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大財子第1章 四大財主在線免費閱讀

四大財子第2章 過路老道在線免費閱讀

蘇州城有這麼四位財主甲乙丙丁。甲家以絲綢布匹為主,另外還開有錢莊,在城中可以說是首富。甲家甲老爺子以前可不是這麼有錢,最早還是個要飯的呢。一提起要飯的就說明這個人有毛病或智障之類的,最起碼來說這個人很懶。像要飯的這種人一般他都沒有要早飯的,你想他要能早起還能要飯!一般要飯的都是打中午那頓開始,一看誰家煙筒冒煙兒了,准知道他家做飯了!這一天有着落了。有的呢他還不早起,還得等一會兒,因為去早了飯還沒有熟。像這種要飯的屬於比較聰明的……

但咱今天說這個甲老爺子可不像以上所說的那種一般的要飯家。這個甲老爺子呢,打小就混跡街巷吃百家飯,而且很聰明。一般的要飯的一天最多要一頓兩頓的,還得不夠吃 !有的要點兒餅了、 飯湯了什麼的勉強糊口吧。而甲老爺子呢,咱這先叫甲小子吧。而甲小子呢,總能要的比別人多!而且有時候還能要到肉。因為他長得乖巧而且能說會道非常聰明,在要飯這個行當中屬於佼佼者。慢慢的長大了,因為他總能比別人要的多,身邊跟隨着四個小夥伴,很聽他的話。這四個小叫花子分別叫大狗 二狗 三狗 四狗,因為都沒名字別的叫花子給他們起的。因為他們總跟着甲小子,別的叫花子給他們起的。他們也不介意,因為跟着甲小子能填飽肚子!你想當要飯的就是圖一天能吃個飽飯別無所求!像四狗他們沒跟甲小子之前飯都吃不飽,幾個人總是挨餓。而甲小子要的多就分給他們點兒,再要飯的時候就叫他們一塊去。這下可好了,自從跟着甲小子之後每天至少不挨餓了。

有一天他們像往常一樣在街上遊盪,聽說城中蘇府給蘇老太太辦壽宴,甲小子跟四個小夥伴說想不想吃頓好的?四人流口水的說「當然想了,好久沒吃到肉了。甲小子說 今天有機會了,你們跟我走。五人來到蘇府門口本想說點兒好聽話能混點兒好吃的,可到了門口看到和他們一樣的一群叫花子在門口。蘇府管家的撒了一些糖果之類的東西便把他們趕走了。甲小子想這樣可不行啊,這我們幾個也吃不飽啊!他對四個小夥伴說你們在外面等着,我混進去搞些好吃的給你們。於是甲小子就從後門溜進去,可不是直接偷啊,這你們可把他想的太簡單了。進入蘇府後他偷偷的換上了小僕人的衣服,低着頭慢慢的往前走。這蘇府的人太多了,這時候也沒有人注意他。甲小子想先搞清廚房在哪再說,正尋覓着呢,這時候管家說那個小僕過來過來。甲小子想 這下倒霉了被人發現了。沒想到管家說「前院正忙着呢 你在這瞎轉悠啥?到前院幫忙去。甲小子低頭說「好 好馬上去。到了前院小夥子很勤快,倒茶 迎賓 …前廳跑了 後院跑。因為他怕別人認出來,所以到處跑。跑來跑去跑到廚房了,小子高興壞了,這下找到吃的了。靈機一動他找來一個大飯盒,對正在指揮做飯的一個管事的說「管家讓準備幾個好菜給幾個特別的人送去,這幾個人不便露面。管廚看看小子說 你誰呀咋沒見過你呢?小伙兒不慌不忙的說「有重要客人,我是老爺專門找的,只負責這幾個人,有啥問題你問老爺去!管廚的也忙 這時候哪有功夫去證實,萬一是真的還得挨罵就吩咐裝了幾個菜給甲小子了。甲小子大搖大擺的從後門把菜弄出來了……

