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殺:摯友背叛,我只能含淚擊碎第3章 摯愛親朋在線免費閱讀

逃殺:摯友背叛,我只能含淚擊碎第4章 捉迷藏在線免費閱讀

「叮咚」

伴隨影的倒計時歸零,門口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門鈴聲。

顧少臣眼神變得凝重,目光死死的盯住門口。

剛才影說的話他還在不斷回味。

【這是一個殘酷的競技場……唯一的出路就是擊敗所有對手……每個人都是目標!】

「不戰鬥,就無法生存么。」顧少臣嘴裏喃喃的念道。

「叮咚」

再次響起的門鈴聲讓顧少臣回過神來。

收好影,將利刀藏在衣袖裡,朝門口走去。

這次與之前不同,了解清楚一切後的顧少臣反而不再感到驚恐。

迅速走到門口將門打開,同時身體後撤,做好反擊的準備。

「生日快樂!」

但門徹底打開的瞬間,顧少臣顯得有些錯愕。

映入眼帘的是提着蛋糕和精美禮物的魏緒。

魏緒是顧少臣從小的朋友,兩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吧。

小時候頑皮,顧少臣居然把魏緒的褲子扒下來扔樹上了。

被光着屁股的魏緒追了兩條街到家門口。

最後發現對方居然是同一個學校隔壁班的。

之後就每天一起吃一起上下學,不知不覺就成了顧少臣最好的朋友。

自一年的意外發生,魏緒就一直守在顧少臣身邊。

陪他說話聊天,顧少臣也對他無話不說。

如果是平時,顧少臣一定會熱情的回應,哪怕身體狀態並不好。

但今天不一樣,發生了許多超出平常認知的事情,而自己又被強制開啟了一次遊戲。

「魏緒,我今天身體很不舒服,你還是先回去吧。」顧少臣看着魏緒手中的蛋糕,不動聲色的說道。

魏緒舉起的手緩緩放下,看着顧少臣略帶嚴肅的表情。

無奈道:「不是吧少臣,今天是你的生日誒,這不得抓緊時間沖沖喜,看看你那怪病能不能好?」

話音剛落就邁步走了進來,因為兩人關係很好,魏緒經常來顧少臣家,輕車熟路的放好蛋糕和禮品。

「咋感覺你今天神叨叨的?」

顧少臣朝門外望了兩眼,關上門合上鎖。

「去你的,我平常不也這樣。」魏緒是他最好的朋友,顧少臣在猶豫要不要告訴他。

但是畢竟這遊戲透着古怪,聽着就很危險,顧少臣想了想還是算了。

不過顯然顧少臣還是低估了從小玩伴對他的了解。

「少臣,那可不是,你看見我都會笑的,今天可不太像你啊,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魏緒有些意味深長的看着顧少臣。

顧少臣被盯的發毛,剛想要回話卻發現魏緒的脖子上帶着的項鏈反射着黝黑的光芒。

那是濃墨般的黑色!

顧少臣心中一驚。這樣的顏色讓他想到了……..

顧少臣默默地將藏有利刀的手背到身後,還想說些什麼,但一對上魏緒的眼睛。

顧少臣感到寒冷,極致的寒冷。

這是一雙冷漠而無情的眼神,散發著徹骨的寒意,如同一眼寒冬的寒風刺骨。

眸子中沒有任何情感的波動,只有一種冷冰冰的無情。

顧少臣只感到一陣冰寒刺骨,脊梁骨彷彿被一根冰柱貫穿,整個空氣都被他的眼神凍結了。

這種感覺像極了上一次開門前的壓迫感。

只是被盯住就有些寸步難行。

一道寒冷的目光看着自己,而自己則成為了目光主人的獵物。

「你……..」顧少臣咧開嘴努力擠出一個字。

魏緒的笑容越來越熱烈,眼中的冰冷卻更加濃郁。

他毫不留情地打斷了顧少臣的話,帶着瘋狂的笑容嘶吼:「遊戲,開始!」

話音剛落,只見魏緒拿出胸口的吊牌,用力划過胳膊,一時間血流滿地。

濃重的血腥味鑽進顧少臣的鼻子,他能清楚看見吊牌中心的蜘蛛花紋和狼頭雕刻。

顧少臣難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景象,心中涌動着震撼和不可思議的情緒。

任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從小到大的玩伴,自父母走後一直陪伴自己的人,居然也是一名玩家,甚至還是自己第一場遊戲的對手。

這時,吊牌上的狼頭眼睛亮起,地上的鮮血如同時光倒流般被吸入了狼頭的嘴裏。

每吸入一滴,狼頭眼睛就亮一分,魏緒的眼睛就更紅一分。

直至吸光所有血液,魏緒渾身顫抖,手不自覺地抓撓着空氣。

背部拱起,身體變形地越來越嚴重,甚至開始生長毛髮,嘴裏無意識地低吼。

顧少臣見狀不再猶豫,轉身打開門就跑。

無論再令人驚訝,事實已經擺在他的面前,無法接受事實就只能接受死亡。

普通刀劍明顯無法應對這種情況,不想丟掉性命,只能第一時間逃跑。

「靠,說變就變,你以為自己是美少女嗎?」

先是無盡夢境,再是詭異死亡的父母,最後自己最好的朋友也不正常,顧少臣感覺自己這一年把一生的霉運都撞完了。

顧少臣剛跑出門口不足5秒,身後的房間里就傳來了一聲嗜血的吼叫,

吼聲響徹整棟樓,顧少臣跑過的樓層都隱隱有些震動。

吼聲低沉而威猛,宛如邪惡的宣言,喚醒了世界上所有生物心中的原始恐懼。又彷彿是在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

顧少臣幾乎一年沒有運動,孰弱的身軀沒跑幾步就開始喘氣。

回頭一看,一隻巨大的爪子扒着門框隨後探出頭來,一顆巨型狼頭臉上帶有人性化的暴戮,接着就朝着顧少臣飛奔而來。

顧少臣感覺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裡,腳下的動作也不斷加快,他發誓自己此生都沒有跑過這麼快。

看着前方被狼吼震的自動打開的感應電梯門,顧少臣咬咬牙,激發出前所未有的跑步潛力。

三步並作兩步,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就汗如雨下。

這一剎那,顧少臣能清楚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枷鎖被打破了。

奔跑速度再次提升,幾乎眨眼的時間就到了電梯里。

顧少臣按下電梯按鈕後,趕緊靠在電梯的角落,單手握着藏起來的利刀。

在巨狼快到的最後一刻,電梯門終於關上了,巨狼狠狠的撞擊金屬門,強大的力量將電梯門都撞的凹進來。

透過不規則變形後留下的門縫,巨狼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獠牙,無聲的對着顧少臣蠕動嘴巴。

顧少臣真切的看出他的嘴型:

「等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