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目睹此景此景,在場數百強者的心情已經不能用感慨來形容,而是震驚,深深的震驚。

  只為給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求得幾個包子,惡名滔天,修為蓋世的魔帝姜止戈,居然不惜跪地磕頭。

  換做別人,眾人可能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可這是殺人如麻,執掌天界的魔帝。

  這一份良善,這一份仁義,居然會出現在他身上?

  看起來,早年的魔帝並非世人印象中的暴戾,只是不知為何後來性情大變。

  看着殿內震驚到說不出話的眾人,南宮柔的內心依舊沒有多**瀾。

  為了她跪地磕頭又如何?

後來還不是背叛了她?

  此時姜止戈對她越好,反而越讓她痛恨後面姜止戈的背叛。

  …….  包子鋪老闆終究還是心軟,拿了兩個包子遞給姜止戈。

  姜止戈自始至終都沒有直接開口要過包子,但那份無法作假的誠意,足以讓包子鋪老闆為之動容。

  區區兩個包子,他向來就不是如此吝嗇的人。

  他不給姜止戈包子的主要原因,是覺得姜止戈會因此淪為小賊。

  得知姜止戈是為了別人,冒險偷盜的舉動反而顯得令人敬佩。

  姜止戈起身雙手接過包子,鄭重其事的感激道:「多謝,姜止戈雖為乞兒,但今日之恩,有朝一日必定湧泉相報。」

  看到姜止戈認真的表情,包子鋪老闆愣了愣,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兩個包子而已,你還是趕快回去找你妹妹吧。」

  姜止戈點了點頭,他知道包子鋪看不起自己一個乞丐的人情,但他只需要自己記住就行了。

  姜止戈乞丐一個,可他才九歲,內心卻始終藏着一片凌雲壯志。

  終須有日龍穿鳳,怎肯一世褲穿窿?

  告別包子鋪老闆後,姜止戈便迫不及待的往城外跑去。

  「柔兒,你應該等急了吧?」

  感受着懷裡熱騰騰的包子,姜止戈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半個月以來,他做夢都想看到南宮柔再次露出開心的笑容。

  不止是因為忍飢挨餓,一個七歲的女孩,突然離開爹娘半個月之久,肯定會感到深深的恐懼與無助。

  姜止戈乞討為生,身份低微,沒有能力幫助南宮柔找到爹娘。

  他能做的,只有以哥哥的身份陪在南宮柔身邊,給予她一絲家的溫暖,儘可能減少她內心的恐懼。

  ……..  「看這堅毅的眼神,魔帝從小就註定不是池中之物。」

  「佩服佩服,若我自幼乞討,定會被苦難擊垮一切志向。」

  「不是,你們這麼誇魔帝幹嘛?

這傢伙再厲害,也是個十惡不赦的人渣啊!」

  「沒錯,踩着萬千屍骨走上來的大帝,不配稱帝。」

  「此言差矣,放眼古今往來,哪位大帝腳下不是屍骨累累?」

  「聽你這麼誇魔帝,怎麼還來討伐魔帝?

不如加入玄蒼聖地?」

  在場任何一位都是能在外界稱尊的強者,自然是誰也不服誰,開始了激烈的爭吵與辯論。

  「諸位不要傷了和氣,魔帝未死,還不到安心的時候。」

  屈雲臉色難看,內心有種很不爽的感覺。

  只是幼年時期的一個眼神,便能讓問鼎天界巔峰的數百強者陷入爭吵。

  若問誰有這個分量,普天之下,唯有魔帝姜止戈。

  哪怕他殺人無數,也不妨礙世人對他的欣賞。

  身旁的南宮柔神色複雜,她對姜止戈深惡痛絕,卻也不得不承認,姜止戈的一生的堪稱傳奇,從一個乞丐走到大帝,並統治了天界將近千年之久。

  如果不是作惡多端,引起八方勢力圍攻,姜止戈必能掌控天界萬萬年。

  ……..  鈺城外,姜止戈快步跑進了破廟。

  「柔兒,你快看,我…」  他話沒說完愣住了,因為南宮柔根本不在破廟內。

  姜止戈心頭一咯噔,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柔兒!

柔兒!」

  「哥哥給你找到好吃的了,你別生氣了!」

  姜止戈在附近焦急的尋找,可無論他如何呼喊,始終得不到回應,南宮柔顯然已經不在附近。

  「難道…」  姜止戈臉色發白,南宮柔莫名消失,很可能是外出尋找爹娘了。

  他當即衝出破廟,祈禱着能在附近找到南宮柔離開的腳印。

  可惜,天空的鵝絨雪下了一天,腳印早就被大雪覆蓋。

  姜止戈呆站在雪地里,眼裡滿是絕望。

  南宮柔方才七歲,要是在外面迷路,即便不遇到壞人,風雪也能要了她的命。

  自己好不容易有個妹妹,難道就這麼任由她死在外面嗎?

  姜止戈做不到,雖然找到南宮柔的幾率渺茫,但在一起生活的半個月里,他已經無法割捨這個撿來的妹妹。

  「我要去找她…」  姜止戈重新振作了起來,頂着鵝絨雪再次往鈺城走去。

  一天找不到,那就兩天,兩天找不到就三天,他相信吉人自有天相,只要自己還活着,兩人一定會再相見。

  接下來的半天時間,姜止戈在城內找遍了自己熟悉的地方,但一直沒看到南宮柔的身影。

  他內心愈發的不安,不停在城內呼喊着南宮柔的名字。

  其實相處的半個月里,姜止戈還是藏着一些私心的,他不想南宮柔的爹娘真的找過來,這樣自己就會失去南宮柔這個妹妹。

  此時此刻,姜止戈後悔了,他後悔沒有盡心儘力為南宮柔尋找爹娘,後悔沒能照看好南宮柔。

  如果南宮柔能與爹娘相認,不會淪落到跟自己一個乞丐過日子,更不會有如今的危險。

  只要她能活着,又有什麼舍不捨得呢?

  眼看天色漸晚,姜止戈徹底絕望了,失魂落魄的走在街道上。

  他一直在安慰自己,內心卻無法否認,一個尚且年幼,沒有獨立能力的女孩基本不可能在風雪中活下來。

  「小妹妹你放心,我沈全家財萬貫,只要你做我婢女,保你兄妹二人吃喝不愁,享盡榮華富貴。」

  「真、真的嗎?

可那個大哥哥說,我年紀還小…」  就在此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姜止戈猛地抬起頭,眼中滿是激動。

  他絕不會聽錯,剛才正是南宮柔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