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小說閱讀王爺別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轉眼便是五天後,下午,宜寧為沐浴後的裴嫵兒擦乾長發,又為她仔細的化着妝容,最後換上衣服,宜寧看着眼前的裴嫵兒,一頭烏髮梳着飛仙髻,斜斜的釵了兩支鏤空金釵,彎彎的柳葉眉,瑩潤白皙的肌膚,穿着豆綠色紗衣,好看到了極點。

裴嫵兒梳妝完後,就在那邊靜靜坐着等待晚上。

晚上的天香樓比往常更是人聲鼎沸,熱鬧的場面讓李媽媽滿意極了,她喜滋滋的看着眼前的人群。

這些都是想來拍陪嫵兒初夜的人,這裴嫵兒真是個香餑餑,人又好看,又是身份高貴的官家小姐,不知道往後還有多少人排隊等着沾染這位昔日京城才女的滋味。剛想喊龜公去宣布現在開始拍賣裴嫵兒的初夜,就有一個黑衣男子出現在她面前。

「我們家公子想找李媽媽聊聊。」說完便看着她,別的也沒說了。

李媽媽一看就知道,這準是哪家公子的侍衛,想找她拍裴嫵兒的初夜,只要價格開得高,准賣給他,李媽媽心裏暗暗盤算着,手卻搖了搖手中的帕子,臉上帶着假笑。

「敢問是哪家的公子啊!」

黑衣男子也沒說話,只是亮了亮手中的劍,刻着一個徐字。

李媽媽當然知道徐家,頂頂有名的清貴世家,她想到前兩天裴嫵兒說的,什麼她未婚夫是徐家,腿有些軟,但還是故作鎮定。

「您帶路吧!」李媽媽笑得諂媚,一咬牙扭着腰便跟了上去。

不一會兒就到了樓上的雅間門口。黑衣男子拱了拱手,「公子,人來了。」

「進來吧!」裏面傳來一陣音色清潤年輕男子的聲音。

黑衣男子推開了門,對李媽媽做了個請的手勢。

李媽媽有些惴惴不安的進了門,一抬頭就看到傳聞中的徐公子,京城都知徐公子。她一直以為京城那些誇讚徐公子的都當不得真,畢竟人家什麼位置,肯定很多人捧,今天見了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世家公子。

他身形頎長,穿着玉色圓領長袍,腰束暗色玉帶,烏髮高高束起,正站在窗邊,手中端着一杯茶,見她進來,轉過了身子,面冠如玉,眉目疏朗,端着茶杯的手手指白皙,骨節分明。

「徐公子。」李媽媽顫着福了福身子。

「李媽媽是吧!」徐宴安輕聲開口。

「徐公子,不敢當,不敢當。」李媽媽想到自己做的事,腿軟的跪了下來。

「李媽媽,嫵兒在你這邊,聽說你今晚要拍她的初夜。」

李媽媽聽出徐宴安語氣中帶着怒火,但也聽了出來這位徐公子還不知道她對裴嫵兒做過的事。她趕緊磕頭。

「徐公子,我也不想,可是嫵兒姑娘她是官妓,必須要接待客人的,不接待客人上面會怪罪我們的。」說完便砰砰磕頭。

「以後不用她招待客人,我每個月會給你銀兩。」說完他身邊的黑衣男子便拿出了銀票。

「每個月一千兩,夠吧!」徐宴安的聲音有些冷。

「徐公子,夠夠夠,這也算接客了,朝廷也不能找我麻煩,謝謝徐公子。」說完又磕起頭來。

「行了,帶我去見嫵兒吧!」徐宴安聲音透着些許不耐。

李媽媽連忙爬起身。「徐公子,您隨我來。」

宜寧正在陪裴嫵兒等着等會的拍賣,她想說句什麼安慰一下,卻又不知道怎麼說,便聽到敲門的聲音。宜寧快步過去開門一看。

「李媽媽。」又看到了她身後的男人,她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男人,這是她平日沒見過的,烏髮用玉冠束起,謙謙公子,溫潤如玉。她瞬間有些臉紅。

「宜兒,快些讓這位徐公子進去。」李媽媽有些着急的開口。

宜寧趕緊讓路,裴嫵兒聽到徐公子,當即轉過頭。那位姓徐的公子便從宜寧一旁走了進去。

李媽媽使勁一拉,把宜寧拉了出來,又道。「徐公子你們聊。」說完便把門關了起來。

「你個死丫頭,怎麼那麼不會看眼色,以後眼神能不能活泛一點,你這是要害我李媽媽啊!」李媽媽聲音有些尖利,說完才發現徐公子的兩個黑衣侍衛在她身後。

她有些尷尬的笑笑。「兩位爺,要不要下樓吃點酒菜。」

「不用了,我們兩個需在這邊守着。」

「那你們有需要喊人就行了。」李媽媽也不多說,瞪了一眼宜寧就下樓了,宜寧看到,趕緊跟着下樓。

李媽媽走的有些急,下樓以後又招呼龜公,去給大爺們賠罪,就說今天不拍了。今天的茶水咱們都包了。

有客人要鬧事,龜公過來找,李媽媽趕忙扭着腰走了過去。

那位客人有些胖,頂着大大的肚子,正在包間砸東西。李媽媽一進去,龜公和那人旁邊的女子便向李媽媽行禮。

「李媽媽,我都是你們常客了,這是什麼意思,耍我玩呢?」

李媽媽過去拉住那位客人的手。

「朱大爺,您消消氣,您看我李媽媽哪有騙過您。」說完還用胸前蹭了蹭那位朱大爺的手。

朱大爺氣有些消。「李媽媽,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上面有人保那女子。」朱大爺有些瞭然的問道。

「還是您朱大爺見識多,我也實在沒辦法,我就一個弱女子。您大人有大量,這樣吧!這半個月,你隨時過來,點哪個姑娘都行。」李媽媽媚着聲音笑道。

朱大爺聽到這話,也不多做糾纏,他知道,如果真的如李媽媽所說,上頭有人要保,他大吵大鬧反倒是得罪了人。「李媽媽,還是你知道的多。我也不客氣了,今天晚上我要兩個。」朱大爺聲音帶着爽朗。

「朱大爺您是敞亮人,您儘管挑。」

客氣了幾句,李媽媽帶宜寧下了樓。

走到後院拐彎處,李媽媽停了下來。「宜寧,你以後機靈一點行不行,你這樣會害死你自己的。還有,像徐公子那樣的人物,你不要有別的心思,不是我們這種人可以想的。去吧!」李媽媽說完就揮了揮帕子。

宜寧看着李媽媽隱藏在夜色下神色莫名的臉,知道李媽媽是在提醒她,她福了福身子。「李媽媽,我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