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小說閱讀王爺別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宜寧晚上躺在床上,想到剛剛屋裡那幾個小丫鬟的交談,讓她記起了在天香樓的日子,記起了那個糟踐了她身子的男子。

宜寧八歲時被賣入青樓,原以為只是賣進了普通人家當丫鬟,進去了之後才知道是青樓。她不想做青樓女子,因為她從小就聽過,在大人口中當青樓女子這種可不是好名頭。

剛開始逃跑過幾次,每次都被抓回來,狠狠挨了幾次打,才再也不敢跑。

她年齡小,每天就負責給樓里的姐姐們端茶送水,還要花時間去學習琴棋書畫和刺繡,天香樓的李媽媽為了以後賺更多的錢,專門給女孩子們請來了教導她們琴棋書畫的老師。

李媽媽還給她們這群女孩子排了班,有些上午去上課,下午晚上在樓里做事,就是端茶送水洗碗洗衣服什麼的,有些下午上課,上午和晚上在樓里做事。

年齡小的時候就有那種喜歡幼童的客人,但好在也沒吃大虧,等年齡大一點,發育了以後,每天端茶送水被客人們揩油也是常事。

等宜寧十二歲時,來了初潮,她本人的模樣也是已經初見風采,五官開始更加精緻嬌憨,身子開始抽條,胸前也開始鼓了起來。

李媽媽擔心她被人破了身子,就開始讓她專門伺候樓里一個姑娘,當然,幾乎所有樓里的女孩子都一樣,發育了以後,還未到及笄的年齡之前,就不怎麼出現在客人面前,只專門去伺候哪個姑娘了。

一來是防止被醉酒的客人趁人不注意強行拉過去破了身子,因為天香樓以前就有過這種事情發生。二來也可以跟已經接待客人的姑娘學學怎麼伺候客人。

宜寧第一個伺候的,是樓里一位叫嫣兒的姑娘,她一直都認識嫣兒姑娘,她長相美麗,性子溫柔,對姐妹也好,在嫣兒那裡,她教會了宜寧很多,教她怎麼討好男人,教她怎麼讓男人有性2欲,教她怎麼跟男人對話讓他放不下,天天來捧場,教她身子是她們這種女子的利器,一定要保護好,教她盡量要會辨別哪些客人是不是身體上有性病。

後面還讓她在窗戶後面看她怎麼伺候客人,這是宜寧第一次這麼直觀的面對這些。

透過窗戶,看着在嫣兒姐姐身上的男人,她有些驚恐,卻也知道嫣兒姐姐是為她好,既然都在青樓了,只能想想怎麼樣自己才能過好一些。。。。。。。。。。。。。。。。。。。。。。。。。。。。。。

過了一年多,嫣兒姐姐很開心的和她說她要走了,這時宜寧才知道,嫣兒姐姐攢夠了贖身的銀子,現在可以走了。

宜寧記得,當時嫣兒姐姐笑得特別開心,這是她印象中嫣兒姐姐笑容最美的一次。她的手溫暖而乾燥,很有安全感,嫣兒姐姐拉着她的手對她說。

「宜兒,姐姐要走了,你到時候如果想走,就找好目標,然後努力去討好那個客人,讓他在你身上花錢,錢存夠了到時候你可以拿錢贖身。不要相信男人,不要去付出感情。姐姐現在已經在外頭買了房子,你到時候有需要可以過來找姐姐,這是姐姐的地址。知道嗎?」

「姐姐。」宜寧有些不舍的抱住了嫣兒,卻不談挽留,她知道嫣兒姐姐走了,她們就不會再有機會見面了。

但是嫣兒姐姐出去又有錢又有房子,那肯定比在天香樓好太多。父母不愛她,毫不遲疑就將她賣掉,嫣兒姐姐是唯一一個真心待過自己的人,她真心希望嫣兒姐姐過得好。後面啊!就再也沒聽過嫣兒姐姐的名字了。

宜寧一直是怯弱膽小的,她小心翼翼的活着,只為能活着,見過嫣兒姐姐之後,她心中又多了期望。她就想着以後也要像嫣兒姐姐一樣努力攢錢,然後贖身自己買房自己過活。後面及笄後努力了幾年也確實差不多攢夠了,結果她被人砍殺了。

李媽媽那邊暫時沒有空缺,就吩咐她就去廚房洗了幾個月的碗,直到有一天,樓里來了新來的姐妹。

因為實在太熱鬧,她也忍不住擠過去看了,新來的姐姐坐在樓上房間的榻上,看着有些憔悴卻不能掩蓋身上遺世獨立,飄飄若仙的氣質。她身着妃色軟羅煙紗衣,梳着凌虛髻,身上沒有任何裝飾,彎彎的柳葉眉,豐盈如櫻桃的唇瓣,悲憫的眉眼,看着好似馬上羽化而登仙。

大家都有些看呆了,又被李媽媽轟了出去,聽着樓里各位姐姐的議論,這時宜寧才知道,這是京城有名的才女裴嫵兒,可惜被官家查到她父親貪污,高門貴女便一朝跌落泥潭,裴家的男丁全部流放,女子則被充為官妓。

這個事對她宜寧影響倒不大,她繼續洗她的碗,沒過幾天,李媽媽身邊的嬤嬤找上了她。

『』宜兒,新來的那個姑娘你知道吧!『』嬤嬤含笑問着她。

宜寧有些慌,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嬤嬤,我知道,但是我沒有接觸過,我一直都在廚房洗碗。『』

嬤嬤看她的樣子有些心疼,樓里的女子基本都是苦命人,大家都小心翼翼的活着。『』宜兒,不是這個,是李媽媽說讓你去服侍這位姑娘,你以後叫她嫵兒姐姐就好了。如果沒有問題,你及笄之前就是服侍她了。『』

『』好,嬤嬤,那我什麼時候過去啊!『』宜寧有些緊張的捏了一下身上的圍裙,見不是要責罰自己,心裏放鬆了些。

『』你明早再去吧!今天晚上好好洗洗,天天在廚房,身上的油煙味太重了,免得那位姑娘不喜歡,我晚上也去和那位姑娘說一下,以後就是你服侍她了。『』說完嬤嬤就轉身就走了。

第二天一早,宜寧特意辰時起床,又仔仔細細檢查自�玉如顏穆凌之繁體�的着裝,看沒有問題以後,宜寧就去廚房端了熱水敲響了那位嫵兒姑娘的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