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不料下一秒,傅暮遲握住她手腕,將她拉到他身前,只聽耳邊他低沉滿含情緒的聲音:「璃璃,我想你了。」
司雲璃的心跳隨聲漏了一拍。
她的呼吸不自覺加快加重,被傅暮遲握住的手腕也傳來一下重過一下的心跳聲。
學校里很多人都認識司雲璃,因此兩人站在校門口的畫面惹來了很多人的注視。
司雲璃有些不自在,反手拉住傅暮遲:「我們上車說吧。」
傅暮遲不置可否,任由她拉着自己上了車。
助理蘇澤很懂事的下了車,在一旁等候。
門一關上,司雲璃又變成了個啞巴,不知道要說什麼,不知道該說什麼,眼睛也又不敢往傅暮遲那邊看了。
最後到底還是傅暮遲先開了口:「你要去英國嗎?」
司雲璃一怔,猛然抬頭:「你怎麼知道?」
傅暮遲露出有些無奈卻又寵溺的目光:「我一直關注着你,所以比你還要早知道你獲獎的事情,又聽說你們學院有個出國交流的機會,我猜最後學院教授會把這個機會給你。」
原來是這樣。
原來這半個月,他雖然沒有出現在她的面前,卻也始終關注着她。
司雲璃低應了聲,又垂下眼去:「是,我打算去。」
她心中已有決定,但是當著傅暮遲的面說出來,就好像辜負了人家似的。
畢竟上次求婚的事,他說給她考慮的時間,但她還是一直沒有給出回應。
而那枚鑽戒一直被她待在身上,她想着若是有一天,傅暮遲想明白了她不是他愛的那個司雲璃,後悔了想把戒指要回去,她也可以隨時歸還。
但她心底到底還是留着幾分私心——帶着戒指,就好像她真的嫁給了傅暮遲一次。
話落又一陣安靜,司雲璃感覺傅暮遲好像在等着自己開口一樣,於是深吸了口氣鼓足勇氣,緩緩出聲:「上次你離開,把戒指放在了我這裡,如果你現在想好……」「你想好了嗎?」
傅暮遲打斷了她。
司雲璃一下沒明白他的意思,抬起頭來:「什麼?」
傅暮遲看着她的眼睛,又重複了一遍:「我求婚的時候,你想好答應我了嗎?」
這完全不在司雲璃的預料之內。
她張了張嘴,聲音有些不連貫:「你的意思是……你還想娶我?」
傅暮遲嘴角上揚笑了笑:「當然,除了你,我還能娶誰?」
「可是……」可是她明明說的那麼明白。
司雲璃心臟砰砰亂跳,一方面很想就這樣不追問下去,順勢而下的答應他的求婚。
另一方面卻又擔心他有一天徹底想開,到那時他離開她,對她才是更深的傷害。
傅暮遲沒有讓她把「可是」後面說完,就一把將她抱緊了懷中。
「璃璃,這半個月我沒來找你,不是因為我沒想清楚,而是因為我想讓你想清楚。」
他頓了下,「除此之外,我的腦海里……突然多了一些別的記憶。」
第40章被傅暮遲抱在懷裡的司雲璃聽到他最後一句話,身體一僵,心底已然有了猜想。
她緩緩抬起頭來:「難道……」傅暮遲頓了頓:「那些記憶里的人是我,但他做的事情都是我沒做過的,而是你那次和我說過的事。」
司雲璃呼吸微滯。
傅暮遲原本對司雲璃的話是一個字都不信的,他以為她只是因為做了場噩夢,代入的太深才會對一切都患得患失。
但就在昨天晚上,他回到家,因為疲憊入睡後,他就夢到了很多事情。
他夢見一個將所有情緒都忍着心裏的自己,夢見「他」明明很在意很喜歡司雲璃,卻什麼都不讓她知道,自以為是為她好,把她送走,對她冷漠。
以及最後在大火中,他分明是急匆匆衝進去尋找司雲璃的,也陰差陽錯與她錯過,最後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和痛悔。
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完全進入他的身體,讓他親身感受了一遍。
最後在看不見盡頭的黑暗裡,傅暮遲與另一個自己面對面看着彼此。
他聽見另一個自己說:「替我好好照顧她,替我彌補她。」
從夢中醒來時,傅暮遲整個人像是真的經歷過一番,不僅疲累到極點,並且心口的痛沒有消減半分。
更甚至他只要想起司雲璃,他的心就會很痛。
那是真的在失去後的痛苦。
因此傅暮遲真的信了司雲璃的話,也知道了很多事情的真相。
此時,他看着眼角已然有些泛紅的司雲璃,抬手覆上她的側臉:「有很多事,這一點時間是說不完的,但有一件事我很確定。」
他抬起另一隻手覆上自己的心臟:「我很愛你,另一個我也是。」
司雲璃在這一瞬間大腦一片空白。
之後傅暮遲說的話,司雲璃直到回了家,回到房間,坐在床上很久很久之後,她才完全消化掉。
比如,她自以為的好朋友步月歌,其實是當年失火的天遠集團掌權人的女兒蘇今宜。
蘇今宜為了向傅暮遲報仇,才故意接近她。
比如,傅暮遲提出分手其實是想保護她,沒想到會先出了車禍,後來又不得已把她送去了冰島。
再比如,在那場火里,傅暮遲根本就沒看見她,也沒聽見她的叫喊。
他不是故意把她一個人丟在那場火里的。
消化掉傅暮遲說的這些話,司雲璃的第一反應是不可能。
可轉念一想,連她都有可能出現在平行世界,那傅暮遲又為什麼不能夢見另一個自己經歷過的事情?
