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小說閱讀王爺別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沒過幾天聽說就發生了一件大事,宜寧是個消息不靈通的,晚上漿洗完自己的衣服又去浴房洗了澡,回房才知道這個消息。

另外三個小丫鬟坐在一邊竊竊私語,聊得非常火熱,宜寧聽了好一會兒才知道是個什麼事。

世子爺身邊按例來說是四個大丫鬟,府里有些名頭的嬤嬤那是為了這幾個位置搶翻了天,實在是世子過年那段時間回來,翻了年就十四了。

如果這個時候能跟在世子身邊,日日見面,就是沒有一見鍾情,那後面好歹也是份陪伴的情誼,如果運氣好當了姨娘那更是不得了,這可是一開始就陪在世子身邊的老人,

侯府內部暗潮洶湧,吵吵鬧鬧了兩三個月,才終於選了十來個人送了上去,侯夫人看了以後拍了板,點名確定了四名小丫鬟。

那四個小丫鬟隔天也歡歡喜喜的搬進了正屋旁邊的侍女間,宜寧也見過那幾位姐姐,個個都是長相各有千秋的小美人。

可是沒到半個月,就發生了事情,起因是世子房中一個大丫鬟發現另外一個大丫鬟床上有男人的汗巾子,這就奇了怪了,這男人汗巾子怎麼會到她們屋子。

房間內帶頭的小丫鬟青蓮興緻勃勃的講着,然後故意停頓了一下,另外兩個小丫鬟坐不住了。

「青蓮,你就快給我們講講嘛,你消息最靈通了,你娘可是府里的老嬤嬤了。」兩個小丫鬟一左一右的搖着青蓮的手臂,宜寧也有好奇的看着她。

名叫青蓮的小丫鬟眼珠子一轉,眼中帶着幸災樂禍。

「世子爺房中的四個大丫鬟,半夏、冬忍、青黛、白芷。你們猜猜,是哪個發現汗巾子的,汗巾子又是在誰床上的?」

「聽說半夏是夫人身邊陪嫁丫鬟顧嬤嬤的女兒,冬忍是老夫人陪嫁丫鬟的侄女,青黛是外面買來的,很小就在府里了,白芷是外院白管家的侄女。有些猜不出來,青蓮你快和我們說嘛!」

兩個小丫鬟猜來猜去都覺得不太可能,趕緊搖搖青蓮的手臂,催着她快說。

青蓮正是分享欲爆棚的時候,不然她也不會跑過來和大家說,當即就開了口。「是青黛發現冬忍床上有男人的汗巾子。」

啊!眾人齊齊驚呼,忍冬等於也算老夫人派過來的,青黛怎麼敢。

青蓮知道她們的想法,朝兩個小丫鬟做了個噓的手勢。「青黛一開始也不敢說,所以她找上了白芷和半夏。」

「然後呢?」兩個小丫鬟雙手捧臉,眼中閃着八卦的光。

「聽說青黛和白芷半夏三個人商量好,每晚安排一個人負責蹲點,終於在昨晚,白芷看到忍冬偷偷的下了床,然後打開了房門,白芷猶豫了一會就直接就跟了過去。你們猜白芷看到了什麼。」

「哎呀!青蓮姐姐你別賣關子了,快說快說。」兩個小丫鬟有些急了起來。

青蓮沒好氣的看了她們一眼。「有本事你們自己去打聽,算了,跟你們說吧!白芷跟在後面,看着忍冬小心翼翼的避開府里的巡邏的侍衛,走了好半晌,然後到了後院花園那邊,就沒看到人了。

白芷當時還覺得奇怪,怎麼人一下就不見了,在那邊輕手輕腳的找着,找了一會兒,有點不耐煩,正打算先回去睡覺,就聽到假山那邊隱隱約約有貓兒叫一樣的聲音。」

青蓮看着旁邊兩個眼睛放光的小丫鬟,繼續說道。

「白芷就覺得奇怪,府里雖然有貓但是這有點湊巧,走近才聽到那不是貓叫,是女人的媚叫聲,白芷聽得面紅耳赤,急忙就去找了巡邏的侍衛,聽說火把打到她們面前的時候,兩人的身子都是光着的,男人那物件還在忍冬裏面呢!」

兩人倒吸一口涼氣,宜寧也有些驚訝,

「這忍冬怎麼敢,她可是世子的一等丫鬟,還是老夫人那邊的,不說府里,院子里都好多人說有可能做姨娘呢!」兩個小丫鬟你一句我一句的。

「聽說昨天晚上不方便驚擾夫人,今兒個一大早,常嬤嬤就把忍冬和那名男子帶過去了。一盤問才知道,忍冬和那名男子是青梅竹馬,早就私定終身了,只是忍冬的父母不知道,這會兒有能傍上世子的機會,她父母就按耐不住了,剛好她姑姑是老夫人的陪嫁,老夫人看了以後覺得忍冬長得好,就默認了,忍冬這才當上了大丫鬟,那個男子也是府里的,是外院一個管事的兒子,早上那個管事知道後,急急忙忙就去求情了,反倒是忍冬的父母,說丟了她們的顏面,讓夫人處理就好。」

「那後面忍冬怎麼樣了。」

其中一個小丫鬟問。

「夫人說他們二人在後院淫亂,實在丟侯府的臉面,就下令把他們都各打二十大板,忍冬捂着肚子說自己懷孕了。忍冬父母更覺得丟臉,直接一腳下去,把忍冬肚子里那塊肉踹沒了。夫人看這樣有些不忍心,就把那名男子丟出了府外,讓忍冬父母將忍冬帶回去養傷,養好了做個三等丫鬟使喚。」

青蓮說完有些累,連着喝了兩大口茶才停。

「還是夫人心善,知道這種破了身子的女子如果趕出去了那就沒活路了,讓她父母帶回去養傷,後面還讓做三等丫鬟,這算是給了她一條活路,哎!忍冬也太不自愛了,也是腦子不清醒。年紀輕輕才十五就無媒苟合,真的是不怕丟臉,也不考慮後果。」

三人嘰嘰喳喳的討論着,感嘆女子不容易,又說著以後一定要小心,不能讓男子一哄騙就騙走身子,懷孕了又掉了孩子,這輩子都沒有嫁人的可能了。這後果對於女子來說,實在過於嚴重了。

又說如果她一開始坦白還好一些,可能現在已經身穿鳳冠霞帔風光和那男子成婚了,那孩子也不會落,眾人唉聲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