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殺:摯友背叛,我只能含淚擊碎第5章 友誼的亡者在線免費閱讀

逃殺:摯友背叛,我只能含淚擊碎第6章 叫我醫生吧在線免費閱讀

巨大的尾巴如同斧頭般甩動,劈打到貨物上。

連同着貨架一起被破壞,零碎的貨物四處飛散。

這看的顧少臣心頭一跳,那正是他所在位置對面的貨架。

顧少臣心中有些懊惱:「人倒霉起來真是喝涼水都會塞牙,這差點就蒙對了。」

就在顧少臣將要鬆一口氣時。

狼首迴旋,彷彿燃燒般的鼻息扑打在顧少臣臉上。

顧少臣瞳孔一縮,隨之而來的是巨狼的泛着幽冷的爪子。

嘭嘭嘭!

貨物應聲倒塌,空氣中的粉塵形成煙幕,遮蓋住了巨狼的雙目。

巨狼露出人性化的笑容,嘴角帶着一絲殘忍。

「每次捉迷藏,你就像個可愛的小老鼠,蹦蹦跳跳的躲……..」

煙幕散去,看着眼前的場景巨狼嘴裏的話戛然而止。

怎麼會沒有人?

剛才的感覺是那樣強烈,就像是獵人發現了夢寐以求的獵物,人應該就在這裡啊。

此時,20米外的一處貨架後面,顧少臣擦掉快滴落的汗珠。

那樣的攻擊,剛才真的以為自己要死了。

低頭看了看影,如果不是剛才影自動發動能力,自己已經失去遊戲資格了。

目送巨狼越離越遠,顧少臣終於敢呼出那口氣。

「來吧,走近一些,再走近一些。」

刺激的場面有些脫離顧少臣的想像了,但又不得不繼續玩下。

為了找到最後的那個人。

顧少臣咬了咬牙「誰是獵物還尚未可知,自己一定不能死在這裡!」

算了算時間,1號陷阱差不多要被觸發了。

另一邊,計時器歸零,連接的搖桿觸發打火機的撥片,噴發出狂舞的火焰。

蓮花一瓣瓣的盛開,隨後……..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清脆的聲音自塑料蓮花內傳來,在安靜的超市裡顯得格外清晰。

不出5秒,就傳來了巨大的聲響。

咔嚓。

塑料蓮花被巨狼擊碎,但聲音依舊沒有停止,好似正在嘲笑他。

「祝你生日快樂喔,祝你生日快樂……..」

咚!咚!咚!

這讓巨狼氣惱地連拍幾下。

「顧少臣!」一邊拍打一邊嘶吼。

自從遊戲開始到現在,巨狼感覺自己都在被戲耍。

上次被戲耍還是在上一次,巨狼狠狠地將對方撕碎,分裂開每一個完整的部分。

而經過連番的刺激,巨狼的思維幾乎已經被野獸侵蝕,眼睛變成了暗紅色,喉嚨發出咕咕咕的聲音。

整個身軀再次膨脹一圈。

俯下的身軀猛然抬起,利齒不顧一切的撕咬着身邊的一切。

顧少臣見狀不再猶豫,摸出遙控器按下開機字樣的按鈕。

超市遠離蓮花的東南角傳來了充滿活力的聲響。

「惡龍咆哮!」

巨大的聲音響徹超市,巨狼只是眨眼間就來到了音響前,一口咬下。

咔嚓。

卡式爐被自動打開。

巨狼僅存的理智忽然反應過來,最初進入超市時聞到若有若無的古怪氣味。

那是煤氣!

但此時已經來不及了,這一切發生得太快,沒有給予他任何避開或逃生的機會。

煤氣爆炸如同惡龍般張開了血盆大口,兇狠地吞沒了巨狼。

隨着一聲巨響,熾熱的火焰開始升騰,煙霧在空氣中瀰漫開來,煙塵與殘骸之中形成了一片朦朦朧朧的恐怖景象。

燃盡一切的憤怒急速蔓延,將他緊緊地困在了烈焰牢籠之中。

此時的巨狼猶如斗獸場的表演者,而對手則是熊熊烈焰。

……..

