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亡大廈第七章 一線生機在線免費閱讀

死亡大廈第八章 本體在線免費閱讀

任飛幾人幾乎脫力了,坐在地上大喘着氣,用藥水擦拭被鬼武士刀芒擦傷的皮膚。

這次任務,和上次想比,簡直是地獄難度,上次他還能在全是鬼的宿舍床上躺着睡覺,這次卻只能被當狗一樣被追着砍一千多米。

鬼武士就像武林高手一樣,一個蹬地直接能前進將近二十米,力大無窮,哪怕自己用紅魔之瓶,也只有被秒殺的份。

不對!鬼武士移速非常快!任飛警覺了起來,既然鬼武士移速那麼快,那他完全可以幾個蹬地過來手起刀落斬殺自己幾人,但鬼武士並沒有這樣,只是在遠處不斷斬出刀芒,投擲重物來傷害人,從不近身砍人。

作為一個武士,戰鬥時都不近身作戰,總不能是因為這個鬼武士自以為遠程斬出刀芒很帥吧?那也太扯了。

任飛並沒有把發現告訴其他人,只是自己在思考,其他人都不值得信任,因為任飛在跑路的時候看到了商務精英男的口袋裡有一把匕首,估計他也打算隨時把其他人推出去擋刀,任飛決定過會找個機會除掉他,吸取他的生物能量強化自己。

如果想不出靠譜的辦法,下一次鬼武士來殺人,只會更加慘烈,任飛還是奇怪,為什麼鬼武士比第一次見面,要強大了那麼多?

任務資料中,鬼的實力雖然會隨着時間提升,但也不會在剛進入任務時就提升這麼快,一些三星任務到了最後幾分鐘鬼實力提升都沒這麼離譜,鬼武士的提升簡直是從一輛摩托車提升到了一輛泥頭車的程度。

那麼,就是他們觸犯了某一條禁忌,不過這個任務的提示可以說是很簡單,一個青銅鏡控制鬼,一把斬鬼劍斬鬼的本體,沒有其他多餘的提示。

那麼就是,斬鬼劍或者青銅鏡本身或者使用的有問題。

斬鬼劍並沒有觸碰到鬼,那個年輕人沒有砍到鬼就被殺了,所以排除斬鬼劍的問題,那麼,就只能是青銅鏡的問題了。

青銅鏡,用於控制鬼五秒鐘,爭取逃生的機會,任飛覺得這個東西很正常,不過,當他回憶起之前的畫面時,大腦忽然有一道靈光閃過。

對了!就是青銅鏡!

就是因為用青銅鏡照射到了鬼武士後,鬼武士的實力才大幅度提升的。

這樣想來,可能那五秒鐘不是控制住鬼的五秒鐘,而是鬼的實力被解封,導致原地進化的五秒鐘!

任飛對這個猜想感到後怕,萬一是真的,那麼後面再照射鬼一次兩次的,鬼武士的能力將會提升到何種境界?甚至會像修仙小說里一樣,刀未出鞘,他們就已經被盡數斬殺。

一小時很快就要到了,任飛在想要不要和其他人說自己的猜想,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告訴其他人,不然他們肯定又要用青銅鏡照鬼武士,那樣就連他有紅魔之瓶都不能保證可以活下來。

任飛把自己的猜想告訴其他人,大家都是吃了一驚,白領女人臉色蒼白,問道:「萬一不是這樣呢?這只是你的猜測。」

「沒錯,但猜測就是要進行實驗的,倘若鬼武士實力再次加強,我們都得死!」任飛急切道。

幾人意見不一,任飛覺得再這樣下去必死無疑,他手從口袋中伸出,上面的火焰燃起,他陰森森地說:「誰不想活,就去用青銅鏡去照鬼武士,我會先燒死你!」

任飛感覺自己正在發生某種性格上的變化,自己原本雖然冷漠,不愛管他人死活,但也不至於到現在動不動就威脅他人生命的程度,他深吸了一口氣,看着被嚇壞的幾人,把青銅鏡從白領女手裡搶了過來,又對商務精英男說道:

「別搞小動作,和別和金教授說我有道具的事情,不然燒死你!」

任飛強硬的態度把幾人嚇壞了,紛紛表示用他的命令,很快一個小時到了,鬼武士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遠處,還是手持武士刀,朝他們慢慢走來。

幾人立刻轉身就跑,雖然說好了分頭跑,但跑了幾步還是全部衝著一個方向跑,都想着跑的比隊友快,也是人之常情。

這時,商務精英男忽然抓住了白領女的肩膀,狠狠一按,拿起口袋裡的匕首,刺入了她的腹部,白領女緩緩的倒下,捂着腹部,還沒有死。

「必須死一個人,不然我們可能都會死!」商務精英男大吼道,他雙眼充血,像一隻衣冠禽獸。

任飛嘆了一口氣,並沒有扶起白領女,她死定了,鬼武士的刀已經對準了她,很快,一道巨型斬芒飛過來,在白領女的瞳孔里,斬芒越來越大。

身首異處!

任飛和幾人跑到了一個巷子口,鬼武士似乎沒有追過來,商務精英男興奮的吼道:「只要每次我們自己殺一個人,把他推出去 剩下的人就都可以活下來,鬼武士會優先殺掉第一個看見的人。」

看着他興奮的樣子,任飛口袋裡放的手開始出汗,一團火焰若隱若現,如果商務精英男對他不利,他會立刻燒死他。

剩下兩個人,一個是那個男教師,嚇得渾身發抖,還有一個是女性省級運動員,身體極好,每次逃跑都跑的最快。

任飛再次坐在地上,大腦飛速運轉,他感覺,只需要一點點的推進,他就能推測出鬼的本體,結合鬼奇怪的走路姿勢,他不斷的思考,排除,思考,再排除。

任飛雖然以前不愛思考,那也僅僅是不愛思考,進入了血大廈後,他清楚,這裡,是高智商,變態,殺手們的狂歡地,自己只有鍛煉強大的智商或者體魄,才能活下去。

鬼武士走路姿勢很奇怪,看得人十分不舒服,揮刀姿勢也很奇怪,正常持刀者是胳膊大臂帶動小臂揮刀,這個鬼武士確像是機器一樣,上肢僵硬,哪怕是一個晨練的老大爺舞刀都比鬼武士要快,但是鬼武士揮刀的力氣卻是巨大無比,按道理說,如此僵硬的揮刀,不可能有這麼強的威力。

任飛忽然笑了,笑得很自在,他已經大致猜到,鬼武士的本體到底是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