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完整小說閱讀王爺別虐了,花魁她已有夫君了 第10章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宜寧回了裴嫵兒房間,她跟另外兩個護衛一樣,都在外面站着,只不過,她站左側,那兩人站右側,站了一個多時辰,宜寧感覺腿有些累了。

「兩位大哥,你們要不要吃點東西,我給你們去端兩碗面吧!吃的快,也方便。」宜寧向他們提出了建議,她自己也想去方便一下順便吃點東西,她還沒吃晚飯的。

那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現在有些晚了,他們也沒吃晚飯,都有些餓,如果主子成了事,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那麻煩姑娘了。」兩人抱拳。

宜寧快速下樓去後院,也算是解決了最大的問題。

接着凈手又去了她們的小廚房。「婆婆,廚房還有面嗎?」宜寧笑着開了口。

「還有呢!只是哨子沒有了,剛剛被龜公還有護院們吃完了,你要吃婆婆給你做。」說完婆子就要動手。

宜寧趕緊阻止,「婆婆,您去切菜吧!等會廚工那邊又忙不過來,晚上客人多。不過我可能要吃您一些辣醬了。」

說完她自己便擼起袖子干起活來,先把豬肉成小塊,又起油燒鍋放姜碎,放肉末,接着放婆婆的秘制辣醬,酸豆角,一瞬間又酸又辣的味道襲來,宜寧覺着自己更餓了。又用另外一個鍋煮好麵條,淋上滿滿的肉醬。接着便拿着盤子端了上去。

「兩位大哥,你們吃吧!」宜寧遞上了碗和筷子。

兩人也不客氣,道了聲謝,便呼啦啦的吃了起來,宜寧看他們吃的香,自己也端碗吃了起來。一時間全是他們三個嗦面喝湯的聲音。

砰,後面的門開了。兩名護衛趕忙放下了碗,其中一名黑臉男子又不死心的端起來喝了口湯,見自己主子臉色不對,才又放了下來。

這便是徐宴安和宜寧第一次對視,徐宴安眸色沉沉,眉間帶着煩躁。宜寧端着海碗,碗里紅紅綠綠,是辣醬和蔥花,她剛剛正在喝湯,嘴角也是湯汁,看到突然的開門聲,有些驚訝和驚慌,眼睛微微睜圓,更顯嬌憨。

宜寧知道,從那次開始,她就陷進去了,不管李媽媽怎麼提醒,都沒用了。她沒遇到過這樣的男子,她甚至不敢想像還有這種男子,矜貴,身上都是世家公子的貴氣和倨傲,都不用看皮相,就這一點她就已經陷進去了,更何況,徐宴安皮相更是不錯。

徐宴安本來氣得想直接走,出門看到兩個蠢侍衛,又看到宜寧嬌憨的眸子,也是,三個蠢人。心裏稍微沒那麼煩躁,又轉頭進去安撫裴嫵兒。

兩個護衛互相看了看,又向前關上了門。

等一會見主子沒出來的意思,兩人又端起碗繼續吃面,只不過這次聲音很小。

吃了面,宜寧又把碗端了下去,接着繼續回來伺候裴嫵兒。

又過了小半個時辰,徐宴安出來了,這次臉色好了一點,他擺了擺手,兩名護衛也跟着走了。

宜寧直到他們看不到了才轉過頭進了屋。

「嫵兒姑娘,你要不要吃點東西,我看你下午都沒吃東西。」宜寧有些擔心的詢問。

裴嫵兒眼睛早就腫了,她坐在榻子上,想着剛剛徐宴安的話,什麼叫不能帶她走,越想越委屈,又流下淚來。

宜寧不知道怎麼安撫,她還沒能理解這些感情。她快速跑去樓下大廚房。

一碟子酥蜜餅,一盤青菜,一碟桂花糖藕,一碗魚片粥。宜寧一碟一碟的給它們端上來桌面。

「嫵兒姑娘,現在廚房只有這些了,您先吃一點吧!」

裴嫵兒看着宜寧,燈光下的她肌膚欺霜賽雪,穿着粉色的綢衣顯得她的膚色更加奶白,對上她的眸子,一雙桃花眼更顯嬌憨,眼中有着些許擔憂。

徐宴安是不是外面有了別的女的,他是不是知道她被人欺負了的事,所以不肯帶她走,也不肯要她。明明以前都那麼寵她,裴嫵兒有些無法自控的想着。

「宜寧,你先出去吧!我需要靜一會兒。」裴嫵兒更覺難安。

宜寧看了眼裴嫵兒,知道說什麼可能也沒用,解鈴還須繫鈴人。她福了福身子。

「嫵兒姑娘,那我先下樓了,飯菜還是熱的,桌上也有熱茶。」

接下來一個月,徐宴安幾乎天天來,可是卻沒說能帶裴嫵兒回去,裴嫵兒越來越着急,宜寧倒是不太清楚他們之間的事情,她每天都是和另外兩名護衛在外頭守着,裴嫵兒也不相信她們天香閣的人,所以也不會對她說什麼。

第二個月,裴嫵兒有些受2不了了,害怕時間久了裴宴安會知道她在天香樓遇到的事,時間越久越容易被發現,她打算刺激徐宴安,便開始不見他,每天她在內室,將帳幔放下遮得嚴嚴實實,徐宴安要過去她便哭鬧,屋內只有他們兩人,徐宴安開始喊宜寧進去送茶水。

兩個月下來,徐宴安肉眼可見的憔悴,他每晚來了這邊以後又要回去,他已經入仕,每天公務繁忙,既要想着把公務做好,不丟徐家的臉面,又要想着怎麼才能擔好徐家人繼承人的位置,保持徐家榮光,還要每天花時間安撫裴嫵兒。所以後面經常每天還要帶些公文來做。

宜寧覺得徐宴安是真心喜歡裴嫵兒的,她在青樓,沒見過男人會這樣,這兩個月,宜寧也有些越陷越深了,原來真的有男人可以做到這樣,可她沒想過,徐宴安做這樣不是為她。

第一次愛上一個人好像就是這樣,愛的盲目無知卻又深刻。不過宜寧也知道不可能,所以也沒和徐宴安搭過話,只是偶爾送茶的時候偷偷看他一眼。

徐宴安知不知道宜寧偷偷看他呢!他知道,不過他無所謂,愛慕他的女子如過江之鯽,上到高門貴女下到府中的婢女,但他只愛嫵兒一人,他早就對她承諾過,要娶她為妻。

徐宴安有時有些無奈嫵兒怎麼解釋都不懂他,他知道嫵兒心裏着急,但是他現在確實沒辦法帶她走,嫵兒一家剛獲罪不久,大家都看着,至少得等個一年半載,得徐徐圖之。本來他過來每天都是偷偷過來,目的就是不被人發現,免得嫵兒到時候更無法脫離青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