她也是在夢裡遇見另一個自己的。
種種誤會,兩年分離,卻在平行世界裏終於解釋清楚。
司雲璃再次陷入混亂的漩渦。
她不懷疑這個世界的傅暮遲,可要她一下子顛覆那麼多事情的認知,她一時還是不能接受。
在原來的那個世界,傅暮遲其實是愛她的?
怎麼會……如果他真的愛她,怎麼會忍心看她遭受那麼多的痛苦?
司雲璃抱着隱隱作痛的頭躺在床上。
手機在這時倏然震動了一下。
她拿過來點開消息框,只見傅暮遲發來消息——做你想做的,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我會一直等你。
第41章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二個月,司雲璃出國留學了。
英國遠在千里之外,她又是一個人,站在機場大廳的時候,司雲璃不免有些悵然,彷彿回到那年被送去冰島的場景。
但這次不一樣了。
「璃璃!」
身後傳來喊聲,司雲璃轉過頭,就看見母親父親,還有她姐姐和弟弟一起走了過來。
沒有傅暮遲。
司雲璃不自覺往幾人身後張望着,還是沒看到他的身影,有些失望的收回視線。
再看向家人,司母眼眶紅着,像是在來之前就哭過了。
而要面子的司景翊眼角也紅着,但偏着頭不想承認。
司父和姐姐司明詩看上去還算自若,不過眼裡也都是不舍。
司母先握住司雲璃的手:「璃璃,你一個人在英國那面,如果有什麼事一定要及時和爸爸媽媽說,錢不夠了也給爸爸媽媽發消息,總之不能和家裡斷了聯繫知道嗎?」
司景翊在旁邊插話:「那我沒錢的時候能給二姐發消息嗎?」
「不行。」
司明詩一把掐住他的耳朵,將他湊過來的腦袋給拉走了。
然後她遞給了司雲璃一個小箱子:「這裏面都是常用的葯,國外的葯不要亂吃,如果生病了給我發消息打電話,千萬別病急亂投醫知道嗎?」
司雲璃接過來,箱子把手的地方還殘留着姐姐掌心的餘溫。
這溫度從她的皮膚傳遞到心裏,讓她心裏暖洋洋的:「我知道了,媽,姐姐。」
司父倒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給了司雲璃一張卡:「拿着,一個人在外面不要輕易露富,聽說國外很亂,也不要**朋友。」
司雲璃乖乖點頭:「知道了爸,我是去學習的,只會在學校和宿舍來迴轉的。」
司父這才滿意。
一家人該交代的都交代了,也馬上要到上飛機的時候了。
司雲璃的目光再次不控制的往機場門口的方向看。
司明詩看到她的動作,瞬間就明白她在找什麼。
她走近了,壓低聲音:「別找了,傅氏集團今天有個很重要的會,傅暮遲應該趕不及過來了。」
司雲璃怔了怔,再扯起的笑容就有些勉強了:「我……我沒找他。」
司明詩看了其他人一眼,拉着她背過身去:「你和他沒事吧?」
司雲璃也不知道。
那天他發的信息已經是半個月前的事了,之後的這半個月,他對待她還是一如往常,時不時會給她發消息,也會邀請她出去吃飯。
而對於另一個世界的自己,他再也沒提過,也沒有再說過求婚和戒指的事情。
可司雲璃能感覺出來,兩人之間的距離還是遠了。
就想今天,其實傅暮遲沒保證過一定會來送她,但也沒說不來。
但他有事沒來,他就是沒有告訴她。
司雲璃嘴硬不承認,司明詩看的出來,卻也沒有拆穿她。
就在這時,機場大廳的廣播響了起來——「請航班號CL78763的乘客準備登機,本次航班由北京飛往倫敦……」司雲璃心裏一個咯噔。
要走了。
到了臨別的時候,幾人的眼到底還是都紅了起來。
司雲璃也第一次感覺到被牽掛的感覺,那年獨自登上冰島的飛機時的孤獨,終於在這一天被彌補。
「爸,媽,姐,景翊,我走啦。」
司雲璃忍住淚意,拎着姐姐給的醫藥箱揮了揮手,然後轉身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