幾個人胡吃海塞一頓,都撫摸着肚皮一副美美的感覺。四狗拿着小樹枝剔着牙笑嘻嘻的說「以後每天都能這樣來一頓多好啊!甲小子說「這個問題嗎?得容我好好考慮一下」四人異口同聲的說「老大,這得靠你了啊』甲小子跟四人說:我發現啊這蘇府很大,光這招待客人的地方都好幾進幾齣的後面還有花園 ,再往裏面也很大,我沒這麼敢往裡走,怕迷路了出不來,你們不是餓肚子了嗎!他們家僕人也很多,光廚房就有好幾個廚子。還有幾個和我們歲數差不多的 有比我們大的…說到這裡甲小子對四人說,我有辦法了! 四人瞪大眼睛看着甲小子邊催「快說啊』甲小子對四人說「這麼的啊!我們何不人府當僕人,這樣我們也不用整天東要點兒西要點兒…。四人說,話是這麼說,可我們咋進去啊,也混進去?被人發現了不還是轟出來嗎!甲小子說你們等着啊 我有辦法了…

甲小子二次進院,這時候賓客們已經在吃席了。家裏面僕人們也都忙着,有上菜的 倒茶的 跑堂的 打掃衛生的 … 管家也沒停,前堂招呼招呼後面囑咐囑咐也忙的不可開交。這時候甲小子到管家面前說「管家老爺,蘇老爺招我們過來幹活的,您看看有啥活安排沒」管家疑問到「你們,老爺招的?除了你還有別人,我這麼沒看見,大白天碰見鬼了」甲小子說:前兩天蘇老爺在街上碰到我們五個看我們可憐說讓我們來蘇府幹點兒雜活兒有口飯吃,他們四個在外面我先來了,在這都干半天活了。您忘了您給我安排前庭招呼客人來。您說讓他們進來干點兒啥?要不信你去問問蘇老爺!管家想: 這時候老爺正忙着給老夫人過壽呢,那管這小事兒,要連這小事兒都辦不好,我這個管家不白當了嗎。

管家說你把他們都叫過來吧。甲小子說好里,正準備走又回頭問:來了幹活兒行,可他們衣服破怕丟蘇府的臉面啊! 管家笑笑,對走廊那邊招了招手。一個二十多歲穿着也像僕人的過來了。對他說:蘇田啊你跟這小伙兒去新招來幾個人,以後就跟着你了。給他們幾個都領些衣服換上,其他的你看着安排吧!…就這樣他們幾個成功的進入蘇府。

來到蘇府他們跟着蘇田在染坊幹活兒,蘇田主要負責染坊,染坊大小事都是他說了算。由於甲小子精明,不到兩年就混成了染坊小管事的,蘇田也很看好他。蘇家呢,蘇老爺就一個女兒,打小兒就對染坊感興趣就常來染坊。這個小姐跟甲小子年齡差不多,久而久之就跟甲小子有那麼一點點關係了。甲小子能說會道,幹活也勤快,染坊的人也聽他的話,關鍵長的也好看用現代話說一個大帥哥。又過兩年這染坊一切事兒都歸甲小子管理了,這時候十六七歲了,小姐也喜歡他。這幾年的表現老爺也看在眼裡,有心把小姐託付與他吧,他出身不好。但女兒相中了,說了好些富家公子小姐都相不中。蘇老爺想蘇家已染坊起家,這甲小子現在染坊能手,女兒也喜歡索性就成全了他們吧!就這樣甲小子和小姐成婚了。自打甲小子和蘇小姐成婚後蘇家生意是越來越好,後來蘇府的一些事都交給甲小子管理了。這時候有身份了,蘇老爺子很多事兒都交給他管理,蘇老爺就給他起了個名字因為長得好看,就叫甲貌吧!

