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道手記第 七章 府規在線免費閱讀

問道手記第八章 墨煙在線免費閱讀

我和澤鹿一臉愁苦的從地上爬起來,雖並不很疼,但想到接下來的任務,我們心情都很沉重。

「只剩半天時間了,快隨我去背府規。」澤鹿拉着我的袖子急急忙忙跑了起來。

「啊,怎麼不讓我去摘花呢!」他頭疼的念叨着。

————

這是仙侍們的書房,用作仙侍們學習,臨時休息之用。

「府規……有這麼多麼?」

小小的書案上,那本又厚又長的書籍就佔掉了一半空間,我瞠目結舌。

「是啊,足有1000多條呢!」澤鹿煩惱的撓撓頭。

我終於知道為何雲澤仙君下發懲罰時,澤鹿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啊這……」我翻開書本,「小小仙府,哪來這麼多規定?」

看了看目錄才明白,不僅有對仙的規定,還有對妖的規定,事無巨細。

「怪不得有這麼多,雲澤仙君不僅管仙,還管妖。」

「當然了,這雲澤山上的萬千生靈都是仙君的子民,而且,沒有哪個仙君有雲澤仙君那麼仁慈,能夠接納妖,保護妖。」澤鹿自豪的說。

「嗯……」看書看的入神,我不知不覺的點了點頭。

這雲澤仙君建立的府規,可謂是深入到方方面面。

有仙與仙之間的規定。

「仙侍不得擅自辱殺,欺壓,使喚仙侍,否則逐出雲澤山,情節嚴重者,剔去仙骨。」

「仙侍不得擅自損壞,向外流通府中靈物,財物,一經發現,從嚴處理。」

「仙侍間不得私相授受,否則,逐出雲澤山。」

「仙侍需得各司其職,擅用職權者,剔去仙骨,逐出雲澤山。」

………………

以及仙侍的探親,晉陞,升職都有詳細規定。

僅仙侍之間的規定就有500條居多,我嘶聲長嘆:「這府中仙侍眾多,規矩甚細,若有違反規定者,由誰判定,由誰裁決?雲澤仙君一個人,忙不過來吧?」

「我們每個仙侍都有一個靈石,依照職位有不同的功能,但都有可以召喚仙君的功能,將靈石放入靈鏡台中,還能將其主人所發生的事都一一顯現,有助仙君裁決。」

「那……還不是忙不過來嗎?」

若是每個人都去召喚仙君,仙君有無數分身也不夠吧!

「仙君不會輕易現身的,但他會聽,召喚之人只要願意獻上靈石,仙君自會定奪。」

「有私心者,或是沒有重大冤屈和生命危機的仙侍,必不會願意獻上靈石的。」

「嗯……」我若有所思的點頭。

「但,也不乏……」澤鹿又是一副臉紅的樣子。

我來了興趣,歪着腦袋凝神聽。

「你說啊……」見澤鹿吞吞吐吐,我急道。

澤鹿湊到我耳前,輕聲道:「也不乏有侍女為見仙君一面,獻上靈石跑到仙君面前無事哭訴,一通糾纏,從而被剔去仙骨逐出雲澤山的。」

「這……這麼嚴重啊。」我目瞪狗呆。

澤鹿先是四處張望一下,壓低聲音繼續道:「我們仙主從來不會讓女人碰他半個衣袖的,除了天庭里的律淵仙子。」

「哦,我聽說過律淵仙子,」我壓低聲音,興奮道:「聽說他們在談戀愛,這場大雪還是兩人鬧了彆扭,雲澤仙君一揮手下的呢!是這樣嗎?」

「沒錯,如果沒有律淵仙子,我都懷疑,他是不是不喜歡女人……」澤鹿臉又紅了。

「那你覺得,他們有可能和好嗎?」我繼續八卦。

「自然會和好,我們仙君對愛情,可是忠貞不二的。」

「你沒看到雲澤山上的雪快融了嗎?」

「說起來,雲澤仙君談起戀愛來,還真是有點小女兒姿態呢!」

「這點冰雪哪裡能擋的了神仙呢,不過是就像小孩子鬧彆扭,畫了個圈,互相規定,不許越界一樣。」

我腦海里頓時浮現出生動的畫面感,再對比他那張冷落冰霜的臉,「撲哧」的笑出聲來。

怎麼這麼違和呢?

「我們快做正事吧!不能讓仙君知道,我們在八卦仙君。」澤鹿八卦夠了,便催促起我來。

「好,好。」我一遍捂着嘴笑,一邊看書。

「放心,這本府規我定會在一日之內記熟,不會叫你受罰的。」我對澤鹿道。

「你怎麼這麼肯定呢?我當時可是記了半個月才記熟的。」澤鹿一臉驚訝。

「我可是被仙君表揚過的:有慧根的草,背本書自然不在話下。」我驕傲的笑道。

「而且,這仙與仙之間,妖與妖之間,仙與妖之間的規定都有共通之處。」

比如。

「仙侍不得辱殺,欺壓其他生靈。若經發現,剔去仙骨,貶入輪迴。」

「仙侍不得擅自取妖煉丹,一經發現,剔去仙骨,貶入輪迴。」

「妖怪不得辱殺,欺壓人類,動物,弱小生靈,一經發現,逐出雲澤山。情節嚴重者,取妖元煉丹。」

「妖怪不得聚眾成勢,尋汛滋事,一經發現,從嚴處理。」

……

此外,任何生靈,都有來雲澤府門前陳述冤屈的權利。

「本質上,都是禁止強者為一己私慾肆意欺凌弱者,看來,這雲澤仙君倒真稱的上仁慈。」我一邊翻書,一邊感嘆。

這時,「雲澤仙君個人禁忌細則」這條目錄顯現在眼前。

「這個是重點,要想在府內侍奉仙君,這些都不能犯!」澤鹿一臉認真的對我說。

我凝神看了下去。

「不得擅自靠近,觸碰仙君,有違反規定者,從嚴處理。情節嚴重者,剔去仙骨,貶入輪迴。」

「不得傳播,創作有關仙君的任何事,違反規定者,從嚴處理,情節嚴重者,剔去仙骨,貶入輪迴。」

「不得損壞,擅自觸摸仙君喜愛之物,違反規定者從嚴處理,情節嚴重者,剔去仙骨,貶入輪迴。」

……

好傢夥,我入府以來,就犯了好幾條。

日落時分,我終於事無巨細的將府規背出。我看着澤鹿的眼神從不可置信到崇拜,心中無不得意。

「好耶,今晚能搞定的話太好了,我這就帶你去雲澤仙君那交差。」

雲澤仙君並未親自監督我默寫,我在侍衛們的看守下默寫完府規,再由侍衛呈到仙君面前。

仙君點了頭,我和澤鹿這才哈欠連連的回到住處去。

我在仙府的第一天就這樣過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