距大型超市2公里處。

呃啊!

一具男性軀體倒下,難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不甘的失去呼吸。

少年擦了擦武器上的鮮血,遠處傳來的爆炸聲讓他猛然回頭,不由的皺起眉頭。

「這個空間,居然,還有其他人在嗎?」

……..

超市外200米處,顧少臣遙望着超市上空升起的黑煙。

確認了心中的想法,果然在遇見生命威脅時,影就會自動觸發能力。

不過經過多次的瞬移,顧少臣感覺自己的大腦像定時炸彈,急促的疼痛剛到頂峰就停下來,然後帶來反覆的疼痛感,隨時可能炸掉。

痛感讓顧少臣不由得蹲下身子,一隻手撐着地面,一隻手摸着疼痛處。

「啊!終於知道為什麼之前夢境不斷了,如果是一年前,大腦早就承受不了了。」

雖然有些理解了,但還是無法釋懷,一年以來的折磨,簡直是煎熬。

如果還是從前,自己一定會跟他一起好生吐槽一下,只可惜……..

顧少臣垂下腦袋。

而後又立起身子。

「無論怎麼樣,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顧少臣決然地向超市裡走去。

……..

煙霧還沒散盡,空中黑色的塵埃飛舞着,一股濃烈的焦味撲鼻而來。

顧少臣小心翼翼,盡量離開可能掉落的天花板。

邁着穩健的步子來到了巨狼……..不,此時的魏緒身邊。

燒傷幾乎遍布了他的全身,他身體的某些部位已經失去了原本的形態,化為焦炭,成為一種無法痛苦到形容的印刻。

感受到有人來到身邊,魏緒睜開雙眼。

努力的想張開嘴巴,還未吐出一個字,就開始劇烈的咳嗽,煙灰從他的口裡飛射而出。

他試圖掙扎,但每一次細微的動作都使疼痛加劇,讓他不得不放棄希望。眼睛濕潤,灼燒着眼眶,但他卻無法流下一滴淚水。

顧少臣遲疑的詢問:「你……..」

魏緒的嘴唇蠕動着,好像想要告訴顧少臣什麼。

看着他慘烈的模樣,顧少臣慢慢靠近。

一股熏肉味傳來,顧少臣緊張的咽了咽口水。

「對,對不起,對不起。」魏緒的聲音帶着哭腔。

「這,是天神的遊戲,命,命運的遊戲,我沒法逃離。為什麼是你,為什麼會是你啊……..」

魏緒陰沉着臉,語言有些混亂,好像有許多話語想要傾訴,但聲音卻越來越小。

顧少臣不得不再次靠近,傾聽他的遺言,作為自己最好的朋友,看着魏緒的模樣顧少臣暗自捏緊拳頭。

該死的遊戲,去他的黎明。

「我只想,我只是想生存下去啊!」上一秒還十分虛弱,進氣多出氣少的魏緒突然暴起,撲向顧少臣。

顧少臣慌亂之下,用左手向前防禦。

撕拉。

手中傳來溫熱的感覺,自己的手竟然不費吹灰之力的撥開焦炭般的皮膚,撞入魏緒的胸口。

魏緒的胸口像拼圖一樣碎裂掉落到灰燼中。

顧少臣抬起頭看向他,瞳孔一縮。

魏緒牽扯着臉部漆黑的肌肉,帶起一抹釋懷和痛快的笑容,眼角流下血淚。

「下次捉迷藏記得躲好,衣角都露出來了。」魏緒輕聲說著,言語中好像帶着責怪。

深深的一把抱住顧少臣,在他的耳邊喃喃道:「少臣,生日快樂。」

話音落下,雙手放開向後倒去,殘破的身軀在接觸到地面的瞬間徹底碎裂開來。

是啊,一切,都結束了!

淚水滑過他臉頰,顧少臣默默的看着前方,無語凝噎。

半晌,空氣中傳來一聲淡淡的迴響。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