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連忙和他解釋:「不是的阿夜,我願意的!只是你說,你要娶我為妻,我一時太高興了。」

「你真的願意替我坐牢,背負殺人罪名?」

陳辭夜又問了我一聲,語氣有點複雜。

我想也不想,用力點了點頭:「我願意,不過阿夜……你不用娶我,你只要幸福就好。」

然後,他沉默了幾秒,突然輕笑一聲,恢復了一貫弔兒郎當的模樣。

「出來吧,我賭贏了。」

3

瞬間,包廂燈光大亮。

角落裡湧出了一群人。

這些人並不陌生,都是陳辭夜的狐朋狗友。

「夜哥牛逼啊!我見過舔的,沒見過比沈嫣還能舔的!」

「夜哥殺人,她替夜哥坐牢,她真的我哭死……夜哥,要不你就大發慈悲,睡她一次吧!」

就連扮演屍體的人也從地上爬起來,極為憐憫的看着我:「沈嫣,夜哥最近看上了一個美女,她剛好認識你!今夜,她和夜哥打賭,你要是愛夜哥愛到願意替他坐牢,她就答應陪夜哥!」

我像個小丑,站在包廂**,接受着他們的奚落。

舔陳辭夜的這幾年,我目睹了他換女人的速度,一月換一個是常態。

而我,被他一心認定是撈女,為了能留在他身邊,只好充當了舔狗。

為了向他證明真心,我幾乎全天待命,不僅隨叫隨到,還各種討好他。

比如說,他開房,我付房錢,他忘買小雨傘,我半夜給他送,他女伴不高興,我任打任罵。

相比之下,今夜的這場賭局,反倒不算什麼。

更不提,在進包廂的一瞬間,我察覺到了不對勁。

要知道,陳辭夜可是陳家的太子爺,誰見了都要賠笑臉,不敢招惹半分。

他要想弄死一個人,有的是辦法,用不着髒了手。

我曉得這些,可是必須裝作不曉得,陪他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