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重生後,我開始吃百鬼飯第1章 離魂在線免費閱讀

他重生後,我開始吃百鬼飯第2章 地縛靈在線免費閱讀

「我睡覺睡得好好的,突然魂就飄出來了,然後你進去了,這不太合理吧?」

「我也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沒有人能看到飄在一邊的迷茫的靈魂,鏡子里只有一個人在看着右邊的空氣說話,臉上是相同的迷茫。

徐安瀾苦惱地抓着頭髮,「我昨天是睡得晚了點,但是也不至於……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事實上我應該是死了的那個。」

氣氛突然有些尷尬。

「呃、抱歉啊。」

這時候應該說些什麼,剛才有點上頭才說了那麼多有的沒的,現在一下子冷靜下來,社恐犯了。

「沒事,就是個普通車禍,車輛失控,我沒來得及躲。」

這人對自己的死亡還真是接受良好,是不是應該做個自我介紹。

「我是徐安瀾,今年剛大三,工商管理專業。」

「許修遠,二十八歲,大學的時候學的是犯罪心理學。」

「重生到我身上還是有點虧了。」這專業聽起來就高大上,比我這各種雜糅的工商管理有趣多了,一定很酷。

「現在在當會計。」

「哦,」其實多少還是沾點邊的,「你的名字聽起來是個男的吧。」

許修遠點點頭,「嗯,現在不知道是不是了。」

「沒事,這種心理學上不是有個專有名詞叫什麼——」

「跨性別男性?」

「對對對,就是這個。」

許修遠有些無奈,這不太一樣吧。

外面傳來室友的聲音,「安安,今天怎麼弄這麼久啊。」

「來了來了,」她們應該聽不見,徐安瀾有些着急,「今天就上午有課,這事情一時間也解決不了,下午再說吧。」

「馬上來,你們先走吧,」許修遠對着門外說話,還是有點彆扭,畢竟一夜之間性別都換了,這多少有些奇怪,「我一會兒怎麼辦?」

「現在去拿門口放着的黑色垃圾袋。」

許修遠推開門,寢室里已經沒有人了,他提起垃圾袋下樓。

寢室的樓層不低。

不過下樓還是很快的,運氣還算不錯,這麼晚了還有一輛共享單車。

徐安瀾在前面飄着指路,這速度可比之前走路快多了。

緊趕慢趕在上課前五分鐘趕到了教室。

「坐第二排最右邊那個位置,我一般都坐那裡。」

坐在走廊一側的室友起身讓座,「你今天怎麼這麼慢啊?」

「昨天玩手機玩懵了,感覺已經在猝死的邊緣了。」許修遠照着徐安瀾說的解釋,倒也沒引起懷疑。

上午兩門課在一棟樓,上完一節後趕往下個教室,人太多了,一人一魂也沒有個溝通的機會。

第二門課上課的休息時間,手機開始瘋狂閃屏。

青春靚麗美少女:家人們午飯吃什麼?

看清楚我是你爹:我不到啊,你們吃啥我參考參考。

諸如此類的消息在一個非主流的群名下一個一個跳出來。

看許修遠有些發懵,徐安瀾提醒道,「快點外賣,不然中午可能吃不到飯。」

在她的傾情推薦下,點了烤鴨飯,還加一鴨頭。

「烤鴨一般,這鴨頭是真好吃,」徐安瀾頓了一下,「你吃鴨頭吧?」

「我沒有忌口。」

坐在右邊的曹斯顏有些奇怪的看向她,「跟誰說話呢?」

「啊?沒事沒事,就是有點困。」

許修遠口齒含糊地糊弄了一下,上課鈴及時打響拯救了他。

找到外賣回到宿舍後,直接鑽進了廁所。

「本來最好的辦法是出去租個房子,但是我沒那麼多錢,找個便宜的租房要點時間。」

徐安瀾也很無奈,她突然提出租房來加生活費的話恐怕會引起懷疑,畢竟前兩年住得好好的,告訴她爸媽實情也不可能,他們那個年紀的人只會以為她腦子出問題。

「你就直接告訴她們吧,也認識兩年了,應該沒問題。」

「嗯。」許修遠也沒什麼別的辦法。

「怎麼走這麼快,我都跟不上。」賀紫涵抱怨着走了進來,她們兩個一直是走一路的,剛剛為了跟上來,單車都快蹬出火星子了。

室友陸陸續續地進來了。

許修遠大致組織了一下語言,「我有件事想說。」

「什麼事情整的這麼嚴肅?」

許修遠從昨天晚上他下班回家,車禍死亡,一直講到現在。

不愧是大學生,一下子就接受了這個設定。

「那安安現在在哪?」

「我旁邊。」許修遠指了指旁邊的空地。

「當鬼是什麼感覺?」

「魂魄長什麼樣?」

「嚇不嚇人,能不能看到其他鬼魂?」

這麼多問題讓許修遠有些反應不過來,但他還是耐心地一一回答,「沒什麼感覺,不透明度50%的樣子,暫時沒看到。」

「你有沒有查一下自己,不是車禍嗎?應該會有新聞什麼的。」徐安瀾突然想起來,說不定還沒死,只是靈魂出竅什麼的。

許修遠開始憑藉著信息在網上搜索關鍵詞,跳出一個詞條。

《s市一車輛失控,司機及一名行人當場身亡》

報道篇幅不長,三言兩語就寫完了兩條生命的逝去。

時間是在一個星期之前。

那今天不就是許修遠的,頭七?

許修遠握着手機,眼裡沒什麼情緒,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然,我們先吃飯吧,」曹斯顏見氣氛不對,連忙轉移話題,「飯快冷了。」

「對對對,先吃飯。」徐安瀾有些後悔提出這個話題,伸手想要奪過手機,又想起自己現在只是個魂魄。

這都什麼事兒啊。

「手機……」賀紫涵指着懸空的手機。

徐安瀾感覺到手心的觸感,心下一驚,手機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再想拿時,卻拿不起來了。

「所以安安可以碰到一些東西?」

「應該是,」許修遠撿起手機,看着徐安瀾又虛幻了幾分的身型,「你還好嗎?」

「應該沒什麼事,你們先吃飯吧。」她現在感覺不太好,像是餓急了又像被抽空了力氣。

只有一個明確的念頭佔據了他的大腦。

進食。

許修遠打開快餐盒,飯菜的香味緩解了焦躁的內心,他轉過頭,愣了一下,站起來環視四周,沒有看到那道魂魄,「徐安瀾,你還在嗎?」

沒有回應。

其他室友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亂轉,「怎麼了嗎?」

許修遠跑到衛生間,又衝到走廊,最後回到了寢室,凝重地搖了搖頭,「她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