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小時候的南宮仙子這麼不懂事?」

  「是啊,當年的魔帝一介乞丐,自己忍飢挨餓把燒餅留的快發霉了,卻能毫不猶豫的將燒餅讓給南宮仙子,南宮仙子一句感謝沒用,反倒責怪燒餅太難吃。」

  「這不難理解,有人言何不食肉糜,南宮仙子自幼錦衣玉食,怎能懂魔帝當年身為乞兒的苦楚?」

  「你們小聲點,小聲點…」  眾多強者面露感慨,也有人噤若寒蟬,畢竟南宮柔就在不遠處,怎能毫不避諱說她小時候的壞話。

  南宮柔沒有出言呵斥,因為在她看來,當年的自己確實有些不懂事。

  …….  天界各地,無數人都是一臉震驚的看着天空光幕里的畫面。

  「能為一個初次相識的人做到此等地步,證明早年的魔帝並不壞…」  「是啊,究竟是怎樣的經歷,才能造就如今人人得而誅之的魔帝?」

  「我現在就好奇,區區一個乞丐,到底是怎麼成為一介魔帝的?」

  此言一出,眾人方才如夢初醒。

  確實,一個小小的乞丐,憑什麼能成為執掌天界的魔帝?

  …….  一晃半月過去,南宮柔的爹娘並未現身,她也跟着姜止戈過了半個月忍飢挨餓的生活。

  姜止戈每次都會安慰南宮柔,可時間一長,南宮柔終究是忍受不了連飯都吃不飽的生活。

  「柔兒,我…」  「滾開!

滾開!

你不是我哥哥!

我要找我爹爹娘親!」

  姜止戈想要勸阻南宮柔,卻被南宮柔大哭着蠻橫推開。

  眼看南宮柔就要頂着大雪跑出去,姜止戈慌忙拉住她的小手,急聲說道:「柔兒,你再給我一點時間,今天我一定會給你找吃的回來,好不好?」

  姜止戈很清楚,南宮柔的爹娘要是還在鈺城,早就會在附近派人尋找,可半個月以來他從未看過有人尋找南宮柔,證明南宮柔的爹娘根本不在鈺城。

  南宮柔尚且年幼,連路都不會走,冒着大雪跑去多半會凍死在外面。

  「你、你不許騙人…」  南宮柔小臉滿是淚水,不停的哽咽着。

  此時她的小臉黑乎乎的,穿着的衣裙也不再乾淨,跟姜止戈這個乞丐差不了多少。

  「柔兒放心,今天我不僅會找到吃的,說不定還能找到你爹娘呢。」

  姜止戈表面笑着安慰,內心卻是無比沉重。

  為了照顧南宮柔,他已經拼盡全力,但他終究只是個乞丐,如何能給南宮柔滿意的生活?

  …….  「難以想像,眼前這個卑微的乞丐,竟會是後來威震九天的魔帝…」  「這又是何苦呢?

換做旁人,救人一命已是心善,怎可能忍受千金小姐的嬌蠻性子?」

  殿內圍觀強者紛紛皺眉,半個月以來,姜止戈為了南宮柔付出多少他們都看在眼裡。

  姜止戈自己都吃不飽穿不暖,為了養活南宮柔,他幾次餓暈在雪地差點丟掉小命。

  如此費心費力,換來的卻是南宮柔的不待見。

  聽到眾人的議論,南宮柔暗暗捏緊了拳頭。

  她倒未對這些議論感到憤怒,而是感到了一絲…愧疚。

  ……  離開破廟以後,姜止戈徑直前往了鈺城鬧市區。

  此時年關已過,鈺城街市重新恢復了熱鬧,路邊的叫賣聲不絕於耳。

  姜止戈站在人流**,目光很快鎖定了一家正在叫賣的包子鋪。

  他神色陰晴不定,站在原地猶豫了良久。

  想起還在破廟等自己的南宮柔,姜止戈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

  他深吸了口氣,若無其事的悄悄靠近包子鋪。

  包子鋪老闆是個膀大腰圓的中年男人,他很快注意到有點不對勁的姜止戈。

  正想說些什麼,姜止戈突然一個箭步衝過來,隨手抓起兩個包子撒腿就跑。

  「他奶奶的,臭小子你給我站住!」

  包子鋪老闆眼睛一瞪,擼起袖子大步追了上去。

  身體虛弱的姜止戈本來就跑不快,由於心虛還沒怎麼看路,沒跑多遠就撞到了一個人背後,腳下一滑差點摔倒在地。

  包子鋪老闆見狀三步並做兩步走過來,單手抓住姜止戈的後脖頸將他提了起來。

  「臭小子,我不想動手,乖乖把包子交出來!」

  包子鋪老闆眼睛瞪如銅鈴,凶神惡煞的模樣嚇得姜止戈臉色一陣發白。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緊緊抱着包子不撒手。

  包子鋪老闆見狀臉色有些陰沉,冷聲說道:「臭小子,我看你在這邊乞討也有些時間了,從來都是不偷不搶,以前我還挺可憐你,沒想到你也是這種下九流的東西。」

  姜止戈咬着牙沒說話,只是緊緊抱着包子不撒手。

  「兩個包子對我來說算不得大事,但我就是不給你,你知道為什麼嗎?

像你這種傢伙,一旦有了第一次,往後必是只會偷雞摸狗的小賊,今天我不打你,就當給你個教訓。」

  包子鋪老闆冷哼一聲,說著將姜止戈懷裡的包子拽了出來。

  姜止戈的力氣比包子鋪老闆差的太多,拼盡全力也沒能護住包子。

  包子鋪老闆看了眼被姜止戈壓爛的包子,並沒有將其帶回去,而是咬了一口扔在地上,狠狠幾腳踩得稀爛。

  為了不讓姜止戈撿殘渣,包子鋪老闆還特地用腳把碎包子拌在泥土和雪裏面。

  姜止戈面如死灰,眼睜睜看着本來熱氣騰騰的包子被老闆踩的稀爛。

  看到姜止戈眼裡的絕望,包子鋪老闆嗤笑一聲往回走去。

  剛走了幾步,背後的姜止戈突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包子鋪老闆愣了愣,回頭看向雙膝跪地姜止戈。

  「你這是…」  嘭!

嘭!

嘭!

  姜止戈猛地磕了三個響頭,額頭滲出一縷鮮血。

  「你這又是何必呢?

我可沒說過你磕頭我就會給你包子。」

  包子鋪老闆眉頭微皺,沒想到姜止戈會做到這種地步。

  姜止戈跪坐在地,低着頭顫聲說道:「大哥,我自幼乞討為生,餓死,冷死,不足為奇,但我有個妹妹,我不能讓她也跟我一樣。」

  「荒謬,你自己都養不活,還敢去收留不相干的人?」

  包子鋪老闆搖了搖頭,早年他就看到姜止戈在城內乞討,從未見過姜止戈有什麼妹妹。

  突然多出個妹妹,姜止戈顯然是收留了一個年紀更小的乞丐。

  「她喊我一聲哥哥,那她,便是我此生唯一的親人…」  姜止戈眼眶通紅,對着包子鋪老闆又是深深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