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謝徐公子。」說完又磕起頭來。

「行了,帶我去見嫵兒吧!」徐宴安聲音透着些許不耐。

李媽媽連忙爬起身。「徐公子,您隨我來。」

宜寧正在陪裴嫵兒等着等會的拍賣,她想說句什麼安慰一下,卻又不知道怎麼說,便聽到敲門的聲音。宜寧快步過去開門一看。

「李媽媽。」又看到了她身後的男人,她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男人,這是她平日沒見過的,烏髮用玉冠束起,謙謙公子,溫潤如玉。她瞬間有些臉紅。

「宜兒,快些讓這位徐公子進去。」李媽媽有些着急的開口。

宜寧趕緊讓路,裴嫵兒聽到徐公子,當即轉過頭。那位姓徐的公子便從宜寧一旁走了進去。

李媽媽使勁一拉,把宜寧拉了出來,又道。「徐公子你們聊。」說完便把門關了起來。

「你個死丫頭,怎麼那麼不會看眼色,以後眼神能不能活泛一點,你這是要害我李媽媽啊!」李媽媽聲音有些尖利,說完才發現徐公子的兩個黑衣侍衛在她身後。

她有些尷尬的笑笑。「兩位爺,要不要下樓吃點酒菜。」

「不用了,我們兩個需在這邊守着。」

「那你們有需要喊人就行了。」李媽媽也不多說,瞪了一眼宜寧就下樓了,宜寧看到,趕緊跟着下樓。

李媽媽走的有些急,下樓以後又招呼龜公,去給大爺們賠罪,就說今天不拍了。今天的茶水咱們都包了。

有客人要鬧事,龜公過來找,李媽媽趕忙扭着腰走了過去。

那位客人有些胖,頂着大大的肚子,正在包間砸東西。李媽媽一進去,龜公和那人旁邊的女子便向李媽媽行禮。

「李媽媽,我都是你們常客了,這是什麼意思,耍我玩呢?」

李媽媽過去拉住那位客人的手。

「朱大爺,您消消氣,您看我李媽媽哪有騙過您。」說完還用胸前蹭了蹭那位朱大爺的手。

朱大爺氣有些消。「李媽媽,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上面有人保那女子。」朱大爺有些瞭然的問道。

「還是您朱大爺見識多,我也實在沒辦法,我就一個弱女子。您大人有大量,這樣吧!這半個月,你隨時過來,點哪個姑娘都行。」李媽媽媚着聲音笑道。

朱大爺聽到這話,也不多做糾纏,他知道,如果真的如李媽媽所說,上頭有人要保,他大吵大鬧反倒是得罪了人。「李媽媽,還是你知道的多。我也不客氣了,今天晚上我要兩個。」朱大爺聲音帶着爽朗。

「朱大爺您是敞亮人,您儘管挑。」

客氣了幾句,李媽媽帶宜寧下了樓。

走到後院拐彎處,李媽媽停了下來。「宜寧,你以後機靈一點行不行,你這樣會害死你自己的。還有,像徐公子那樣的人物,你不要有別的心思,不是我們這種人可以想的。去吧!」李媽媽說完就揮了揮帕子。

宜寧看着李媽媽隱藏在夜色下神色莫名的臉,知道李媽媽是在提醒她,她福了福身子。「李媽媽,我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