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問道手記 問道手記第 十章 憂慮在線免費閱讀_安幽小說
◈ 問道手記第九章 升職在線免費閱讀

問道手記第 十章 憂慮在線免費閱讀

雲澤仙君的書房。

我和澤鹿並排而立,注視着不遠處的雲澤仙君。

中間,我的靈石漂浮在空中,雲澤仙君抬起手,散發著淡藍色微光的法力源源不斷的流入靈石中。

雲澤仙君垂眼而立,黑髮翩飛,在光芒照耀下的面容越發俊美,神聖而溫柔。

他真的是來自上古時期的神么?

如果是,為什麼這麼年輕?

如果是,那麼想必在天庭,也是神聖的存在,為何要守在這小小的雲澤山?

「芙靈草,性寒,水靈根,修行水系法術,會大有進益。」雲澤仙君告訴我。

這邊,澤鹿示意我抬起手來,冷不防的伸出根針,刺痛了我的手指。

一瞬間,一滴滴血珠接連不斷的從手指里湧出,卻沒有落到地上,而是飛入靈石中去了。

很快,靈石發出一陣微弱的紅光後,不再吸收我的血了,我的傷口也瞬間長好。

這時,靈石也聽話的飛入我的口袋裡。

「好了,這就是你的專屬靈石了,它只供你使用,旁人無法左右,也會存儲你的記憶。」澤鹿對我解釋道。

「哦……」我點點頭。

「澤靈,從此你就接替澤鹿的位置,做一些雜事,除了採藥。」雲澤仙君開口了。

「啊?那我做什麼呀?仙君難道不要我了嗎?」澤鹿急道,清澈的眼睛急出幾滴淚珠來。

「澤鹿,你從此就任府司一職,處理府中違規之事。」仙君一揮手,澤鹿的靈石也飄出,浮在空中。

源源不斷的綠色法力自仙君手裡湧出,被吸收到靈石中去。

「府司?」我和澤鹿面面相覷。

「是和墨煙仙子一樣的級別,負責維護府規的職位。」雲澤仙君解釋道,「我新添的。」

澤鹿雙手接過散發著綠色微光的靈石,一臉喜色的伏地謝恩:「這麼說我升職了?多謝仙君賞識之恩,弟子必盡心竭力,粉身碎骨,萬死不辭!」

「起身吧。」仙君微笑道,「身為府司,可有信心維護法規公正?」

「嗯!弟子必不負仙君所託!」

「好,改日為你正式授權。」

待澤鹿起身,我也開心的向他作了個禮:「恭喜澤鹿榮升府司大人。」

澤鹿感動的淚珠子還在眼裡打轉,「哎呀,朋友之間叫什麼大人……」

雲澤仙君的目光向我射了過來,我轉頭望去,見他望着我的臉,表情嚴肅。

「你的臉怎麼回事?」他走近我,捏起我的下巴,仔細觀察。

這舉動實在是突然又唐突,我望着他湊近的臉,突然間又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轟……撲滋撲滋……」恍惚間,我好像聽見紅暈爬上臉的聲音。

雲澤仙君的神情倒是自然而認真,深褐色的眸子里,有着平靜的淡然。

或者這樣一雙眼睛,早就沒有任何情緒了吧。

對上我探究的眼神,雲澤仙君也不緊不慢的移開目光。

隨即,下巴被鬆開,力氣之大,跟墨煙甩開我的時候,有過之而無不及。

下巴上彷彿還殘留他指尖的溫度。

莫名其妙!

