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左修直接離開醫院,連最基本的行禮都扔了。

「有家不能回啊,我現在該從何處起家呢?」

左修思索着。

三年前他還在學校學獸醫,家裡的酒樓就被開發商強拆。

父親因為抗拆,被逼上絕路連殺三人重傷,不僅被關進了監獄,家裡還欠下了一百五十萬的外債。

母親只能開個早餐店求生,還含辛茹苦的送他讀完大學。

那些日子,母親幾乎以淚洗面。

左修畢業後,想着出人頭地,報仇雪恨,將父親拯救出獄。

可現在連最基本的工作都丟了。

他根本沒臉回家見母親,更怕母親擔憂。

而且還有青梅竹馬的韓月……

想到韓月,左修眼裡閃過一道寒芒,他怎能不知方世豪對韓月的邪噁心思?

韓月一天後出差回來,可能就會遭到方世豪的「毒手!」

想到這裡,左修突然有股緊迫感。

他必須馬上變強!

武術變強,賺錢變強!

然後復仇!

這是他的兩個人生目標!

「首先,我得給人治病,先賺點錢。」

左修想到,看了很多網絡小說,他知道憑藉自己的金手指,飛黃騰達是遲早的事情。

「左修。」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嫵媚的聲音。

一個天生麗質的倩影走到他的面前。

她容顏嬌俏,身段曼妙妖嬈,波峰很大,渾身散發著成**人的極致誘惑。

左修一看,就感到口乾舌燥。

眼前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被他檢查過的女病人顏麝。

「你不是醫生?」

顏麝紅唇微張,有些好奇的觀察着左修。

「我是醫生,我是一名獸醫!」

左修認真的回答。

他獸醫畢業,奈何繁華的江城已經沒有豬牛羊,他失業了。

後來韓月將他拉去醫院當助理。

「獸醫?你牛啊,我竟然讓一個獸醫給看病了!」

顏麝俏臉滿是錯愕,震驚的美眸看着左修,隨後卻是笑了起來。

她將停車場里一輛白色寶馬開了出來。

「上車!」

顏麝將安全帶綁在高聳的身前,紅唇里吐出命令的語氣!

左修有些懵了。

這女人沒有病,應該回家找她未婚夫啊,找自己幹嘛?

難道她要報復自己?

可這女人並沒有生氣啊。

「怎麼?剛剛你給我看病都那麼勇敢,現在還怕我一個女人把你賣了?」

顏麝冷笑一聲,傲嬌的臉上露出一絲鄙夷。

「我是怕你把我吃了,畢竟我是個小鮮肉嘛!」

被一個御姐嘲諷,左修怎會認慫,直接坐到副駕駛。

「你以為姐喜歡小鮮肉啊,你想多了,姐喜歡有本事的男人!」

顏麝瞪了他一眼,一腳油門,寶馬車飈出了醫院。

又被鄙視了。

左修握了握拳頭。

這年頭沒有本事的男人,連婊子和狗都瞧不起你。

「你帶我去哪裡?」

左修轉化了話題。

等哥亮出本事的那一天,一定要讓這個女人嘗到哥的厲害!

「到了你就知道了。」

顏麝神秘的笑了笑,用餘光掃了一眼左修。

這精神小伙高高帥帥的,要不是有了未婚夫,她還真喜歡這樣乾淨帥氣的男人!

路上沒有說話。

半個小時後。

寶馬車停在一個高檔的美容會所前面。

這是一個富麗堂皇的會所,上面掛着SPA三個英文字,顯得非常的高端,不是一般女人能消費得起的。

顏麝直接將左修帶進了會所。

第一次走進這種地方,左修並沒有怯場。

修鍊《天地陰陽經》之後,他渾身充滿了力量。

武者分為力境、氣境、化境、王境、神境!

左修現在是氣境高手,又叫內勁高手,他的膽氣和五感已非常人能及。

進入會所,左修眼睛一亮。

裏面都是漂亮的女孩,二十來歲,每一個都穿着旗袍,露出黑絲大長腿,腳上一雙高跟鞋,顯得亭亭玉立,美艷無雙,比護士服好看多了。

不過這些美容技師跟顏麝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

因為顏麝美到了人間極致,小腰婀娜多姿,氣質高貴,如神女下凡。

「顏總!」

「顏總!」

技師們紛紛打着招呼,都很好奇的看了看左修。

美容會所門上明明寫着「不許男士入內」,顏麝卻帶了個男人進來。

顏麝只是點了點頭,沒有拖泥帶水,直接帶左修走進三樓的總經理辦公室。

「你隨便坐,我給你泡杯咖啡。」

顏麝將香奈兒包扔在桌上,隨後沖了一杯咖啡遞給左修。

「顏總!沒想到你是這裡的老闆,厲害了,富二代啊!」

左修一口喝完咖啡,好奇的打量着顏麝。

人比人氣死人,同樣是二十四五歲,顏麝已經有了這麼大的產業,一年賺上千萬,躺着數錢,美滋滋的享受生活。

而自己還得還債,還得拚命賺錢,將父親從牢里解放出來。

「富二代?我又怎麼比得上真正的富二代!」

顏麝眼神忽的一陣失神,似乎勾起了某些不愉快的回憶。

不過她很快淺淺一笑,道:「算了,說正事,我帶你來有兩個事,第一,你是第一個說我沒病的醫生,你再給我好好檢查一下。第二,如果我沒問題,請你幫我未婚夫看看病。」

「你竟然還不相信,那就再幫你檢查一遍,不過我不能白檢查的。」

左修說道。

既然漂亮女人都提出要求了,他肯定不能拒絕啊,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放心吧,這是一萬塊診費,你收好。」

顏麝直接給了一摞錢,然後躺在了辦公桌上。

左修頓時呼吸急促起來。

顏麝的身材超級棒,皮膚很白,而且躺在辦公桌上,這種環境讓人根本無法冷靜。

左修也沒掩飾自己的想法。

他果斷的走過去,將手放在顏麝的小肚子上。

開啟天靈瞳再次將顏麝的身體狀況透視一遍,依舊健康完好。

本來到此為止。

但這麼艷麗的女人百年一遇,左修實在沒忍住,悄悄的透視上去。

下一秒,左修有些發愣。

這麼完美的女人,背部竟然有着大面積的燒傷疤,奇醜無比!

「你背上的傷疤……」

左修脫口而出。

顏麝臉色一變。

她猛地一把推開左修,緊張不安的臉色取代嫵媚,眼神凌厲的道:

「你怎麼知道?」

左修也是一驚。

這極品御姐竟然是個武者,剛剛那一掌可是蘊含了一絲外勁!

「傷疤也是一種病,會影響一個人的氣血,我是剛剛碰到你身體,辯證出這種病情的。」

左修說道,合情合理的扯了個蛋!

「原來如此。」

顏麝鬆了一口氣,眼神恢復溫柔,似乎害怕被人發現這個巨大的秘密。

「經過檢查,你具有完好的生育能力,至於這傷疤……」

左修正說著。

忽的丹田裡的陰陽珠一轉,一股信息湧上腦海:

顏麝,背上大面積重度燒傷,已經八年,背部經脈一級損傷,導致人體六大秘藏受堵,武道修行停滯不前,一生無法步入氣境。

治癒還是惡化?

看到這些信息,左修內心震驚到了極點。

他做夢也沒想到,陰陽珠竟還有這麼牛逼的功能!

根本不需要動手檢查,陰陽珠直接給出診斷結果。

太牛了!

左修頓時興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