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重生後,我開始吃百鬼飯第8章 陰霾在線免費閱讀

他重生後,我開始吃百鬼飯第9章 希望在線免費閱讀

徐安瀾在鏡子面前撥弄着頭髮,「沒想到你還挺臭美。」

「那倒不是,就是覺得這頭髮白染了。」從前最長的時候也就到腎的部位,現在都快長到尾椎骨了。

紅髮只佔據了三分之一的部分,看起來不倫不類的。

「有沒有哪裡能理髮?」

「聽說鬼市的稀奇東西多,不過上一屆剛剛過去。」許修遠一臉的愛莫能助。

徐安瀾把頭髮往後捋捋,以免遮擋視線,「孟若姚怎麼還沒回來?」

「律師事務所加班是常有的事。」

「噢。」

徐安瀾趴在窗戶邊感受日月精華,不遠處的街道匆匆忙忙閃過一個人,有點眼熟,但不多。

許修遠開着檯燈溫習今天的內容,手轉得跟搖花手似的。

門口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徐安瀾伸了個頭出去,孟若姚慌慌張張地跑進來,從兜里掏出一把糯米就往地上倒。

「啊啊啊,有鬼啊!」

許修遠無語地看着她,你不就是鬼么,還咋咋呼呼的。

「你那麼淡定才奇怪好吧。」徐安瀾收起三分刻意的害怕表情。

看着許修遠在紙上畫了幾下。

從桌上拿了什麼,走了出去,看了眼地上變黑的糯米,直接路過孟若姚,把手裡的東西往門上一貼。

安靜了。

徐安瀾閑不住地戳了一下門上的黃紙,飛出幾米後掛在了左側的窗戶邊上。

沒有受傷,她憨憨地沖許修遠笑了笑,「嘿嘿嘿,我沒事欸。」

永遠年輕永遠不知死活。

「帶着吧。」許修遠點鈔票似的點了幾張遞給他。

孟若姚不太好意思地伸出手,「白拿你東西不太好,我——」

「一張一百,這裡十張,先來一千。」

「噢,好好好。」孟若姚掃了一下許修遠遞出的收款碼,乾脆利落地轉了賬。

許修遠眼底閃過一絲懊悔,價出低了。

他這麼快就能掙錢了,徐安瀾內心受挫,自己除了吃好像什麼都沒有學會,「你真的是天才啊,這才學了一天。」

「誰說的一天。」

「天啦嚕,你偷偷努力驚艷所有人。」那就合理了,哪能那麼厲害,不酸了不酸了。

「小時候在爺爺家住過幾年,不過那時候不知道幹什麼用,就畫著玩。」

許修遠躺在床上,關掉檯燈,很快地陷入睡眠之中,睡姿相當端正。

徐安瀾把自己掛在窗戶框上睜着眼睛曬月光。

安冉躲着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從廚房裡的水槽爬了出來,滴着水就爬進了卧室。

只感覺到一股巨大的拉力,徐安瀾就從窗框上被拉到了房間里。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幹什麼?

「是你啊,你咋來這麼早。」徐安瀾倒是精神奕奕,昨晚的深夜食堂食物非常的充足。

給她都照白了,現在走哪都帶點熒光。

「另一個呢?」

「晨練去了,」徐安瀾把頭擠了出去,指着小區里的一個白衣牛仔褲的人,「喏,就那個,過一會兒就跑完了。」

「安冉啊,我有一個問題。」

安冉臉上輕鬆的表情淡了些,多了幾分凝重,「你問吧。」

「有沒有哪裡能給鬼理髮的呀?」

「理髮?」

「對啊,我想把這玩意兒染成綠的。」這下我看有誰說丟人,最多不過丟鬼而已。

安冉嘴角抽了抽,無語了家人們,怎麼有鬼想理髮的啊,甚至還想燙染。

孟若姚早早地就出門上班了,出門前又買了幾張,車票錢已經不是問題了。

今天依然沒有降溫,熱的嚇人,往常到這個時候氣溫都應該降下去了,而不是回升。

許修遠進了浴室,浴室只有一個,在卧室外,和廁所在一個房間里,匆匆洗去汗水後走了出來。

他已經完全適應了自己性別的轉換,眼都不帶轉一下的。

徐安瀾對此也表示無所謂,高中就是大澡堂子,再加上曾在東北體驗搓澡特色,她就更不在乎了。

「出發吧。」許修遠吹乾了頭髮,拿起昨晚收拾好的背包。

「不是要簽合同嗎?」

「路上遇到房東,直接簽了。」

「噢。」

不當人有一個好處,就是三人只用買一張票。

徐安瀾選擇了趴在放置行李的架子上俯視着他們,安冉覺得駕駛座那邊清凈一些。

在許修遠的視角里,上面有一堆頭髮垂下來,在空中飄蕩,瘮得慌。

在安冉的引導下,拿到花盆下的鑰匙開了門,房間很簡單。

「銀行卡在柜子里,密碼是021214,裏面應該還有個四五萬。」

「你為什麼辦這麼一張卡啊。」不用自己的身份證註冊,那不就是把錢打到別人的卡里去么。

許修遠在抽屜里扒拉了一下,晃了晃手裡如出一轍的兩張卡,「不,是兩張。」

「個人愛好,先看電腦吧。」

許修遠和徐安瀾對視一眼,也沒有深究,錢到位就行,把其中一張卡收入囊中,一起聚到了電腦旁。

安冉的手機浸泡了太久,已經沒用了,而且現在在警察局,他們也接觸不到。

電腦屏幕上的東西不多,只有必要的幾個軟件。

許修遠點開聊天軟件,聊天記錄還在,寥寥幾個聯繫人,大部分都是工作上的同事。

信息都很正常,沒有問題。

只有兩個人的備註不是單獨的名字。

繼父、妹妹。

點開聊天記錄,一個劍拔弩張,沒有兩句就是唾罵。

另一個溫馨和睦,討論着買了飛機票準備去旅遊。

氣氛迥異。

「你和繼父的關係不太好啊?」

「嗯。」安冉點點頭,沒有多說,示意他們繼續看。

電腦里有一個秘密文件,輸入密碼後是一張張慘不忍睹的傷處圖片。

傷處都很隱秘,不容易被發現,但是青青紫紫的大片傷痕還是刺的人眼睛痛。

更可怕的是一個長達半小時的視頻,高大的男人把女孩拽到了牆邊,狠狠地撞了數十下,凄厲的慘叫聲從電腦里傳出來,有些失真,卻更加殘酷了。

徐安瀾不忍心地閉上眼睛,既憤怒又無奈,這是已經發生了的事情,並且她再也無法為這個女孩做點什麼了。

安冉看起來頗為冷靜,為了能夠把這個畜生送進去,這個視頻她看了不知多少遍。

「我找了個理由把妹妹支走,已經準備好上法庭了,可誰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安冉有些苦澀地笑笑。

一旦安上了家暴的名頭,申訴都沒有那麼簡單了。

「現在,還會痛嗎?」

安冉笑着搖搖頭,笑意不見底,「現在已經沒有感覺了。」

「再也不會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