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大財子第3章 財子來世在線免費閱讀

四大財子第4章 上山拜真人在線免費閱讀

前文行騙的阿三聽說丙家得一老道指點生意才這麼好,便僑扮成道人騙取二百兩銀子,沒成想到賭紡輸光。又從丙老闆那兒得到其他財主秘密,同樣從甲老闆那裡騙取一千兩便揚長而去。

自從甲老爺得了這神葯啊,整天高興的不得了,一開心便給賞錢。說是甲老爺吧,其實才三十來歲,古代嗎人到了三十來歲留着鬍子,操持着一份家業地下的朴人或外人都尊稱老爺。甲老爺沒事兒都領着夫人賞花啊聽小曲兒啊看戲什麼的,就相當於現在的胎教。自從吃了「神葯」就把夫人當成孕婦一樣伺候,盼着自己當爹呢!這天領着夫人散步回來,夫人說有點兒累了想坐下來休息休息,估計是要有點兒疼右手扶着腰要坐,甲老爺趕緊上前扶着,關心的問到「沒事兒吧,夫人?」 夫人:「沒事兒,走了一會兒感覺有一點點兒腰酸,坐一會兒就行。」「哦!是不是有了啊,夫人?」甲老爺一驚問。甲夫人「才吃藥一個月了能有嗎?真人不是說三月嗎,還不到時候呢!看你整天把我當孕婦一樣,天天這不能去那注意什麼,還天天陪着我,我沒事兒…你也不關心關心家裡的生意。」「現在你就是家裡的頭等大事,什麼事情也沒有咱兒子重要不是。再說了家裡的生意,個個買賣都安排了掌柜的家裡還有總管,給他們開那麼高的酬勞就得讓他們替我們超心。再說了還有四狗他們呢,你就放心吧!」甲老爺回到。倆人聊了一會兒,準備回屋。這時候夫人還感覺有點兒腰酸,甲老爺不放心吩咐下人趕快把郎中請來給夫人看看,安排丫環攙扶夫人回房休息。郎中一會兒就來了,甲府里聘有郎中專門為府上人看病的,因為甲府大養的人也多,專門聘請一郎中在府上,不管誰有個小病了在府上就能解決。郎中來到夫人跟前給夫人把了把脈,高興的道「恭喜老爺夫人 夫人有喜了!」甲老爺這個高興啊!全家上下全部有賞,趕快通知親朋好友擺宴慶祝。並且從今日起所有商鋪打八折優惠,直到孩子出生,各個租鋪子的免房租半年(這時候甲家生意大啊,前文不是說到有染坊 布坊 銀庄嗎,後來又買了一條街專門給做買賣的租賃還有一些別的生意…)。

