一尊殺神。

  此時他雙目緊閉,渾身被無數虛幻鎖鏈困住,隨着時間變化,散發的氣勢越來越弱,顯然是命不久矣。

  即便如此,圍在殿內的數百強者仍不敢大意。

  因為被鎖鏈困住的青年,正是玄蒼聖地的聖主姜止戈,乃是執掌天界的大帝境強者。

  ……  「什麼情況?」

  感受着外界的動靜,姜止戈一陣懵逼。

  與此同時,一股潮水般的記憶湧入腦海。

  「我穿越了?
!」

  感受完記憶,姜止戈很快弄懂了現狀,內心彷彿有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

  自己是穿越到一本正在看的玄幻小說中,並成為了諸天萬界第一反派,魔帝姜止戈。

  小說劇情主要講,主角屈雲從廢材崛起,一路偶遇三位女主,最終斬殺魔帝姜止戈的故事。

  三位女主各有千秋,且沒有一個是花瓶,屈雲能夠一路走到跟魔帝正面對抗,三位女主有不可或缺的功勞。

  可惜在劇情里,由於三位女主皆有正宮風範,再加上作者怕被和諧,所以到了即將大結局斬殺魔帝時都沒有實質性進展。

  當時這一點被眾多讀者吐糟,姜止戈也是其中一員。

  但現在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自己穿越成為了魔帝。

  而且踏馬的還是上來就要領盒飯的劇情。

  「焯!

這到底是開局還是結局?」

  姜止戈有些抓狂,魔帝都沒能幸免於難,自己穿越過來豈不是必死無疑?

  【滴~人生記憶編輯系統已綁定】  等等,剛才是什麼聲音?

  【滴~小命不保,還請快快行動起來】  「卧槽!

系統!」

  姜止戈虎軀為之一振,果然不愧是穿越標配。

  「不過,這系統名字怎麼有點奇怪…」  現在的問題就是,這勞什子人生編輯系統該怎麼用。

  仔細查看完系統的作用,再聯想到接下來的小說劇情,姜止戈很快有了打算。

  人生記憶編輯系統,顧名思義,就是能夠改寫姜止戈的過往人生記憶,只要不是太離譜,編輯出來的記憶甚至能夠化作現實。

  在小說劇情中,其實姜止戈跟三位女主都有所牽連,只是後來因為種種原因反目成仇,最終站到了男主那邊。

  而男主屈雲不過問玄境初期修為,能走到今天全靠三位女主。

  現如今,姜止戈能夠編輯過往人生記憶。

  如果他能在接下來的劇情把自己洗白,甚至策反三位女主,單單一個屈雲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對,就這麼辦!」

  事不宜遲,姜止戈已經沒時間多想。

  …….  殿內,眼看姜止戈的生命氣息愈發微弱,諸多強者才逐漸放下心來。

  如今姜止戈展現的威勢,絕無可能再掙脫束縛。

  「十惡不赦的魔帝也有今天,當真是大快人心!」

  「今日能夠成功斬殺魔帝,全是仰仗了屈公子的功勞。」

  「屈公子天賦超然,心性亦是不凡,日後必能問鼎大帝,代替姜止戈執掌天界。」

  諸多強者都鬆了口氣,相繼上前恭維屈雲。

  他們可不是說場面話,屈雲真的有可能稱帝執掌天界。

  屈雲面露謙虛,拱手笑道:「哪裡哪裡,即便日後稱帝,也要勞煩各位前輩照拂才行。」

  他說是這麼說,眼裡卻不着痕迹的閃過了一抹傲然與得意。

  就在此時,鎖住姜止戈的靈力鎖鏈突然晃動起來,釋放出耀眼的七彩光輝。

  「這、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魔帝仍有反抗之力,準備臨死反撲?」

  一時間所有人都慌了,被封住的人可是魔帝姜止戈,這可不能開玩笑。

  屈雲也是臉色微變,要是讓姜止戈脫困逃走,恐怕第一個報復的就是他。

  魔帝修為通天,正面對抗之下,哪怕屈雲底牌全出也活不過三個回合。

  「不必驚慌,姜止戈已無脫困之力,不出七日必死無疑,這是困天鏈的天機造化,顯現對方過往一生的記憶,我將投放在天界各地,凡是問玄境強者,觀其帝境道法皆有望問鼎大帝。」

  天空傳來一道清冷的女聲,使所有人都冷靜了下去。

  「原來如此,寒歌女帝的困天鏈果然不凡。」

  「姜止戈惡貫滿盈,卻也是一位實打實的大帝境強者,若是能從記憶中收穫一二,的確能讓我等對大道的領悟更上一層樓。」

  「話說回來,這恐怕是魔帝此生唯一能造福天界的事情了。」

  眾人面露感慨,紛紛對上空拱手行禮。

  說話之人乃是執掌另一界的寒歌女帝,蘇清秋,也是她耗費本源道法布置困天鏈鎖住姜止戈。

  「哼,姜止戈一生作惡,大帝記憶又如何,恐怕都是些放火殺人的事情。」

  眾人剛露出火熱的目光,殿內突然響起了一道充滿厭惡的冰冷聲音。

  眾人回首看去,發現是屈雲身邊的一名絕美女子。

  一襲青裙纖塵不染,膚如凝脂,螓首蛾眉,正是女主之一,南宮柔。

  「傳聞南宮柔曾是魔帝的妹妹,卻發現魔帝是故意接近她,最後不僅被奪走家族至寶,還被魔帝殺了親生父親。」

  「殺父奪寶,此仇不共戴天,難怪她這麼恨魔帝。」

  眾人一陣感嘆,換做他們,同樣會對姜止戈恨之入骨。

  說話的同時,被鎖鏈困住的姜止戈頭頂緩緩匯聚出了一層光影。

  光影形成後,透過正陽神殿顯現於天界上空,形成了一道更大的光幕。

  這一刻,無論身在天界何處,都能看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