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傅暮遲也沒有阻止。
而現在,他的意思是……他讓我回來的?
可為什麼?我不解的看向傅暮遲,可他只是上了車,什麼都不再說。
沉默間,車子緩緩啟動。
我沒有離開的機會,只能緊貼着車門縮成一團。
可屬於傅暮遲身上的雪松味道還是一點點侵略過來,其中還夾雜着淡淡的沉香。
我不受控制的看過去,就瞧見他腕間那串白奇楠沉香佛珠手串。
這佛珠是我們五年前剛在一起時,我特地去佛寺求得。
沒想到……他竟然還帶着。
我說不出心裏是什麼感覺,這時,卻聽見一陣機械聲響。
車廂內,前后座之間的隔板突然升起。
我心臟猛地一跳。
和傅暮遲戀愛的那三年,因為要避人,所以很多次約會都是在車裡進行的。
而一切開始的前奏,就是擋板升起。
傅暮遲現在這麼做,是要幹什麼?!
我胡思亂想着,下一秒,只感覺傅暮遲的氣息忽然濃厚起來。
他靠過來握住了我的手,然後將那串佛珠一點點戴到了我的手腕上!
我垂眸怔怔望着那串比我皮膚還白的佛珠,心砰砰跳。
我看向已經退回去的傅暮遲,聲音沙啞:「你這是……什麼意思?」
傅暮遲沒有回答。
靜默間,車停了。
我看着傅暮遲下車的背影,本想喊他的聲音卻哽在了喉嚨里。
因為他走去的方向,有個女人站在那兒。
她在傅暮遲的側臉上落下一吻!
我只覺得像被人掐住了脖子,無法呼吸。
那個女人竟是我最好的閨蜜步月歌!
她和傅暮遲……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