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南宮柔小臉滿是疑惑,忍不住問道:「哥哥,大叔叔能給咱們好吃的,咱們為啥要拒絕呀?」

  姜止戈兩次婉拒沈全,就連她都能看出來姜止戈是不想入沈府。

  姜止戈沒空回答南宮柔,一臉誠懇的盯着沈全。

  沈全臉色逐漸陰沉,冷聲說道:「小子,你當真要不識好歹?」

  本來還想着先穩住姜止戈,待到進入沈府後,再找個借口轟走姜止戈,沒想到姜止戈這麼人小鬼大。

  南宮柔心頭一跳,剛才還滿臉溫和的大叔叔,怎麼突然變得有點嚇人?

  姜止戈見狀更是斷定沈全不是好人,雙手合十拜了拜,故作凄楚道:「叔叔,您就當行行好,讓我們走吧。」

  「哼,還給我裝瘋賣傻?

看來今天不給你點教訓,你是不會改口了。」

  沈全冷哼一聲,給身後的門衛比了個手勢。

  他可不蠢,從姜止戈先前的精明來看,此時肯定是在故意賣慘。

  待到走遠了,說不定還要在背後罵他沈全不是東西。

  旁邊的沈府管事見狀臉色微變,急聲說道:「家主,他們還只是孩子…」  「不要廢話,這個小丫頭,今天我要定了!」

  沈全目光陰冷,反正他沈府在鈺城的名聲已經很壞,再壞一點又如何?

  兩名沈府門衛神色漠然,手持棍棒大步朝姜止戈走來。

  「柔兒快跑!」

  姜止戈臉色泛白,慌忙擋在了南宮柔身後。

  誰知南宮柔被嚇得呆站在原地,只會拽着姜止戈的衣角瑟瑟發抖。

  她自幼被家族庇護,哪裡見過此等場面?

  沈全背負雙手看着姜止戈,冷笑道:「打到這個小子改口為止,記住,不要傷到小丫頭,尤其是臉。」

  「你、你們不怕我報官嗎?」

  姜止戈咬了咬牙,鈺城位處邊關,有朝中軍隊駐紮,沈全應該不敢把事情鬧大。

  沈全撇了撇嘴,嗤笑道:「可笑,我沈全為鈺城做了不知多少貢獻,若是報官,官府是會幫我,還是幫你一個乞丐?」

  他說是這麼說,其實還是有些忌憚的,否則早就將南宮柔拖進宅院內。

  姜止戈畢竟年紀也不大,有些被嚇到了,以為沈府是手眼通天的大家族。

  「給我打!」

  為免夜長夢多,沈全當即下令讓門衛動手。

  兩名門衛內心一嘆,若不是形勢所迫,他們真不願對一個瘦骨嶙峋的小乞丐動手。

  姜止戈拉着南宮柔轉身想跑,卻被一名門衛拉了回來。

  另一名門衛則是上前抓住南宮柔的小手,以免南宮柔逃跑。

  姜止戈還想掙脫,下一刻就被拳頭砸了個眼冒金星。

  門衛留了手沒有拿棍子打,但姜止戈身體太過虛弱,三拳兩腳下來打的他奄奄一息。

  「哥哥!」

  南宮柔急的哇哇大哭,想要去救姜止戈,卻被門衛牢牢抓住雙手。

  附近路過的百姓聞聲紛紛駐足,看到是沈府門前,頓時猜到了事情的大概經過。

  他們站在遠處指指點點,卻無一人上前相救。

  事實上,沈全的惡名早已遠近聞名,很多人都對其厭惡至極,但沈府家財萬貫,誰又敢真的去觸霉頭?

  看到沈全欺壓一對年幼兄妹,有些人甚至連駐足停留都不敢。

  「家主…」  門衛見狀連忙收手,要是打死人,他肯定會被拉去背鍋。

  沈全擺了擺手,走到倒地不起的姜止戈跟前,一臉得意的問道:「小子,我再問你一遍,可願入我沈府?」

  姜止戈口鼻溢血,艱難的扭頭看向沈全。

  此時他的眼中飽含殺意,咬着牙說道:「今…今日我若不死,來日必滅你沈家滿門…」  姜止戈知道,事到如今,即便他僥倖沒死,南宮柔也難逃毒手。

  沈全打了個寒顫,被嚇得連退三步。

  「打!

給我拿棍子往死里打!」

  沈全活了幾十年,從未想過會從一個九歲的小乞丐眼裡看到殺意。

  而且乞丐向來無牽無掛,如果真的拚死報復他,必然會是個大麻煩。

  門衛咽了咽口水,彎腰悻悻撿起棍子。

  他對着姜止戈舉起棍子,猶豫了半天還是沒能打下去。

  「打啊!

你在猶豫什麼?」

  「可是家主,他身體太虛弱了,再打下去必死無疑了…」  沈全神色癲狂,怒聲喊道:「老子花錢養你們幹什麼吃的?

再不打,就給老子滾蛋!」

  他就是要打死姜止戈,以免姜止戈報復。

  門衛咬了咬牙,再次朝姜止戈舉起棍子。

  如今這個年代,誰都不好過日子,他可不想丟了沈府門衛這樣的美差。

  「住手!」

  就在此時,人群中走出了一名頭戴斗笠的白袍老人。

  聽到有人勸阻,門衛立馬收回了棍子。

  另一名門衛也是趁機裝作沒抓住南宮柔,想給南宮柔逃跑的機會。

  誰料南宮柔完全沒有逃跑的跡象,衝過去扶住了奄奄一息的姜止戈。

  「哥哥!

哥哥你不要死啊!」

  近距離看到姜止戈的凄慘模樣,南宮柔頓時哭的更大聲,還以為姜止戈就要死了。

  姜止戈擦去嘴角鮮血,強顏安慰道:「柔兒別怕,哥哥沒事…」  南宮柔哭聲稍緩,但還是不停抽噎着。

  沈全眉頭微挑,轉身看向來人,質問道:「你是誰?

敢管我沈家的閑事?」

  不說在整個鈺城,至少在附近這一塊是他沈府說了算,膽敢作對無異於自尋死路。

  白袍老者沒有理會沈全,他背負雙手走到姜止戈跟前,饒有興趣的問道:「小友,你妹妹做了沈府婢女,你二人便能衣食無憂,為何要拚死反抗?」

  南宮柔吸了吸鼻涕,也是有點不理解的看着姜止戈。

  姜止戈第二次拒絕沈全時,她便覺得很奇怪。

  明明只要她做了婢女,自己與哥哥便能不愁吃穿,哥哥也不會挨打,為什麼哥哥要拒絕?

  看到南宮柔眼裡的迷惑,姜止戈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無奈苦笑道:「柔兒,你可知做婢女對你意味着什麼?」

  南宮柔兩眼淚汪汪,搖了搖頭說道:「不、不知道…」  她只想讓自己與哥哥吃飽穿暖,哪裡管得了那麼多?

  姜止戈也不過多解釋,神色嚴肅了一些,沉聲說道:「柔兒,記住,寧為乞丐,不為人奴,只要我還在一天,便絕不會讓你去為奴為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