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司雲璃傅暮遲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被趕去冰島生活了兩年後,我終於回到了北京。
卻沒想到第一個見到的舊識,竟然是傅暮遲!
我看着車門外,坐在輪椅上的傅暮遲,心臟如火山噴發,滾燙又灼痛。
我下意識的朝另一個方向扭頭躲起來,心裏暗暗祈禱:沒看到我,沒看到我……
可還是聽見了男人喊我的名字。
「司雲璃,兩年不見不認識了?」
怎麼會不認識呢?
我看着車窗上映出來的自己僵硬的臉,扯出一個微笑。
然後轉頭面對傅暮遲:「小叔,好久不見。」
被趕去冰島的兩年,他沒給我打過一個電話,發過一條短訊。
就好像我們只是同住一個大院的鄰居,而不是……前任。
咸澀的情緒堵着心口,我攥緊手,胡亂找個理由想要逃離。
「抱歉小叔,我上錯車了,這就走。」
我不顧道上的刺耳尖銳的車喇叭聲,推開另一側車門就想下車。
卻聽傅暮遲說:「司家全家出去旅遊了,沒人接你。」
我僵住了。
和傅暮遲在傅家的重要地位不同,在司家,我上不如優秀的醫生姐姐,下不如能傳宗接代的弟弟,一向是個透明人。
只是我錯以為,被趕去冰島兩年不見,他們對我至少會有一點兒想念。
我忍着喉間的哽澀,裝作不在乎:「我可以自己打車……」
「司雲璃,你以為你為什麼能回北京?」
我愣了下,有些反應不過來。
兩年前,我和傅暮遲愛意正濃時,他忽然提了分手。
我沒辦法接受,爭吵間,意外發生了車禍,而為了保護我,他雙腿受傷。
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風波,家裡怕被牽連,主動提出將我送去國外。
傅暮遲也沒有阻止。
而現在,他的意思是……他讓我回來的?
可為什麼?我不解的看向傅暮遲,可他只是上了車,什麼都不再說。
沉默間,車子緩緩啟動。
我沒有離開的機會,只能緊貼着車門縮成一團。
可屬於傅暮遲身上的雪松味道還是一點點侵略過來,其中還夾雜着淡淡的沉香。
我不受控制的看過去,就瞧見他腕間那串白奇楠沉香佛珠手串。
這佛珠是我們五年前剛在一起時,我特地去佛寺求得。
沒想到……他竟然還帶着。
我說不出心裏是什麼感覺,這時,卻聽見一陣機械聲響。
車廂內,前后座之間的隔板突然升起。
我心臟猛地一跳。
和傅暮遲戀愛的那三年,因為要避人,所以很多次約會都是在車裡進行的。
而一切開始的前奏,就是擋板升起。
傅暮遲現在這麼做,是要幹什麼?!
我胡思亂想着,下一秒,只感覺傅暮遲的氣息忽然濃厚起來。
他靠過來握住了我的手,然後將那串佛珠一點點戴到了我的手腕上!
我垂眸怔怔望着那串比我皮膚還白的佛珠,心砰砰跳。
我看向已經退回去的傅暮遲,聲音沙啞:「你這是……什麼意思?」
傅暮遲沒有回答。
靜默間,車停了。
我看着傅暮遲下車的背影,本想喊他的聲音卻哽在了喉嚨里。
因為他走去的方向,有個女人站在那兒。
她在傅暮遲的側臉上落下一吻!
我只覺得像被人掐住了脖子,無法呼吸。
那個女人竟是我最好的閨蜜步月歌!
她和傅暮遲……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