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程車前往機場。
北京不能直達冰島,要先到莫斯科再轉機。
最近一班去莫斯科的航班在五個小時後,我坐在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內,心想不知道下一次再回北京會是什麼時候了。
也可能我再也不回來了。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忽然響起來。
出乎我意料的,打來電話的人竟然是我媽。
我想她一定是要罵我。
果然剛接起,還沒開口,就聽那邊我媽惡狠的聲音:「司雲璃,家裡到底有什麼對不起你的?
你非要這麼拖累家裡?!」
我聽得一頭霧水:「我又怎麼了?」
「你還有臉問我?」
我媽語氣更加憤怒,「你勾引誰不好去勾引傅暮遲?
結果你被他甩,現在他要收購整個司氏,你滿意了?!」
第8章傅暮遲要收購司氏?
為什麼?
就因為他以為那些照片是我找人拍了然後發出去的?
心一下像墜入冰窖,我再聽不清耳邊我媽喋喋不休的咒罵聲,滿腦子只剩下幾個小時前傅暮遲看我時那意味不明的一眼。
原來這就是他打算做的……不是對外界解釋,也不是壓下輿論。
而是用收購司氏的手段,讓所有想妄議他的人都不敢開口!
可司家是祖父所有的心血,祖父原先是傅老太爺的學生,傅暮遲怎麼能這麼無情?
我來不及再和我媽說一句話,匆匆掛斷後急忙打給了傅暮遲。
一聲、兩聲……被掛斷。
我咬緊牙關,手止不住發顫,再一次撥過去。
家裡的確沒人對我好,可我不能眼睜睜看着家族企業因為我而沒落。
這次機械嘟聲響了八下,傅暮遲終於接起電話。
「小叔!
都是我的錯……我聽你的話,我回冰島,我已經在機場了,求你放過司氏……有什麼錯我都可以一個人承擔,求你……」我迫不及待,語速極快,說到最後已經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而傅暮遲始終沉默。
在我說完後好幾秒,才聽他淡涼嗓音:「收購合同我已經送到司家,你也不用再走了。」
9這句話無疑是給司家判了死刑。
我坐在長椅上渾身冰冷:「為什麼?
那些照片不是我拍的……小叔,你相信我好不好?
真的不是我,我……」話沒說完,傅暮遲打斷了我。
而他接下來說出的話,讓我徹底大腦空白。
他說:「我知道不是你,照片是月歌讓人發出去的。」
我眼前一陣天旋地轉:「……你說什麼?」
傅暮遲的語氣卻沒有半點起伏:「她嫉妒你住在傅家,所以才這樣做。
我已經把她接到家裡,也原諒了她。」
「至於你,以後沒事就不要出現在傅家了。」
我有些喘不上氣了。
我掐緊手心,努力消化着傅暮遲說的每一個字。
但還是想不明白:「既然你知道事情是她做的,為什麼還要對司家下手?」
傅暮遲淡聲反問:「我什麼時候說過收購司氏,是因為這件事?」
「商業場上成王敗寇,司氏走到今天這一步是掌權人的無能導致的,司雲璃,你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說完,他毫不留情地掛斷了電話。
只剩下冰冷的嘟聲像重鎚一次次往我心上砸。
這一瞬間,周圍的一切都好像在遠離我,鮮艷的色彩也在頃刻間變成黑白。
我是不是被全世界拋棄了?
意識恍惚時,再次響起的手機鈴聲將我一下拉回現實。
這次打電話來的是我姐司明詩。
接起,只聽她幾近苛刻的語氣:「你在哪兒?
媽要尋短見了!」
我狠狠一震,猛地站起身來往機場外跑。
……趕回家裡已經是一個小時後。
走進宅門,客廳里我媽斷斷續續的啜泣聲餘音繞梁。
我爸臉色鐵青,我姐和我弟也看着茶几上的《收購合同》一言不發。
我走進去,嗓子發乾:「爸,媽……」下一句話還沒說出口,只見我媽突然起身沖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