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道手記第 三章 道與命在線免費閱讀

問道手記第四章 上崖在線免費閱讀

青蕊悠悠轉醒,她軟下態度逗我,哄我,卻一直沒有讓我開口。

她也蹲下來學着我枯坐思考。許久,她笑了,「我要是有你這種技能,就不愁吃喝了。」

她纏過來,讓我不得不直視她,「你不必為害死了小鷹們愧疚,這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它們死了,只說明,你強,他們弱而已。」

「那你知道為什麼我們這種草都生長在與世隔絕的崖底。」我垂下頭注視我的枝蔓,無精打采,「我們這種植物死不了又沒有天敵,要是出世,就亂套了。」

「為什麼為什麼,哪有這麼多為什麼。為什麼這世上有仙,有魔,有人,還有我們這群動物,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為什麼神仙高居雲霧,為什麼妖魔們卻要跟地鼠一樣東躲西藏。物種不同,命運不同,天道如此,不接受又能怎樣,可憐自己都可憐不過來。」

「天道如此,」我抬頭,似要透過洞頂看到天,「每個物種都有它的道,芙靈草的道是生長在崖底,我的道又是什麼,我,還是芙靈草嗎?」

「你長得跟芙靈草一樣,怎麼就不是芙靈草了。還有,誰說芙靈草的道就是生長在崖底了,你不是能爬上來嗎,還長得好好的。」

「你既然爬上來了,就少不了要順應「弱肉強食」這條道。」青蕊吐着信子幽幽的盯着我。

「我餓了,出去找吃的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等一下,我陪你去」我喊住她。

我實在怕再失去她一次。

她的背影頓住了,許久,她轉身看我,笑道,「你這是想明白了?」

「嗯,我想明白了。青蕊,你陪我去崖頂,我也要幫你生存啊。只是,我只能負責保護你。」我笑了笑,「無論是什麼道,我只知道,我不想失去你。」

「我們一起修鍊,無論是什麼道,都要一起闖。」

「好。」

——

就這樣,我和青蕊一草一蛇,就此形影不離了起來。

老鷹找到了我們,它在我們身邊盤桓不斷,不斷鳴叫。

「我知道是你們,你們害死了我的孩子!」

「對不起了,我沒有考慮到你的孩子容易餓死……」我低下頭不敢面對老鷹憤怒的眼睛。

「對不起了,要怪就怪你那天的獵物是我。」青蕊直視它道。

「你們兩個卑鄙無恥!少拿對不起來侮辱我!我一定會找到機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但老鷹一直沒有找到機會,青蕊有勇有謀,我則是謹慎,即使在沉睡期,青蕊也會在這之前找好洞穴安置好我們。

我和青蕊的沉睡期剛好相反,她在冬天,我在夏天。

一年四季,只有兩個季節可以並肩行走。

她會等我醒來,我也會在她旁邊守着她。

我們就這樣緩慢的前進着。

許多年後,老鷹沒有再糾纏我們了,或許他也明白,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只是越到後面,我的沉睡期越來越長,經常需要青蕊來等我醒來。

有一次醒來,青蕊抱着我哭泣,「555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嗎,100年了!我看山上的花都開了100輪了!我還以為你醒不過來了呢!」

「沒事,我死不了。」我安慰道,心裏卻在想,『』也許有一天,我真死了也不一定。『』

我終於會知道死亡是什麼了嗎?

「青蕊,以後要是我過這麼久還沒醒,你就不用等我了。」

「那不行,你答應過我的,我們一直要一起!」青蕊緊緊摟住我。「你別想甩開我!」

青蕊現在已經能幻化出半身了。我見過它從一條會說話的蛇,慢慢長出一張美女臉,到現在變成半人半蛇的樣子。

她的臉極美,美到懾人心魄,讓人忘卻警覺。她再也不用擔心餓肚子,也不用擔心沉睡時被傷害,因為她的修為已經不再需要捕獵和冬眠。

只是也會有新的煩惱,比如會有比她修為更高的妖怪來騷擾她。

但她會有自己的辦法擺脫。而我那麼多年還是一株草,沉睡的我真就只是一株普普通通的草而已。等我醒來,就得馬不停蹄的的挪動我那龐大而繁雜的根系,什麼也幫不了她。

甚至有時候還需要她來保護我。

我能感覺到,越到崖頂,靈氣就越充裕,這裡的動物修為也更高。

而我,已經非常不適應這裡越來越溫暖的氣候,青蕊會用她冰冷的身體圈住我,用修為來降溫,努力不讓我陷入沉睡。

這樣我和她都很累,慢慢的,我們已經到了舉步為堅的地步。

而崖頂還是被厚厚的雲霧遮擋,看不見在何方。

「青蕊,我信了,我這種草到不了頂的,這是我的道,也是我的命。」我忍着困意說道,「你不用陪着我了,我是芙靈草,芙靈草的道就是待在崖底。而你,你還有大好的日子,不該拖着我這個累贅。」

「你放屁!我們要一起修鍊,你不記得了嗎?」青蕊艱難的挪動我,聲音裡帶了些哭腔「你不要睡啊……還差一點點,就到了……」

「放開我吧,青蕊,以後……你要是想我,就去崖底看我吧……」我無力的鬆開根蔓,閉上了沉重的眼皮。

「你個沒用鬼!」青蕊一邊罵我,一邊用力拍打着我的臉頰。

只是我感覺不到疼了。

「你以為我真的很想修鍊嗎?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啊笨蛋!現在好了,你可以心安理得當一顆草,留下我一個人不人蛇不蛇的東西在這世上!誰要去崖底看你,你這個失敗者,你這個膽小鬼,我看不起你……」

意識徹底渙散前,我聽見青蕊喋喋不休道。冰涼的液體一滴一滴落在我的枝葉上。

「對不起了……」最後,我想道。

這次,我的夢裡是一片無邊無際的白。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也從未想過自己是什麼。

我在我的夢境里茫茫然四處遊盪着。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湧來,我漸漸的有了意識,夢境開始坍塌。

我蘇醒了。

入眼處是一個山洞,洞口外是一片銀白。還有一些白色柳絮狀的物體洋洋洒洒的落下。

有冷風帶着一些「柳絮」飛入洞內,冰冰涼涼很是舒服。我伸展了枝葉,才發現自己身體被蛇身圈繞。

是青蕊,我沉睡的日子裏,她都是這樣守護我的。

她竟還沒有走。

她睡著了,我摸了摸她沉睡的臉。

「青蕊,醒醒。」

青蕊的眼皮緩慢撐起,看見我的枝葉,還有些茫然。

穆地,她猛地睜大眼睛,短短一瞬,她的眼裡閃過茫然,疑惑,狂喜,不敢置信。

「芙靈,你醒了?我不是在做夢吧!」

她鬆開蛇身,變為人形,圍着我看,抱我摸我,興奮的不行。

我們熱熱鬧鬧的說了好多話。

我竟睡了500年,青蕊也修鍊成人形了,這麼年,除了等我外,她也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