甲貌這時候也成甲大爺了,甲大爺管事後不滿足染布,後來自己從紡織到染布到布匹買賣一條龍。因為自己一手貨源價格優惠,很多客戶都來買他的。再後來就成了蘇州城最大的布莊。生意越做越大後來又開了銀庄,這相當於現在人家有紡織廠 服裝廠 銀行可想而知多有錢。這時候四狗也跟着起來了,大狗專管錢莊的保衛工作 什麼放貸 收貸都是他管。二狗主要負責布匹買賣運輸,三狗主要負責染坊 紡織這塊,四狗主要負責家裡安保。這生意是越做越大,後來有品牌了。什麼布莊 錢莊都叫「甲字號』後來錢莊開了好幾處,只要是拿着甲字號銀票全國通用。

再說這乙家,乙家是行醫為主。世代醫家啊,乙家祖上曾經治好過皇帝的病,所以說很出名的。可不像甲老爺開始是要飯的,後來得了一位老神醫真傳這麼這麼發家,人家可不是。乙家最牛的就是這針灸,那是相當神奇。你不佩服不行,中華醫術博大精深。很多病,你吃這個葯不行那個葯不靈,哎!碰見一個老中醫拿那個長長的針一紮就好了。乙家就是這一門絕學。這個乙家為什麼也說是四大財主之一呢?乙家不光診治人家自己還有藥鋪-乙仁堂。說起這個乙仁堂啊,城中東南西北四家都是一個老闆就是乙家。城中最大的一家前庭藥鋪旁庭診鋪**住鋪,這個住鋪是住人的,也對。但不是說乙家在裏面住啊,這個主要是住病人的,相當於現在的醫院住院部。那為什麼有住院部?那看過病拿了葯回家煮上吃了不就行嗎?有人要問。這就提現到乙家有商業頭腦了,一般的小病給你開個方抓個葯就行了,但是稍微不好看的病乙家不是針灸比較牛嗎,行針半個時辰以內吃藥管用,超過這個時辰藥效減半或者沒用,就這一般看病的都得聽醫生的你不聽你這病好不了了,甚至會惡化危機生命。所以說有些就得住院嗎!這乙仁堂城中為啥開四家呢?城中最大的掛診所住院部哪個是消費最高的裏面藥材也比較全,一般看病的都到另外幾家,不到萬不得已都不去那家。你看這乙家相當於在城中開着醫院你說能不算財主之一嗎

丙家主要經營酒樓生意,城中最大的酒樓「餅香樓」就是他家的。每天爆滿,你想在這吃一頓得提前預定,要不沒座位。丙家以前只是個賣餅的,後來慢慢的開了飯店,後來開了酒樓。

提起丙家這個餅啊真是一絕!每天來買餅的都提前排隊。就你從他攤位前一過就溜口水,想想有多好吃。就這有的人還看出了商機,提前排隊或者多買然後再高價賣出。就這買的人也很多,有的還競爭價位。就比如你出兩文錢 他出三文 四文……競高者得之。後來丙家為了杜絕這種現象,秉着讓每個人都能吃到我們家的餅的原則,貼出了告示:限購 每人最多買五個 多了不賣。就這樣還有人僱人排隊買呢!

就這樣過了兩年丙家積攢了一些錢,想光賣餅賺點錢有點兒慢。人啊都是這樣,一開始沒錢的時候就想吧,我要是能做個小生意賺得錢夠吃夠喝有個結餘就行。到你掙到錢日子過得好了些時候,感覺做生意還是來錢快,就想做大一點,掙得再多一點 小日子再提高一點。你要是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掙點錢剛好填飽肚子,叫你做生意你也不敢啊,萬一賠了咋弄……所以說人啊越有錢越有 越沒錢越窮。

丙家有了一點點錢吧!靠賣餅掙得辛苦錢。想干點兒來錢快的,看着城中開飯店的掙錢,就開了一個飯店。一切準備好了,租了房子 買了座椅瓢盆等等吧 。又雇了廚師 賬房 小二 打掃衛生的,一切準備就緒開業了。剛開業生意也不錯,以前經常買餅的都來照顧生意。可後來慢慢的吃飯的人少了,但買餅的人還很多。起初以為是廚師做的不好吃,但對比了其他的飯店做的菜,也沒感覺比自己家做的好吃到哪裡去,這個把丙老闆急着了。丙老闆想:這怎麼回事呢?照這樣下去可不行啊,雖說不陪錢,但也不掙不是。賣餅掙的都貼補到飯店上了。

