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殺:摯友背叛,我只能含淚擊碎第7章 你好壞,我好喜歡在線免費閱讀

逃殺:摯友背叛,我只能含淚擊碎第8章 三生眾在線免費閱讀

二人的遊戲都已經結束。

待醫生完成結算,兩人一同離開了戰鬥空間。

空無一人的街道霎時間變得熙熙攘攘。

「新鮮水果,不甜不要錢嘞!新鮮水果,豐富的維生素,絕不缺斤少兩!」

「小小的玩具但是有大大的樂趣,來看看這輛玩具車,結實,安全。讓你的寶貝可以開心、快樂每一天!」

……..

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充斥着各種各樣的叫賣聲,營造出一種熱鬧且繁忙的煙火氣氛。

顧少臣和醫生並肩而行。

太陽照射在身上,感受着人群帶來的煙火氣息。

顧少臣抬頭仰望湛藍的天空,有種撥開雲霧見青天的痛快感。

經歷了一年的折磨,終於清晰了那些未知的事情。

失去了很多人,做錯了一些事情,連自我都快要迷失。

「唉」

顧少臣輕輕的嘆了口氣。

突然下意識的捂住左手,影還在呢!

醫生微微瞥了他一眼:「不要扭扭捏捏的,遊戲有遊戲的規則,現實有現實的規則,普通人是無法看見黎明的事物的。」

這時顧少臣才發現自己走路有些同手同腳了。

躲閃着目光看向周圍,捂着臉感覺有些社死。

不過厚臉皮始終不是一天能練成的,也沒有人會一直關注自己。

秉持着這種理念,顧少臣很快就恢復常態。

不過迎面走來的小姐姐卻讓他破了防。

只見小姐姐一臉可惜的看着自己,那表情明顯是在說:多好一個帥哥,怎麼就是個傻子呢。

擦肩而過後還不時向後張望,最終還是無奈的轉身離去。

顧少臣此時胸膛里翻江倒海,肩膀止不住的在顫抖。

他想站在那位小姐姐的面前,大聲的,義正言辭的說:「我不是傻子!」

好吧,這樣更像了。

顧少臣痛苦的將腦袋垂下。

「長時間的低頭會導致頸部椎體曲度變直,甚至反曲,從而壓迫頸部神經和血管,嚴重的甚至會導致癱瘓和大小便功能阻礙。」

醫生看着前方,平靜的說著。

就像真的醫生在和病人解釋病症一樣,只不過少了皺眉和惋惜的表情。

顧少臣臉上一黑。

他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不然真的想讓世界一同感受痛苦了。

「戰鬥結束會有什麼好處嗎 ,比如獲得一些戰力提升什麼的。」

顧少臣裝作轉移話題,不露聲色的詢問。

「抉擇者就是你最大的好處,每次戰鬥獲得提升將會是你的收穫。」

「否則,為什麼,不戰鬥就無法生存呢?」

醫生停下身,目光盯着顧少臣。

那眼神無比清澈,但顧少臣就是感覺渾身不自在。

「嗯嗯,你說的太對了,我也這樣認為。」

顧少臣連忙點點頭,表示認同。

心裏暗想,原來回收抉擇者並不是所有人共有的能力。

剛才親眼看見醫生結算遊戲,身上並沒有產生什麼特殊的變化。

「那我們現在去哪?」

自己就是初來乍到的小白。

能有人不斷的給自己喂攻略高興還來不及。

大佬可得牢牢跟緊啰。

「暮 色 陵 園。」

看着遠處高山的朦朧外形,醫生一字一頓的認真說道。

……..

夕陽西下的時刻是陰與陽的交界,光與影的邊界也漸漸開始模糊。

遠離城市喧囂的高地,顧少臣站在一處高地,俯瞰着整個城市的景色。

在這個看似和諧而繁忙的城市裡,人們相互交織着彼此的生活,而自己也曾經是那涌動人群中的一員。

「快點,還走不走了?」

顧少臣無奈的轉過身,醫生正皺眉看着他。

「能不能別在我施法的時候打斷我的前搖,情緒才剛醞釀出來。」

醫生不做回答,只是繼續向前。

「誒,等等我。」

顧少臣只能連忙跟上。

沒過一會,就看見了一個殘破的欄杆大門。

刻畫著的字樣也幾乎快被風雨抹去,只剩兩塊石柱靜靜的佇立在一旁。

跟隨着醫生沿着路徑緩緩前行,兩旁是整齊而整齊排列的墓碑。

其中一些已經經歷時光的洗禮,上面得到顏色開始變得灰白。

醫生走到角落的一處墓碑前停下。

雜草已經覆蓋了整個墓碑。

雖然不知道醫生的用意,但出於禮貌顧少臣主動上前整理墓碑前的雜草。

叢生的雜草被連根拔起,逐漸露出了墓碑的樣貌。

看見墓碑上的照片,顧少臣愣住了。

難以置信的看向醫生。

「這,這不就是你嗎?」

聯想到醫生的蒼白和清冷。

明明是夏日的夜晚身上卻傳來了一絲涼意。

「是我,也不是我。」

醫生依舊面無表情。

伸手撥開墓碑最下方堆疊的雜草。

只見照片下方雕刻着『沉默之人』的字樣。

「我醒來就在這裡,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顧少臣覺得此時應該說些什麼。

上前按着醫生的肩膀。

「別太難過,萬一你不是什麼好人呢。」

醫生不留痕迹的挪動肩膀,躲開顧少臣的手。

「你好壞,我好喜歡。」

醫生認真的對顧少臣說道。

顧少臣嘴角抽了抽:「這些奇奇怪怪的話,你是從來學來的。」

「網絡里,磚家說在對話中這樣講,可以拉近與男性之間的關係。」

「哪個磚家?」

「情感磚家。」

顧少臣撫着額頭:「我徹底輸給你了。」

醫生不太理解,為什麼顧少臣的表現與磚家說的不太一樣。

清冷和略帶疑惑的表情和諧的出現在醫生的臉上。

嫩白的臉龐顯得有些乖巧。

「好了好了,說說接下來何去何從吧。」

顧少臣發現這傢伙跟戰鬥空間里有些不一樣了。

現在單純的就像一個孩子,初次見到他,那一抹寒芒讓顧少臣現在都記憶猶新。

醫生挽了挽長衫,蹲下身子在墓碑後摸索。

只見他食指與中指併攏,用力按動了一個隱秘的凹槽。

嘩嘩嘩

墓碑竟自動退去,顯露出一個通往地下的階梯。

看着眼前一幕,顧少臣心想果然是住在地下。

還不等醫生下一步動作。

顧少臣先一步探出頭去。

驚訝的長大嘴巴。

「哇,你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