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亡大廈第二章 暗算在線免費閱讀

死亡大廈第三章 生路在線免費閱讀

任飛把針藏了起來,他想到,這些暗器可以用來陰別的舍友,比如龐天宇。只要不是正面傷害舍友就行。

被龐天宇襲擊的時候,任飛發現龐天宇的速度和力量簡直超越了人類極限,就算正面對抗,他也是必死無疑。

剛剛躺下,任飛拿出了手機戴上一隻藍牙耳機,聽起來了上廁所的時間手機的錄音,想看看是誰放的針。

手機里傳來何駿,也就是那個化學系學霸的聲音。

「龐天宇,你確定小飛有問題?」

「我確定,不然白天不會試探他了,可惜,都怪你,老韓,你救他幹什麼?」

韓啟航沒理他,手機里沒有他的聲音。

「別吵了,怎麼不對勁了啊,老子困死了。」這是王銀的聲音

接下來就沒有聲音了。

看來,韓啟航是哪個保護自己不會傷害自己的人,那麼,任飛想,自己能不能從他那裡問一下消息呢?就算暴露身份也無所謂,反正他不會傷害自己。

不過,他為什麼要保護自己呢?

任飛深思熟慮後,決定等其他幾個舍友都不在的時候問,不然萬一暴露,剩下一次保命機會就沒有了。

但是,針是誰放的,還沒有結論。

任飛半夜是一點也睡不着,一直盯着舍友看,雖然知道只要自己嘴不欠亂說暴露身份,舍友沒法直接傷害自己,但還是怕的睡不着。

任飛決定主動出擊,創造變數,雖然只要活三天就能回去,但他隱隱覺得很不對勁。如果是這樣,那也太簡單了,在床上睡覺不就完了,估計舍友會故意問自己一些話,自己不回答可能也會暴露,所以,搞清現狀是第一。

他推開宿舍門去衛生間,衛生間就在宿舍旁邊,他走進去,忽然大喊了一聲,「卧槽!」

這聲音很大很大,幾乎整棟樓都能聽見。

如他所料,幾個舍友都下了床跑來看怎麼回事,只有韓啟航還在躺着。

「怎麼了?」馮天天問道,他睡覺都戴着眼鏡,現在奇怪的看着任飛。

任飛舉起了手指,「我被老鼠咬傷了,這裡有老鼠!」

幾個人都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任飛,「他媽的嚇死老子了,還以為又有人可以吃了!」龐天宇罵道。

「對不起啊,我這就回去拿東西處理老鼠啊。」任飛訕笑着跑回宿舍,猛地把綠針插到了龐天宇枕頭上。因為他是最先跑回來的,其他幾人還在廁所好奇想找老鼠,沒有直接跟着任飛回宿舍,任飛這才得手。

很快幾個人陸續罵罵咧咧的回來了,不過都沒為難任飛,任飛並沒有暴露身份。

任飛判斷出舍友不正常是因為他們是經常吃人,但他喊有老鼠,並沒有暴露,頂多就是讓舍友覺得聒噪,不像他之前問龐天宇搬屍體回去幹嘛,就立刻暴露了。

龐天宇最後一個進來,直接躺了上去,結果他哎呦了一下,便罵道:「靠,誰的針啊?」他脖子後面立刻出現一道針眼,流出了血,任飛發現,血漸漸變黑了,龐天宇這時一翻白眼,倒在了地上。

