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重生後,我開始吃百鬼飯第2章 地縛靈在線免費閱讀

他重生後,我開始吃百鬼飯第3章 葬禮在線免費閱讀

徐安瀾清醒過來的時候,只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墳墓前。

偷吃別人的貢品。

準確的說這是個土堆,沒有墓碑和別的什麼標識。

但是前面擺了一些水果,還有燒到了一半的香燭,應該是剛剛有人祭拜過。

徐安瀾做賊心虛地左右看看,蹲在地上,張嘴吸了幾口,香燭開始迅速地燃燒,最後化為了一片灰燼。

感覺那股揮之不去的飢餓感逐漸遠去。

可惜的是水果吃不了,看起來還很新鮮呢。

最後看了它們一眼,徐安瀾站起身看着周圍的一切,都很陌生。

她應該從未來過這種地方。

問題出現了,她該怎麼回去。

「汪,汪汪!」

徐安瀾受到驚嚇連忙向前跑了兩步,轉過身,看到一條黑色大狗,有些模模糊糊的,坐在土堆的旁邊吐舌頭。

對這種大型犬她是有些害怕的,但是看起來它們現在似乎是一夥的,這裡太荒涼了,好不容易才有點聲音。

徐安瀾小心地靠近了一點點,保持一米左右的距離蹲下,「我沒有惡意,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仔細辨認,應該是一隻拉布拉多,養的很好,盤條亮順、黑不溜秋的。

這個墓該不會是它的吧。

那她剛才豈不是當著它的面偷吃東西,雜亂的思緒被叫聲打斷。

「汪嗚——」

大狗站起來朝一個方向走了兩步,回頭對着她叫喚了一聲。

「你是讓我跟着你走嗎?」徐安瀾試探着跟了上去。

魂魄不知疲憊,她們沿着一條路一直往下,不知道走了多遠,最後看到了一個池塘。

遍布着雜草,應該很少有人涉及這裡。

「欸,我不會游泳啊。」徐安瀾看着大狗跳進了池塘中,吃狗嘴短拿狗手軟,反正現在應該溺不死,她咬咬牙也跟了下去。

在水中就跟在陸地上一樣,如履平地,池塘不深,三米左右。

隨後,她看到了一具發白的、浮腫的屍體,被魚啃食過,已經殘破不堪,毛髮脫落,無法分辨面容。

她呼吸一窒,頭皮發麻,感覺到了一股從頭到腳的寒意。

突然,大狗看着她身後的某處緊張地叫了幾聲。

徐安瀾迅速地回過頭,一縷縷長長的黑色髮絲不知什麼時候纏上了她的身體,她直視着那張可怖的面容,它一點點的靠近了她。

在恐懼之下本就僵硬,再加上脖頸上纏繞的髮絲,她更是不敢輕易動彈。

「汪汪!」

大狗的叫聲吸引了它的注意力,髮絲開始朝着叫聲的方向迅速游去。

她得離開這裡,但是抬頭便是密密麻麻的髮絲,根本逃不掉。

徐安瀾拽住一縷頭髮就往嘴裏塞,我踏馬吃吃吃吃吃,反正要完蛋了,還不能讓人發發瘋了。

也不嚼吧就往喉嚨咽,本來之前還有點餓,現在就是快撐死了。

「喂,你在幹嘛,停下來!」

咦,會說話啊。

徐安瀾停下嘴裏的動作,把頭髮咬斷吐了出去。

周圍的水質都好多了。

面前是一個長相明艷的女人,還怪好看的,長發及腰,以及一側狗啃式的公主切。

沒錯,是我啃的。

「請問你是哪位?」

「這應該我問你吧,這池子里可就死了我一個,你是哪兒來的。」

徐安瀾感覺自己對死亡的理解有誤,怎麼今天遇到的倆人接受能力都這麼良好。

「死都死了,還能怎麼辦,」女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不解,「我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只能接受現實。」

她話風一轉,「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那麼清醒。」

「因為我啃了你頭髮?」

她噎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回應,「我是安冉,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不客氣,我是徐安瀾。」

「你還挺年輕的,比我可惜。」安冉繞着徐安瀾遊了幾圈。

她不會以為我死了吧,也對,看起來情況是這麼個情況。

「需要我幫忙報警嗎?」

安冉翻了個白眼,「鬼魂沒法聯繫到現實中的人的,你以為電視里那些託夢是真的,要是真可以我的屍體還會在這裡?你動動腦子。」

「高考結束後我就不怎麼動腦子了,」徐安瀾又想起安冉剛才的模樣,有些激動的手舞足蹈,「你剛剛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那些頭髮——」

「魂魄留在世上,只會慢慢消逝,想要滯留,就需要捨棄一些東西來增強自己,比如理智。」

「反正閑着也是閑着,八卦聽不聽?」

好奇心害死貓的案例看了不少,徐安瀾捂住耳朵向上飄,「我還是去給你報警吧。」

「切,還挺倔。」

安冉很是不屑,她是地縛靈,離不開這裡,在池底泡了三個多月,見過消散的孤魂野鬼,也見過發瘋後自爆的,鮮少有能夠影響到世界上的一草一木的。

安冉看着他們不管多麼瘋狂,多麼悲傷,也只是徒勞,看着所愛之人絕望,所恨之人歡愉。

最多送一陣風到親人的耳畔,引來一滴淚,最後消餌於無形。

世人聽不見,看不到,觸不着,所以在他們的世界裏,才有了足夠的科學。

徐安瀾到了陸地上,那隻大狗留在了池底,現在的安冉應該不會傷害它,現在她一時間根本不知道朝哪裡走。

所幸她不會累。

沿着直線一直走一直走,在一個鎮上找到了一個公共電話亭,現在已經很少見到了。

徐安瀾穿過玻璃門,站在紅色的電話機前。

很費勁地按下了「110」三個數字,電話接通了,她對着垂下的話筒,「我要報警——」

「喂,請問您還在嗎,是不是不方便講話。」接警員聽不到她的聲音,認真地繼續詢問。

徐安瀾無法,只能掛斷電話,猶豫了一會兒後,撥通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對面接得很快。

「喂。」

是自己的聲音,許修遠接到電話了,「是我。」

「喂?」

不是說電話什麼的可以傳遞鬼魂發出的聲音嗎?

電影里果然都是騙人的。

「徐安瀾,是你嗎?」許修遠試探性地詢問。

徐安瀾激動地晃動了幾下話筒,塑料製品撞擊在邊框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咚、咚、咚。

對面確定了是她,有些着急地詢問,「我好像聽不到你的聲音,你現在在哪裡?」

這怎麼辦?

她也沒學過摩斯密碼啊,什麼長長短短的。

「怎麼又掉下來了,難道是太舊了,看來需要修修了。」

另一個人嘀咕着擠進了電話亭,徐安瀾退後半步,一半的身體掛了出去,留了個耳朵。

許修遠見久久沒有回應,出聲詢問,「徐安瀾?」

「真有人打電話,真夠邪乎的。」路人打了個哆嗦,說著就要掛斷電話。

許修遠連忙阻止,「等一下,能不能問一下您現在在哪裡?」

「汛禾村,小姑娘問這個幹什麼?」

「沒、沒事,麻煩您了。」

路人掛斷了電話,走出亭子,還是覺得這件事有些不對勁,快步離開了村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