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遊:你個法師怎麼加的全是被動第1章 跨時代的遊戲在線免費閱讀

網遊:你個法師怎麼加的全是被動第2章 選擇職業在線免費閱讀

給他一個創新的機會,他能將遊戲內的所有畫質拉到最高。

給他一個圈錢的機會,他能讓你窮到把一雙拖鞋穿到開膠。

究竟是什麼遊戲才能做到這一切?

沒錯,他就是接下來即將公測的,《靈界》!

正所謂,靈界圈票,生死難料。

在這款游戲裏,現實和遊戲的貨幣兌換比例從大多數遊戲之中的1:10更改為了100:1,遊戲內的時裝以及各類道具更是如同孫悟空一般達到了與天齊平的檔次。

對此,一些網友早已哭暈在了廁所,而經常打遊戲的氪金大佬則被這一制度感動到了語無倫次。

「你看你圈錢的那個B樣,好像窮成……,俺老孫,就焯……」

甚至就連米國2.5星資深評論家耐克阿三都曾這樣說過。

「只要這款遊戲成功問世,我的養老金將會不復存在,因為我的兒子已經為我買下了3份保險,受益人一欄寫的是他自己……」

現在,對於靈界的開服,你們還期待么?

大型紀錄片,《小心自己的養老金》持續為您報道。

……

此刻,位於一處大學宿舍樓內,某位胖墩正一邊指着手機之中所播放的大型紀錄片,一邊看向面前的另一位青年。

「怎麼樣,看了關於《靈界》這款遊戲的一些資料以後,你現在作何感想?」

聽到這位胖墩的詢問後,青年下意識的回應了一下。

「嗯,真實貨幣和虛擬貨幣是100比1,真是想都不敢想。」

聽到青年如此平淡的回應後,胖墩頓時就怒了。

「誰問你這個了,我是想問你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玩這款遊戲!」

「畢竟《靈界》現在可是……」

說著的同時,胖墩又開始滔滔不絕的給青年講起了關於《靈界》的事情……

其實這位青年名叫江辰,身材偏瘦,長相略顯秀氣,整個人看上去雖然不算特別帥,但卻是屬於很養眼的小奶狗類型。

而胖墩的原名則叫張天賜,是江辰從小玩到大,額不對,是江辰從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

兩人因為家裡的人互相認識,上的小學初中高中大學都在同一所,並且每到一個新的學校,分班之時都是被分配到了同一個班級。

這也就造就了兩人之間深厚的友誼,可謂是比親兄弟還要親。

而張天賜也是因此想拉着江辰一起去玩這款在今天即將公測的《靈界》。

畢竟這款遊戲可是和其他遊戲有着本質上的區別。

其他遊戲只能在手機或者pc端上顯示,但想玩《靈界》卻必須要佩戴特定的頭盔錄入腦電波才行。

這樣的做法有利有弊,利處就是每個人的腦電波不同,即便是你的頭盔被別人偷走,那個人在使用之時登錄的也只會是自己的賬號,沒有任何被盜號的風險。

而弊處自然就是頭盔的價格了,一個需要3000軟妹幣。

不過即便是這樣,遊戲頭盔的售賣依舊有不少人下單。

因為這款遊戲和其他遊戲最大的不同就是,在進入遊戲以後,玩家可以體驗到如同現實世界一般的真實觸感。

比如在其他遊戲之中,玩家遇到好看的npc,能做的僅僅只是切換不同角度反覆觀看。

但在這款游戲裏,你如果遇到了好看的npc小姐姐不僅能看,還能摸。

甚至,如果你能俘獲npc小姐姐們的芳心還能更進一步……

額,估計大多數人可能都不會感興趣,這裡就不多做解釋了。

所以說,這款遊戲是一種不同於之前的所有遊戲產品,就連科學家都紛紛說其是跨時代的產物。

而張天賜作為一名遊戲發燒友,在弄清楚這款遊戲的實際情況後,他自然也有了想要進入其中好好體驗一番的衝動。

不為別的,主要是他想試試和npc小姐姐們到底能否……嗯……到底能否成功接取任務,對就是這樣。

所以此時的他才更加迫切的想要拉上江辰一起。

畢竟對方從小到大不論是玩哪款遊戲都能很快熟練並且玩的賊六,對於這麼一個全新的遊戲,張天賜覺得,江辰肯定要比他熟悉的更快。

只要把對方培養成高手,自己未來的練級之路自然要輕鬆不少。

一想到在和江辰組隊以後,對方去刷怪幫自己長經驗,而自己則躺在寬大的沙發椅上,一手搖着紅酒杯,一手摟着npc小姐姐。

那日子,簡直不要太爽。

想到此處,張天賜雖然還沒喝上紅酒,但那肥碩的臉上卻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了一抹潮紅。

也許酒不醉人人自醉說的就是他現在的這種情況。

反觀此時的江辰,在得知這一切後他也是有些意動,但想到自己當下的情況,他還是嘆了口氣後選擇了拒絕。

「算了吧,我可能過幾天就要輟學出去打工了,這遊戲還是你自己去玩吧。」

江辰說這話也是實在沒有辦法。

最近他家裡突遭變故,本來爺爺奶奶因為年紀大的緣故身體就一日不如一日,結果在昨天,他母親又突然生了一場大病,急需50萬的手術費。

即便是這款遊戲很吸引人,即便是江辰對遊戲的天賦再怎麼高,可有些事情終究不是遊戲能夠衡量的。

所以在得知母親病重的消息後,他準備放棄學業去打工賺錢為家庭做一些分擔。

不過即便如此,在得知這個遊戲的大致情況後,他那眼眸之中還是閃過了一抹嚮往。

雖然江辰掩飾的很好,但作為多年好兄弟的張天賜還是捕捉到了這一信息。

「江辰,其實這個遊戲對你來說也是一個機會,剛剛你也看到了,遊戲內的道具價格都很貴,有的甚至能賣到上萬的高度,但卻都能通過打怪掉落。」

「如果你想賺錢,為什麼不試試去多弄些遊戲內的裝備來賣呢?」

說著,張天賜從自己的床上拿下了兩個盒子。

而這時的江辰也注意到了對方里拿着的物品。

「這,這就是你說的,遊戲頭盔?」

因為兩人宿舍的格局是下面是桌子上面才是床鋪的緣故,所以剛回到宿舍的江辰並未注意對方床上的物品。

現在看來,張天賜恐怕早就背着他偷偷帶了他的那份。

見到江辰詫異的神色,張天賜開口解釋了一下。

「咱們兩家本就關係要好,你家發生的變故我又怎麼會不清楚。」

「這個頭盔你拿着,錢的話不急,等你以後賣了遊戲裝備有錢了在還我就是了。」

其實張天賜並沒想過讓江辰給錢,但他怕那樣說會傷了兄弟的自尊,所以也直說是借給的對方。

至於對方什麼時候給,那就無所謂了,就算你給我難道我就不能拒絕了?

想到此處,張天賜將其中一個遞到了江辰的手裡。

看着手中那漆黑色的遊戲頭盔,江辰的內心五味雜陳,但有一點他卻在心中暗暗發誓。

若是真能靠着賣裝備發達了,自己絕對不會忘記今日兄弟的這份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