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殺:摯友背叛,我只能含淚擊碎第6章 叫我醫生吧在線免費閱讀

逃殺:摯友背叛,我只能含淚擊碎第7章 你好壞,我好喜歡在線免費閱讀

顧少臣沒有再去看魏緒,這是他能給予的最後的尊重。

閉上眼睛,腦海總是會閃過魏緒的身影。

「少臣少臣,要不要去遊樂場,今天門票七折呢。」

……..

「別難過,還有我陪着你,別放棄啊。」

……..

「少臣,你這個混蛋……..」

直到所有畫面匯聚成一聲「少臣,生日快樂。」

顧少臣再也無法忍耐,閉上眼轉身向超市外走去。

腳步聲越來越遠。

腳下的步伐卻越來越堅定。

……..

【恭喜你完成了第一次遊戲,你的表現很出色】

看見影的評價顧少臣青筋凸起。

此時影的行為無異於將他的尊嚴和自尊放在地上狠狠踩碎。

而後又略帶抱歉的說:不好意思,踩疼你了。

如果能夠做選擇的人是他,那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吧。

「好了,直奔主題吧,接下來該怎麼做?」

顧少臣搖了搖腦袋,雖然只有短短几個小時,但感覺就像度過了半個人生。

【叮,數據收集中】

【玩家顧少臣一命通關,擊敗玩家魏緒,成功回收抉擇者——血月凶狼】

【遊戲等級Lv1→Lv4】

【給予獎勵,血月凶狼影像刻畫中】

【刻畫成功,恭喜玩家顧少臣獲得抉擇者——血月凶狼體質加成】

當眼前的光幕落下最後一個字。

一股強大的力量充斥全身,身體霎時間輕的快要飄起來。

往日因夢境不斷而產生的虛弱不復存在。

顧少臣捏了捏拳頭,身體素質的提升不是醍醐灌頂,就像是自己本來就擁有着這樣的軀體。

顧少臣感覺能一拳打死10個以前的自己。

凌空握了握,好似要將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握在拳頭裡。

又好似是在親切的碰拳。

「混蛋,謝謝你。」

顧少臣有些感慨,不知是對影還是……..

……..

當烏雲蔽日的陰霾慢慢被驅散。

掀開一層層厚重的迷霧,終於迎來了晴空萬里的廣袤天空。

顧少臣走出超市,一旁的路上還是空無一人。

周圍依舊死水般的安靜。

還不等顧少臣感到疑惑,突如其來的銀光讓他不由自主地眯上了眼睛。

左手豎瞳帶來的感知頓時警鈴大作。

「該死,竟然還有玩家么?」

當顧少臣的眼睛逐漸適應光線,一個純白如雪的少年漸漸映入他的眼帘。

他戴着一副眼鏡,眼神清澈而銳利,透露出一股不可思議的冷靜和神秘感。

雪白的長衫此時如同漸變色一樣,白色和紅色混染,顧少臣甚至能看見血腥味在空中瀰漫。

少年輕輕撫摸着手中光滑明亮的手術刀,刀刃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散發出令人注目的銀光。

他的動作優雅而自信,彷彿這把手術刀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無聲中,少年的目光與顧少臣交匯,猶如星辰般璀璨,讓他無法移開視線。

「困境中保持冷靜,是智者與普通人的差別所在,你的戰鬥很有趣。」純白少年聲音清冷。

顧少臣不會問你是誰這種蠢話,只是後撤一步,左手護在胸前。

【每個人都是敵人,每個人都是目標!】

影提供的信息他牢牢記在心裏。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遊戲結束後還會遇見玩家,但現在顧少臣隨時做好了準備。

「哦?」

純白少年淡然出聲。

下一秒,就從視野里消失,一股死亡的威脅讓顧少臣頭皮發麻。

還來不及思考,身體就做出了反應。

如同餓狼撲食般跳射離開原地。

而剛才所在的位置,路面被破開了一道恐怖的裂縫。

顧少臣眼神有些難以置信:「開什麼玩笑,20厘米的刀居然劈出了近三米長的裂痕。」

類似於強化的能力嗎,不過顧少臣心目中的強化是刀長40米,刀刀不離你。

「嗯?已經在分析我了,我就說你很有趣。」

純白少年站立,看着顧少臣的眼睛,話語從他的口中不急不慢的吐出。

不過他接下來的動作卻讓顧少臣摸不着頭腦。

只見他將手術刀擦拭乾凈,緩緩收入長衫的內襯裡。

「我們不是敵人,起碼現在還不是。」他的聲音依然清冷,沒有情感起伏。

「只是發現了很有意思的現象,想同你分享。」說罷就露出了牽強的笑容。

並不像想像中機械人般的機械化,只是笑得很難看而已。

但是他的笑容中,潔白的牙齒宛如星辰一般,難看中又帶着一絲特別的韻味。

嗯,這是一個有味道的少年。

顧少臣心中這般如是。

「不要去想奇怪的東西,書上說,笑容可以帶來親切感,抹除一部分敵意。」

「我等了你很久,因為有一點還存在困惑。」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

純白少年收拾好笑容,略帶不解的詢問。

「因為黎明?」

顧少臣咂舌,既然是玩家怎麼會問出常識性的問題。

「可通常,玩家與玩家的pvp是固定在一個特殊空間里,空間與空間之間又相互獨立,更無法從一個空間來到另一個空間。」

也在觀察顧少臣的純白少年,瞥見了其手上的影。

「看來可能是你的能力。」

如此形態的能力倒是第一次遇見,就像….就像還活着!

聞言顧少臣一怔。

從電梯開始,就以為自己的能力是瞬間移動。

畢竟所有場景都同現實一模一樣,所以以為自己只是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而已。

直到遇見純白少年,接連的信息讓他不得不從新思考。

自己的抉擇者——影,是怎樣的存在。

而自己的能力,又究竟是什麼?

顧少臣感覺條理逐漸清晰了起來,一條充滿陽光的道路就在前方。

天生我材必有用,自己的能力一定可以……..

「我們合作吧。」

清冷的聲音打斷顧少臣網線般的思緒,果斷乾脆。

雖然表述很簡單。

但顯然純白少年比他想的更快,更多。

顧少臣有些猶豫,黎明的玩家可不是善男戲女。

現在看見的很可能還是冰山一角,黎明的其他玩家,黎明背後的那個人。

回顧今天的驚險,顧少臣無法保證幸運女神每次都會眷顧自己。

所以。

「你的名字?」

純白少年沉默不語,連眼神中時常帶的自信也暗淡了幾分。

半晌。

轉過身去。

「叫我醫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