我的手捂着下巴,臉偏在一旁,莫名委屈着。

「這臉上怎麼會有指痕?」仙君問澤鹿。

「仙君你有所不知,那墨煙仙子刻意早早等在內務處,非說我們遲到,對她不敬,再加上我們去內務處的路上議論起她來,被她發現,另外剛見面直呼她名諱,她就差人掌捆了澤靈。」澤鹿憤憤道。

「是這樣嗎?」雲澤仙君看向我。

「是的。」我回答。

「好,我知道了。」雲澤仙君面色平靜道。

「身為府司了,這八卦的毛病,該改改了。」

澤鹿的臉也「轟」的一下紅了。

接着,他走近我,伸出手掌,一股清澈的水流自他掌中湧出,爬上我的臉,緩慢的蠕動着。

一陣舒服,清涼的感覺纏繞在臉上,待水流消失,我臉上的腫痛已然消失,恢復如初。

「好了,出去吧。」雲澤仙君一揮手,我們已在門外了。

——————

「雲澤仙君那句,我知道了,是什麼意思啊?」路上,我問澤鹿。

「怕是不了了之了。」澤鹿嘆道。

「為何?這墨煙仙子明明有濫用職權,欺壓同事之疑,為何明知而不為,難道府規是擺在這裡看的嗎?」我疑惑道。

「噓……」澤鹿忙制止我,湊近我低聲說,「這墨煙仙子可大有來頭,是天君的表妹。」

「天君一貫寵她,看在天君的面子上,縱使墨煙觸戒多次,只要沒鬧到明面上,仙君都視而不見。」

「不過有一次,」澤鹿談性大發,卻突然想到什麼,捂住了嘴巴,「哎呀,我不能辜負仙君囑託,我已經是府司了,不能八卦。」

「澤鹿,」我挽着他的手臂,朝他擠眉弄眼,諂笑道:「反正也不差這一次是不是?我這個人,你還信不過嗎……」

「好,好吧」澤鹿不自然的掙脫着我的靠近,臉又又又紅了:「她和你一樣,去碰了陽宵花,不過她是故意泄憤,陽宵花被她摧殘的只剩幾片了。仙君就封了她的仙力,罰她乾重活幹了一個月。」

「仙君還要求她把雲澤府所有柱子上的每一個縫隙都親手擦乾淨呢。」澤鹿偷笑。

想到雲澤府內那麼多的柱子,滿滿的雕刻。我不禁感嘆道:「對於尊貴的仙子來說,這懲罰不亞於貶入輪迴了。」

「她還真的幹了,明明可以隨時回到天庭,她卻不回。」思極此,澤鹿忍不住顫了一下:「就為了能留在仙君身邊,嘶……女人盲目又熱烈的愛,好可怕。」

「愛?」我細細思索,還是為墨煙的選擇沒有一絲波動,「無法理解,有神仙會因為愛,失去了自己……」

「這樣子踐踏自己,也得不到所愛之人的垂憐,挺可憐的。」澤鹿感嘆道。

我看着澤鹿有些不忍的樣子,突然想到了青蕊,問道:「盲目又熱烈的愛,你很懂嘛。」

我記得,青蕊為了我,時常跟澤鹿套近乎。

但都很失敗,有一天她恍然大悟:「美人計,賄賂對這種小神仙沒用,我要對他用個高級點的法子:愛。」

之後,她時常事無具細的向我彙報,她是怎麼設好愛的圈套,等澤鹿鑽進去的。

比如在澤鹿採藥時割斷他的繩子,又來個美人施救;比如聯合好眾妖搶掉他的藥材,再來個打抱不平;平時的訴衷腸啦,噓寒問暖啦也不在話下,甚至還下山學習洗手做羹湯,跑到澤鹿的家裡,照料他母親。

我時常聽的目瞪口呆,一邊為青蕊層出不窮的計謀嘖嘖讚歎,一邊又被潛在的內疚感折磨着。

後來沒過多久,我就被雲澤仙君提點成人了,青蕊也不必再為我絞盡腦汁。

——————

澤鹿愣了愣,忙搖頭擺手急道:「沒有啦,我哪裡懂什麼愛,不過是下山多了,對話本子里的故事懂得多而已。」

之後,他說有事要忙,就不送我去內務處了。

我在原地暗暗慶幸,還好,澤鹿沒有陷進青蕊愛的圈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