「唉,把它搬床上去,讓他休息一天吧!」王銀把龐天宇扛了起來放在床上,幾個人沒有管龐天宇會不會出事,便睡了。

第二天早上,他七點準時起床,但他沒有出門,他打算跟蹤韓啟航,問這個保了他一次的舍友一些問題。

很快,王銀,何駿,馮天天依次去食堂吃早飯了,韓啟航還在床上躺着不起來,任飛也不敢去問,怕龐天宇在裝睡然後發現他的身份。

接着等也不是辦法,於是,他想繼續創造機會,反正一個宿舍除了韓啟航都不是好鳥,乾脆就能暗算一個是一個。

任飛把那個小綠刀片,插在了馮天天的床單上,插在了睡覺時腳附近的位置,很難被發現,龐天宇中了針結果頹廢到現在,他想看看馮天天是不是也會中招。

對了!任飛一拍腦袋,因為他是正常人,很難想到一些極端的手段,只要把舍友全都撂倒,不就完成任務了嘛,於是,任飛立刻起床,準備去化學實驗室去偷一些化學試劑回來。

學校的化學實驗室雖然有出入搜身,但他還是有辦法,他是偷,又不是順,只要避開眼線就行。

結果任飛剛來到化學實驗室,就發現何駿正在裏面做實驗,和他直接對視上了,何駿笑着說「要不要來幫我一起做實驗?正好我給你講一講一些實驗知識。」

任飛想了想說道「好!」,既然被發現了,那隻能順着來了,於是加入了何駿的實驗。

何駿做的實驗都挺難的,步驟繁瑣,任飛看不懂,只能幫何駿打下手,送一些東西或者洗一洗瓶子之類的,任飛忽然發現角落裡有一個有毒標識的試劑瓶子,便偷偷把兜里的一個小袋子拿了出來,倒了一點在小袋子里,然後塞到外套後面的帽子里。

一般實驗室出入只是查一個樣子,實驗室老師也知道學生不會偷東西,都是隨便摸一下口袋就放走。

很快,任飛借口肚子疼回了宿舍群,發現馮天天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問韓啟航怎麼回事,得到的回復是他生病了。

任飛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刀片起作用了,便又把化學藥劑分成兩份,一份倒進了王銀的水瓶里,一份倒進何駿的杯子里。

很快幾人都回了宿舍,任飛看着王銀和何駿,何俊直接喝了一口水,王銀卻直接往床上一躺就睡覺。

很快,何駿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韓啟航把他放在床上,於是,何駿,龐天宇,馮天天,都倒在床上昏迷着,宿舍只有王銀和韓啟航兩個有行動能力的人。

任飛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只要把舍友都撂倒就能完成任務,豈不是太簡單了,化學實驗室這麼容易帶藥物回來,真要一心下毒,能讓他們幾個全部躺在床上起不來,自己豈不是躺着都能完成任務?

但他又想到了一個問題,這些鬼舍友真的昏迷了嗎?有沒有可能是裝的?他們裝作昏迷,卻想着給自己致命一擊?

這時,王銀起來倒了杯水,很快,王銀也捂着肚子昏倒在了床上。

這時,宿舍只有韓啟航和任飛了,不出手就沒機會了,任飛看了看宿舍周圍,確認沒人偷看自己,便迅速給韓啟航塞了一個紙條

「來操場上跑步嗎?」

韓啟航抬頭看了任飛一眼,點了點頭,兩個人來到了操場。

任飛多了一個心眼,在宿舍留了一隻錄音筆,這原本是他用來準備保護自己正當打工人權益的,結果在這裡派上了用場。

一到操場,任飛便問:「龐天宇為什麼要傷我?」

韓啟航輕描淡寫地說:「因為你暴露了!而且,他一開始就要傷你,只是沒有規則允許罷了。你一旦暴露一次身份,就會被殺一次。」

任飛雖然猜到舍友都是鬼,但還是繼續問:「那你為什麼不傷害我?」

「因為大廈的規則,我被派來一定程度上保護你而已。」韓啟航還是一副淡淡的口氣,似乎在說一些無所謂的事情。

「我能看着你被那些鬼撕成碎片吧,任務命令我保護你,但我不能保護你太多次,上次保護你,我已經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最多再保護你一次,我就得消失。」韓啟航說道。

「從你進門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人,和我一樣是任務的參與者,我負責保護你而已,但他們幾個都不是,你暴露了一次,他們知道了,但他們不能連續傷害你,除非你再說漏一次嘴。你最好小心說話。」韓啟航還是在平淡地訴說。

「那我,要怎麼對付他們?」任飛急切地問。

「我不能告訴你太多,否則會被規則抹殺,只能告訴你,別老想着給鬼下毒。」

「對了,我們只要違反了規則,都會被抹殺。」

說完,韓啟航直接離開了操場。

任飛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