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道手記第二章 青蕊在線免費閱讀

問道手記第 三章 道與命在線免費閱讀

青蕊是條蛇,是她主動來結交我,也是她解開了我的疑惑。

她身上有跟我一樣的深紫色和熒光綠的花紋,這樣的花紋在佘蛇族裡從未見過,也因此她被蛇族認定不詳,出生後就被趕了出來。

她孤身一蛇,偏居一洞。每天的生活在捕獵和逃避被捕獵中度過,從小就一顆腦子分成八瓣用,自然比我聰明些。

她結交我的原因也很簡單:一,我們身上的花紋都一樣;二,動物間只有背叛和被背叛,沒有朋友。而她,是個話癆。

所以,即使我性格無趣,腦子又實在蠢笨。但她跟我聊天,為我答疑解惑也樂在其中。

「你去誇讚他們重情重欲?天啦,也太矯揉造作了吧!」青蕊哈哈大笑。

「矯揉造作?」我歪着頭疑惑不解。

「對,矯揉造作。」青蕊無奈的看了我一眼,「我們動物嘛,向來都是遵從自己的本能生活,要是有個東西在旁邊為我們稱頌,會覺得怪怪的。」

「所以他們討厭我了……可是我也忍不住讚歎啊,甚至,還很羨慕。」我有點沮喪。

我們芙靈草,都是蜜蜂幫我們繁衍後代,不需要情愛,也不需要為了生存去爭奪,去戰鬥。

日子雖然很安逸,但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不一定,沒有人不喜歡被誇吧,說不定它們在心裏偷着樂呢。」

「那山鼠……」

「山鼠我太了解了,它這種動物呀,太弱了,想吃它的太多了,所以它們終日躲躲藏藏,到處挖洞。生的孩子又多,要養孩子,又要防止被吃,心太累了。偶爾碰到個誇他的,他肯定不敢當真呀,還以為你在嘲笑他呢。」

說完,青蕊吐了吐信子,一雙眼睛閃着興奮的綠光盯着我,「說著說著餓了,山鼠在哪呢,告訴我,我去把它一窩端了,為你出氣。」

我忙搖頭,「我沒有氣要出的,我也不想山鼠因我而死。」

「喂,我們還是不是朋友了!」青蕊吐着信子橫了我一眼。

「不行不行,是朋友也不行,你要靠自己去找吃的。」我還是搖頭。

「無趣,要是你能吃,我早就把你吃了。」

「青蕊人美又心善,願意和蠢笨無趣的我做朋友,我就很感激青蕊了,我也願意被你吃掉。」我靈機一動,開啟了誇誇模式。

「哼!」青蕊側過頭去看通紅的夕陽,狹長的眼睛眯了起來,似是很享受霞光的沐浴,「那是因為你知道我吃不了你才這樣說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看似蠢笨,實則狡猾。」

「沒想到我能配的上狡猾一詞,青蕊,謝謝你。」我開心不已。

青蕊終於忍不住笑了,我也笑了。

青蕊誠不欺我,沒有人不喜歡被誇。

我的誇讚都是真心的,青蕊實在教會了我太多,她也陪伴了我,隨我的步伐頻頻搬家。她讓我接下來的旅途變得無比充實。

就是有一點很煩惱。她總試圖要我利用動物們對我無戒心這一點替她捕獵,我拒絕,她就生氣,然後我只好開啟誇誇模式,才勉強度過一次次的友情危機。

後來有一次,我認真的告訴她:「青蕊,我不喜歡殺生,但我知道殺戮是你們的需要,所以從不干涉。但這不意味着我會幫你殺生,那樣我不就成為了你的工具了嗎?而且,動物們對我毫無戒心這一點正是因為我不殺生,如果我真的幫你了,那它們也不會相信我了,久而久之,我也幫不了你了。到時候,你還是要靠自己捕獵呀。」

青蕊發了好大一通脾氣,那次,我沒有哄她。她離開了,再也沒有找我。

我失落了駐足了一陣,後來還是提起腳步,繼續我的旅途。

我以為這次以後我們不會是朋友了,我也再也見不到她了。

直到有一天,我看見老鷹從我身邊掠過,它嘴裏叼着的一抹熒光綠刺痛了我的眼睛。

「青蕊!」我不受控制的大喊。

我看到隨着我的叫喊,青蕊無力垂下的身子動了動,繼而開始劇烈掙扎,她想回過頭來看我。

「是她!」我的眼淚嘩啦啦的湧出來,一股鈍痛瞬間蔓延至胸腔,我第一次知道心痛的滋味。

我不能失去她!此刻我只知道我不能眼睜睜看着她死!

我把根蔓鬆開,讓自己往下墜落,我知道老鷹的巢穴在哪裡,我要救她!

當我到達巢穴,老鷹也剛好到家。

我自斷一蔓,隨傷口湧出的汁液瞬間化霧,迷暈了老鷹和一窩嗷嗷待哺的小鷹,我用枝蔓裹起青蕊,離去。

「對不住了,迷霧馬上會解開的。」我在心裏暗暗道。

「我們也要馬上離開才行。」

抱着一條蛇前進實在走不快,我只好找到青蕊其中一個洞,躲避了一陣。

青蕊昏迷了幾天,在這期間,我聽到老鷹的哀鳴響徹山谷。

我偷偷出去打聽,才知道老鷹失去了一窩孩子。

是餓死的,是因為我。

我不想讓青蕊死,卻讓老鷹失去了它的孩子。

我想到之前見到老鷹孵育孩子種種溫馨的畫面,它們曾帶給我油然而生的感動,而我,毀掉了他們,我輕易的毀掉了他們。

愧疚和自責淹沒了我,我枯坐在洞內,不吃不喝,一刻不停的思考。

我總羨慕動物們有慾望,什麼時候我竟也有慾望了?我不想讓青蕊死,是我的慾望嗎。因為我的慾望,害死了其他生靈,我真是該死!

我們芙靈草沒有死亡,只有沉睡。睡着後,做了一場漫長的夢後又會醒來。所以我無法想像,死亡。

世界上再也沒有自己的存在,自己也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是多麼可怕的事啊,而動物們,他們心甘情願的接受了自己總有一天會死亡的命運,在有限的生命里不余餘力去繁衍,爭奪和奉獻……這是怎樣一種心情!

第一次覺得生命也有高級和低級之分。它們是高級的,而我這顆芙靈草,是一個徒有力量的低級生物。我真的很愧疚,我輕而易舉的摧毀了他們的努力,還有信仰……。

我第一次開始思考,我要上崖來,是不是個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