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重生後,我開始吃百鬼飯第7章 變異在線免費閱讀

他重生後,我開始吃百鬼飯第8章 陰霾在線免費閱讀

「噦——」

耿浦站在一邊,臉上寫滿了歉意,「對不住啊。」

「我拿你當飯票,你拿我當誘餌,嘔——」徐安瀾趴在地上扣嗓子眼,大把大把的黑霧從裡頭冒出來。

「這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厲害點的野鬼根本不聽我的,況且你也沒跟我說你跟那個饕餮似的,逮啥吃啥啊。」

剛剛耿浦算好了時間趕到墓地,準備給那些野鬼下馬威的時候,就看到徐安瀾失智似的抓着野鬼就往嘴裏塞。

半晌反應過來顫着聲音制止她,「你別吃了,我害怕。」

雖然略顯丟臉,不過效果很顯著,那些野鬼知道了徐安瀾是跟他一夥的,迅速換了一副嘴臉,那叫一個殷勤。

「噦——」

黑霧取之不盡,吐之不竭,她本來胃就不好,沒想到吃個鬼都能把自己吃吐了。

徐安瀾癱在地上。

「這樣,以後我的香火隨你吃行了吧。」

「噦——」她捂着嘴試圖制止翻湧的胃,好半天緩過來,「短時間內別跟我提吃飯,我快要無了。」

「你本來也不算活着。」耿浦蹲在另一邊看着她墨魚吐汁。

再也不吃這些髒東西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清醒過來後嘴裏有一顆q彈的眼珠子。

她無意識地嚼吧了兩下,嘎嘣脆,後來反應過來就是一陣翻江倒海。

徐安瀾翻着白眼跟個死屍似的望着天空。

吃得很飽,但好難受。

「我要回去了。」

不知不覺天色都暗了。

「感恩,再見,有需要找我哦~」

什麼東西都不是免費的,那兩口香火錢最後還是出了。

徐安瀾渾渾噩噩地回到了出租屋,走到門口時感覺到了一陣阻力,哪裡來的空氣牆。

拿着手推了幾下,沒推開。

我還真就不信邪了。

徐安瀾擰了擰手腕,往前用力一推,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幹嘛,擦玻璃呢?」許修遠打開門就看到她在面前無實物表演。

「沒想到你還看擦邊小視頻。」

許修遠一臉迷茫,「啊?」

「先別管那個,我進不來了。」徐安瀾又敲了幾下,最後放棄地退後了幾步。

「可能是畫太多了。」

許修遠從桌子上拿起新鮮出爐的一沓黃紙。

徐安瀾瞬間彈飛三米遠,無語地趴在地上,「你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

「呃,抱歉。」

「等一下,」看他似乎要過來扶自己一把,徐安瀾向後漂移半米,「我自己來自己來。」

許修遠看了眼辛苦爬起來的徐安瀾,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符紙。

拿了個盒子放進去,順便上了封條。

「現在應該可以了。」

徐安瀾小碎步靠近,試探着把一隻腳放進了房間里。

鬆了口氣,「不錯嘛,這說明你的這些鬼畫符還是有用的。」

「或許吧。」

「咕嚕嚕~」

吃的東西都消化了,徐安瀾感覺肚子里空空蕩蕩的,食慾又上來了,「開飯開飯!」

許修遠照舊給徐安瀾點蠟燭,「你先吃,你吃完後我們一起出去吃。」

「沒問題。」

比起剛才那些黏膩詭異的口感,白燭都好吃了不少。

由極儉入儉還是可以接受的。

許修遠略過了徐安瀾傾情推薦的羊肉火鍋,走進了旁邊的一家麵館。

點了青菜面。

8塊錢一碗。

我懺悔,是我太奢侈了。

「我喜歡吃得清淡一點。」

「我懂我懂。」

我真的喜歡清淡的,許修遠透過霧氣看着對面的憂鬱遠望的臉,低頭吃面。

「你的瞳孔是不是縮小了?」

「有嗎?」

許修遠把鏡子面對着她,倒映出來的眼睛內部的比例確實有些不協調,不過還好,只是凶了些,「可能是光線太亮了吧。」

「嗯,你自己知道就好。」

砰!

徐安瀾嚇了一大跳,直接跳到了房樑上,旁邊桌的一個男人喝醉了,拿起桌上的碗筷就往地上丟。

一聲聲清脆的聲音。

麵館的老闆是個嬌小的女性,看起來沒有應付過這種場面,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客人們見此情形,周圍幾個人偷偷地轉移了地方,畢竟不想惹上麻煩的反應也是正常的。

許修遠就坐在他旁邊淡定地吃面。

「哥,咱要不要換個地方,我很虛的。」徐安瀾還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的,開學搬個行李都能要到她半條命,第二天手都在顫。

還是報警保險一點。

「快吃完了,別慌。」

看他那麼淡定,徐安瀾也不慌了,「你比我厲害,要飯不要命。」

那個大漢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走向了許修遠的方向。

看起來來者不善。

「痛在你身傷在我心吶,面能不能給我嗦一口。」

「你又吃不了,」許修遠把面推給她,「你有嗅覺么?」

一隻大手啪的一下拍在了桌子上,「喂,和誰聊天呢?」

許修遠掀了下眼皮,「椅子上蹲着呢,自己不會看嗎?」

「嗨嗨嗨!」徐安瀾坐回去,對他打了個招呼,我還是那麼的有禮貌。

那個大漢看了對面空空蕩蕩的位置一眼,「老子最討厭你們這些裝神弄鬼的傢伙了。」

他憤憤地推了一下桌子,「要不是你們這些傢伙,我也不會——」

許修遠喝下最後一口湯,繞過大漢,把碗遞給老闆娘,轉身離開麵館。

給人整懵了都。

醉漢惱羞成怒,上去就要動手。

「他喵的那是老子的身體!」

最煩這種沒有邊界感的人了。

徐安瀾擠到二人中間,直視着這個腦子有病的傢伙。

沒人注意到她的瞳孔在那一刻收縮到了墓地老頭的大小。

「有鬼,有鬼啊!」

醉漢嘴裏大喊着跑出了麵館,徐安瀾的怒氣瞬間消弭,她轉過身,獃獃地撓了一下頭,看着消失在街角的人影,眼中只剩下大大的疑惑,他看到我了?

「你的頭髮又長了,」許修遠折回來,有些可惜地看了一眼手裡的符咒,「本來想試試效果的。」

他對獃滯的老闆娘笑笑,拿起桌上的手機,剛才忘拿了。

「不能喝就別喝,搞成這樣多不好看啊。」徐安瀾一邊走一邊吐槽。

「借口罷了。」

「啊?」什麼意思?

「你現在能喝六個核桃嗎?」

「應該不行吧。」

許修遠慈愛地看了她一眼,「回去早點休息吧,明天簽完合同還得和安冉走一趟。」

「噢。」確實有些疲憊了。

不過她不用睡覺,坐在那裡吸吸月光就很舒服了。

月亮不睡我不睡,我是禿頭小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