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道手記第八章 墨煙在線免費閱讀

問道手記第九章 升職在線免費閱讀

第二天清晨,伴着雲澤仙君的琴聲,我從夢中醒來。

這一覺睡的很是舒服,我剛伸了個懶腰,就看見澤鹿已經來到門口了。

「今天帶你去內務處報告,會為你分配正式的住所和靈石,跟我走吧。」澤鹿笑道。

少年清澈的笑容讓我對接下來的侍女生活很是期待。

一路上,我乖乖的跟在澤鹿身後,澤鹿忍不住提醒我:「內務處的主管是墨煙仙子,她……雖說話刻薄些,但人還是不錯的。」

墨煙?我心一稟,按照青蕊和澤鹿的說法,貌似為人比較刻薄,而且還是一個有職位的仙侍……

「不過她不敢對你怎樣的,畢竟你是仙君親手提點的人。如果你嘴甜點,說不定她會很照顧你呢!」澤鹿忙安慰我。

「這話說的……我更忐忑了怎麼辦……」我打趣道,望着澤鹿尷尬的臉,繼續說道,「她是不是也為難過你,怎麼為難的?」

「也沒什麼,不過是諷刺挖苦加上工作挑錯罷了……後來鬧到雲澤仙君那兒,才好很多……」

「哦……那她欺壓同事,怎麼沒有受到懲罰……」我疑惑道。

「啊這……不便細說……」澤鹿為難道。

「好哇,日上三竿了才來報到不說,還在這裡說墨煙仙子的壞話,你等着,有你們好看!」這聲厲喝把我們嚇了一跳,我們循聲望去,見前方走廊盡頭站立着一位嬌俏小侍女,她雙手叉腰,豎著眉頭怒視着我們,不等澤鹿迎上去,她就一溜煙跑走了。

望着走廊處消失的人影,澤鹿悔不晚矣:「完了完了,被她知道了肯定會討厭上你的,這怎麼是好?」

「沒事,這點為難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我們走吧。」我笑着對忐忑不安的澤鹿說。

——————

內務處。

看到我們出現,那群聚在一起嘰嘰咕咕的侍女便停止了交談,或是防備,或是輕蔑的看着我們。

「澤靈,」人群四散開來,從裏面走出一位高挑,豐滿的美貌侍女,她雖然穿着和其他侍女一樣的衣服,但頭上梳的是和其他侍女截然不同的鬢髮,髮飾也更精巧,這通身的氣派,更像仙女一些。

而我身材瘦小,容貌平平無奇,在那一眾嬌俏靈動的侍女中都不出挑,在她面前,更是黯然失色。

「哎,是我。」我頓時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迎上前去,「想必這就是墨煙仙子吧,我看您在人群中如群星環繞,光芒四射,一眼就認清您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總沒錯吧。

果然那仙子愣了愣,隨即輕聲一笑:「雖說長得蠢鈍如豬,但這隻舌頭真是靈巧。」她上下打量我,眼裡的蔑視越來越明顯,笑意越來越冷。

「掌嘴!」

立刻就有仙子上前,給了我清脆的一巴掌。

我捂着火辣辣的臉,還有點懵。

「喂!你們怎麼平白無故打人哪!」澤鹿急的緊拉着我的衣袖,為我打抱不平。

「不知死活的東西,尚宮大人也是你一個小小侍女能直呼名諱的?」那個打人的侍女怒斥我道。

「報到也是遲遲不來,哪有要上司等你的道理?」

「剛剛還在偷偷說尚宮大人的壞話,真是山間來的野人,沒教養。」

「偶然間得了仙君的垂青,就可以如此目中無人了嗎?」

「哼,剛一來就摘了仙君最愛的花,怕是仙君此刻正後悔呢!」

……

其他的侍女也憤然開口,一聲聲責備,嘲弄充斥在房間里。

有點吵。

「打你,是為了讓你弄清自己的位置!在這裡丟人現眼沒什麼,要是哪天丟人丟到仙君,甚至天上的神仙那去,豈不是連我也得了個管教不嚴的罪名?」

墨煙捏起我的臉來,蔑視着我,一字一頓的對我說。

「你們真是上綱上線,就說遲到,我們哪裡誤過時辰,怕是你們今天故意起這麼早,等在這裡挑我們的錯處吧!」澤鹿憤然道。

「你……」墨煙甩開我的臉,指着澤鹿,正要訓斥。

「我什麼我,」澤鹿撥開她的手指,「我直接聽命於仙君,澤靈也是受仙君親手點化而成,哪裡輪得到你來管教?」

「你……你們這低賤的……」墨煙氣急,正要破口大罵。

「艾——」澤鹿湊上去,掏起了耳朵,「我剛剛聽到了什麼,低賤……」

這一通操作後,墨煙竟閉上了嘴巴,冷哼着不言語了。

而此時,周圍的侍女交頭接耳,小聲私語起來。

「澤鹿說的還真有點道理……」

「對啊,她再怎麼樣也是受仙君賞識而成人的……」

「聽說她一天之內就把整本府規都記熟了,還真有點東西,以後是我們上司也不一定,我們這就得罪了她……」

「還真是,她的靈石可是要由仙君親手注入靈力進去的,怎麼可能是一個普通的侍女……」

墨煙的臉越來越難看。

「尚宮大人說的沒錯,」我向澤鹿使了個「制止」的眼色,迎上前去,「我確實剛入仙府不懂規矩,這不才被仙君罰了。不過仙君只是罰我,沒有教我,尚宮大人剛才所說,真叫我醍醐灌頂。」

「知道就好。」墨煙不服氣的看着我。

「想必大人也知道,仙君罰我三日之內修整陽宵花樹,時間緊迫,還望仙子早為我安排內務事物。」

「雲澤仙君交代我,彈完琴後就帶澤靈見他,若是耽擱了,仙君怪罪下來……」澤鹿道。

「來吧。」墨煙恨恨的白了我們一眼,轉身帶起路來。

——————

拿到靈石後,澤鹿便帶着我前往雲澤仙君住處。

一路上,我們又聊起了天。

「這個墨煙也真是……你是雲澤仙君提點的人,不用那麼怕她。」澤鹿的氣還沒消。

「她看起來,格外恨我……」我若有所思道。

「可不是嘛,但也不單單對你,」澤鹿看了看四下無人,低聲說,「任何接近仙君的女人,她都恨,更何況你是受仙君青睞的侍女。」

「啊?」我驚訝的不自覺停下了腳步,沒想到,還有這麼一段愛恨情仇呢。

「但比起你,她更恨律淵仙子,不過對她毫無辦法而已。」澤鹿笑道。

「她愛仙君愛的扭曲,怪不得仙君不喜歡她,喜歡律淵仙子。」

「律淵仙子是個什麼樣的神仙呀?」我好奇問道。

「她可是全天下最溫柔的仙子,跟我們仙君絕配。」

「而且,她跟我們仙君,是從上古時期就結緣的老友了。」

「上古時期?」我睜大了眼睛,「那是有多久?」

「不確定,不過聽說上古時期,這天上的大多數神仙還沒有出生呢。」對於這個概念,澤鹿也是有點茫然。

我們不約而同的抬頭望了望被雲霧遮擋的天,那裡一片白茫茫,什麼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