一天丙老闆兒正犯愁呢,小二匆忙的跑來說「東家,外面來了一個吃白食的老道」丙老闆兒說「走,我去看看」丙老闆兒來到飯店前庭看到一老道坐在偏角的一個地方。此老道仙風道骨手拿一個拂塵托在左臂上,右手拿着茶杯正喝着茶呢。小二指着老道說:「東家就是那老道,吃完飯說沒帶錢!」。丙家來到老道跟前,老道看到丙老闆來了起身揮了揮拂塵(可不是變出錢來了啊)道:「無量天尊 」。丙老闆說:「這位仙者,可吃好?」。老道說「善者好,(可不是施主啊,施主是和尚稱呼的,道家一般稱呼 善者 善家 居士……)貧道下山疏忽 忘帶銀兩……」。沒等老道說完丙老闆說:「沒事兒,就一頓飯,就當我請仙者得了,忘仙者不要掛在心上」。老道說:「那貧道就在此多謝了,看你面帶憂愁,有什麼難解之事嗎?可否說來,貧道也許能解一解」。丙老闆一聽那個高興啊,說:「仙者能解我的難處,但凡道士來店均可免費!」老道問:「有什麼事兒儘管說,我看你是大富大貴之像」丙老闆兒說:「生意不好啊……」就把現在這個情況說了一下。老道摸了摸鬍鬚道:「附耳過來……」丙老闆一聽春國滿面,將老道送出飯店並深鞠一躬!

又一天丙老闆兒開門了,門口掛一告示:凡來本店吃飯者每人送一份餅 丙不買賣! 剛一開門就有人在排着隊等着呢。這等着的人一看這告示,都嚷嚷起來了,這餅不賣我們咋吃啊?旁邊的一個人說:「你沒看告示嗎,人家餅以後不賣了!」這好好的為啥不賣了啊,一旁就有人問。那人解說道:「只有到他家吃飯的人才能吃上,並且啊還是免費提供的呢。要是光買餅不行的」。這時候大家明白了,這來的人啊有的不認字,就像官府貼一告示似的,圍觀的多不認字的也多啊,都是看熱鬧的。就有人問這是怎麼了,旁邊有認識字的這麼一念再一解釋大家都明白了。這時候大家都知道啥意思了,都在討論的這個話題。這時候有的人就進去了,到裏面開始點菜,後面的看有人進了也跟着進去了,都開始佔座位,要不一會兒沒地方餅都吃不上了。小二一看蒙圈了,對客人說:「各位老爺,還沒到飯點兒呢,你們不怕當誤時間啊?」大家都表示沒關係我們能等。後堂老闆笑了。就這法子生意那個好啊,有的有錢的為了吃餅僱人到飯店吃飯,吃過把餅給他就行。這樣一來吃飯的人多啊,後來就換成了酒樓。改成酒樓以後還是人多生意好的不得了,因為啊大多數都是衝著餅去的。但菜品也很好啊,你想生意做大了,對標準也提高了。後來丙家在城中開了幾家分店,最大的一家呢接待一些身份高貴的 有錢的 消費高的,另外幾家招待中等消費的還有的招待一些為餅來低消費的。就這樣慢慢的丙家在城中也是比較有實力的財主了。

丁家主要是開學堂的,祖上出過太子太傅 一品大員高官吧。在當地也是官家之後到了丁老爺他父親這一輩兒就成了開學堂的了,學堂在當地名氣很大(丁學院)。丁家呢由於名氣大來求學的人也多,後來又聘請了當地有名望秀才 舉人了來教學。後來丁家開了好幾個學堂,有比較好的學堂教書的都是當地比較有名望的夫子 。當然了收費標準也高都是當地有錢家的孩子上的,但凡有一點實力的都要想方設法擠進來,當然了比較聰明的丁家也讓進來學習。還有的學堂就是一般平民百姓上的起的,收費標準比較低一點兒吧。這丁家開學校的也算的上地方財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