這天甲家把「餅香樓」包了,親朋好友都來給甲老爺送祝福了,這裡邊也包括乙家丁家。前文說到因為他們都是城中富人名人嗎,經常有往來幾人已成好友。在宴會上甲老爺高興,演講了一番…在場的都送上了祝福。和甲老爺一桌的除了丙乙丁還有府衙當官的其中有兩位一個是知府一個是縣令,因為生意大避免不了和官府打交道。再說了甲家也有些見不得光的買賣,官府沒人能好辦嗎?在過去的幾年裡和知府攀上關係,你想知府都來了縣令能不來嗎?(這裡沒別的意思只是當時的一種現象,讀者朋友不要歪想哦)。大家都在歡快的喝着聊着,都為甲老爺高興啊,這時有幾位半高興。誰呢?可想而知嗎,乙丙丁仨人。酒過半巡,乙老爺把甲老爺叫到一邊悄聲到「我說甲兄,你這可以啊!咱仨同時也不能說同時吧,同天吧!同天吃的神葯,你家怎麼就有了,我們咋還沒動靜呢,是不是給我們的假的?你可不能這麼辦啊,隨然你給的錢,但前期吃藥不是我給的方子嗎,你知道…我一個醫者現在的心情嗎……」乙老爺說著就有些想掉眼淚。(你想酒後吐真言啊,為啥有人想知道啥事情的時候,就灌對方酒呢,因為喝了酒這人就放鬆了,往往在放鬆不經意之間說的話,那才是實話。你像談生意都是扥「den」着酒量,能喝一斤他喝半斤就說不能喝了裝醉,說的都是冠冕堂皇的話不可信啊。)乙老爺這時候說的都是肺腑之言啊,這時甲老爺說「兄弟啊,你聽哥哥我說,這神葯絕對是一樣的,包括你給的方子都是一樣的啊,你是神醫,你是我的好兄弟,我能騙你嗎?你是不是哪方面做的不到位,是不是沒和弟妹兒那個…」。乙老爺「去…廢話,我是醫生,科普知識能不知道嗎?」。就在倆人正聊的時候丙丁倆人來了「你倆在這嘀咕什麼呢,都等着你們喝酒呢!」倆人故意大聲的吆喝。其實他倆兒人也是為那個問題來的,都疑惑啊,得知來意四人聊了起來。尤其是丙更疑惑說:「各位,這葯是我先得的,我通知的你們,我還比你們早一天來的,我們家的咋沒反應呢,我更着急啊!」甲這時候想笑,但憋住了,心想估計是祖宗顯靈了。甲對幾個說「兄弟幾個,等等估計要不了幾天都有了,我在此提前祝賀大家了,走咱先喝着有啥話私下再聊…」幾個人回到了座位上開始喝酒寒暄起來,都是些冠冕堂皇的話吧!其實吧,估計甲家也還是藥方子起到的作用,那「神葯」前文不是交代了嗎,是阿三拿那肉飯搓成的丸子能管用嗎?再加上人家甲老爺天天和夫人在一塊兒,人家用功啊!

宴後甲老爺把賓客親朋送走,來到丙老爺這:「飯錢,明兒叫管家給你送來啊」。其實他看乙丁兩位還沒走,便想過來再勸說勸說,這時候幾個人都喝高了嗎。有的高興,有的愁嗎。乙在哪想哭,想想自己醫生啊,妄稱神醫啊。丁在哪做起詩來了,因為幾人就丁學問最高,丙在哪還喝呢……(這人啊喝過酒就開始表演了,有的人喝過酒就睡覺,這是好的心裏沒啥事兒。還有的喝過酒就哭,把這一輩子的苦啊都想起來了,你說我這個命運啊。有的人喝過酒就笑,把這一生快樂的事兒都想起來了,那個高興的不得了,手舞足蹈的。還有的就像丁先生一樣喝過酒就詩興大發就跟那李白一樣,酒後三百首,其實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個作的啥。)後來各府的手下都把他們接回家了。

簡單來說沒過多久剩下的幾家都有了,無巧不成書嗎?這個幾家都高興啊,各個都已不同的方式慶祝,除了宴請親朋好友,都效仿甲老爺給百姓優惠啊!先說乙家,行醫的嗎,凡有病的免費看病,但葯錢得給啊!不過都有優惠,只是相當於挂號錢不要了,家裡窮的免費。丙家呢酒樓嗎,進店消費打八折優惠,還有別的優惠……。丁家呢,免半年學費,窮人呢全免期限呢到孩子出生。

又過了九個月,懷胎十個月嗎!甲家孩子出生了,因為是兒子又是子時生的所以起名 甲子,而後可想而知大擺酒宴慶祝。乙家呢沒過多久也生了生的也是男孩高興啊,因為是祖輩行醫希望醫術傳承下去起名乙傳承小命兒乙子。丙家也生了個兒子,因為以前是做餅的嗎,為了不忘本起名 丙子。丁家呢生的也是男孩高興啊,因為是書香門第想讓自己兒子這一輩中個狀元,因為祖上都有當官的,他和他父親這兩輩兒也沒有當官的,所以起名…丁中,小名兒也隨大流叫丁子,後來都大辦了酒席。

至此四個主人工出現了,而後的故事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