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趣的歷史有趣的人第四章,論袈裟的未來。在線免費閱讀

無趣的歷史有趣的人第五章,關於馬鐙你怎麼看?在線免費閱讀

也不知道這章名能不能過審。

但要做到有趣,光靠講歷史,還是有些單薄了。

這一章的標題,是刺兒頭大暑建議的。

我雖有所擔心,但出於節氣相對公平的原則,我還同意了他的建議。

大暑,我可是給足了你面子!你必須給我保證。

不能過火!不能亂說!不能人身攻擊!

做不到以上三點,十年內別想見到太陽。

這不是威脅,我認真的。

——

大暑:「丟,少給我戴緊箍咒!

你敢說你最近沒看新聞?

你選擇沉默,不代表我也沉默。

再一個,你自己說的,『節氣們給出謀劃策下,怎麼讓書變得有趣。』

話是你說的,我也是節氣之一,你可別學蟻軍搞雙標。

小心標飛回來打你!

不過,為了我的觀點能讓讀者看見,我會收着點的。

大家都知道,袈裟不大,卻傳承久遠……

這幾天每到我控制身體的時候,都會去關注一下袈裟的局勢。

不過讓我意難平的是,蟻軍在袈裟炸了一個多月了,還是沒有停手的意思,那裡的百姓也到了毀滅的邊緣。

我在想。

如果真如清明所說,每逢亂世就會有『天時』降臨。

那麼這麼久了,人都快被炸完了,利用天時的人呢?

任由蟻軍如此下去,袈裟將變為一座廢墟(已經是了)。

到那時,什麼天時地利人和,不過是個名詞罷了。

這一點,我倒挺是想聽聽清明的看法。

你說朱元璋靠天時地利人和,當了皇帝。

那袈裟的人不想當皇帝,只是想活着!

你這個說法,怎麼套用在袈裟?

亦或者說,你對袈裟的未來怎麼看?」

——

清明:「無法套用!

一,戰略縱深不夠。

二,可施展的空間不多。

三,兵力有限,火力不足。

朱元璋的天時,是元末這個大背景。

你說的這地兒,既沒華夏的寬度,也沒華夏的廣度。

寬度指人多!

廣度指地大!

你說這地兒,兩條都不佔。

就算朱元璋自己去了,也得吃兩顆航彈!

我不是悲觀主義者,但你說的這地兒,我持悲觀態度。

除非周圍國家給他提供『寬度』和『廣度』。

否則誰去了也白搭!

嗯~

這就是我的分析了。

我也實在沒想到,你會用這地兒套朱元璋的經歷,他老朱何德何能啊!

這是個核彈遍地,導彈漫天的時代。

天時地利人和的作用,已經沒有古代那麼大了。

除了五大善人,四大金磚,地夠大,人夠多,有可施展的空間。

其他的,基本都是大國轉移國內矛盾的訓練場。

唉……

很現實,很殘酷!

可這就是世界,你我的世界。」

——

大暑:「照你這麼說,就只能等死了?沒有一點希望了?」

——

清明:「大暑!清明何德何能,敢說沒希望,只是希望很小。

你要指望大國救ta們,不現實,大國之間互相牽制。

誰也不可能說,為了一個地方就和另一個大國開戰。

只能是採取援助,聲討,制裁,三大法寶,來幫助其度過困境。

歸根結底,還得靠他們自己。

只有團結起來,才能看到一絲曙光。

朱元璋就是個懂得團結的老手。

地利,在他手裡會生出更多的地利。

如果他們的世界,不再有隔閡,團結起來的話。

他們將會出一個,比一千四百年前那位更厲害的人物。

清明祝福他們,因為感同身受。

我華夏泱泱數千年,無數的朱元璋層出不窮。

正是他們,擋住了一波又一波的『天時』。

好了,關於你說的話題,我就不參與了。

你找大哥他們這些喜歡近現代史的節氣聊聊吧。」

——

大暑:「切!逃避!

除了研究明朝,你還會幹什麼?

不能運用到當下的理論,有屁用?

空架子而已!

整天裝深沉,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你才多大?四十都沒有吧,跟個六七十歲的老頭似的。

最看不上你們這些,所謂研究歷古代歷史的。

人類的發展,靠的是科學,靠的技術,靠的是生產力,不是孔乙己。

本來我還以為你有什麼高見呢,誰知道又是一堆大道理,虛無縹緲的大道理。

收皮啦你。」

——

鑒於大暑過於激動,立春讓他回去休息了。

他倆的對話,我不置可否。

說誰也不行。

唉……

關於袈裟未來的話題,還有沒有人補充?

沒有的話,該換題目了,這題目搞的我心驚膽戰,太費心了……

——

小雪:「立春哥,我有點自己的想法,可以說嗎?」

——

呀,妹子來了◠‿◠

說說說,哥最喜歡聽你講國際局勢了。

——

小雪:

「嗯,好!那我就講了啊哥O(∩_∩)O

袈裟局勢,目前已經到了極度膠着的狀態,以軍多路並進,攻入了袈裟城內。

但當地的抵抗組織,利用地道系統,與以軍開展了規模性的巷戰,總體上說,袈裟依舊處於劣勢(極大的劣勢)。

隨着戰爭的推進,袈裟淪陷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因為不論從裝備的更新換代,還是後勤的補給系統,袈裟並沒有能與現代化程度相當高的以軍相抗衡的手段。

我本人贊成清明說的,袈裟想要擺脫目前的困境,離不開周邊國家的團結。

我最擔心的是袈裟城內的婦女和兒童,她們恐怕熬不到團結到來的那一天,她們本不該承受這些戰爭帶來的傷痛與飢餓,但現在她們卻在承受着……

與此同時,理性也在告訴我,戰爭是無情的,在它面前沒有老幼之分。

我願這世界和平,怎奈這世界不和平……

不過值得欣慰的是,現在很多國家都在聲援袈裟,這雖然不能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但對阿拉世界的內部團結,還是有着很大作用的。

就看他們能不能團結起來了……」

——

額,內個……

妹子,你也不必太過擔憂。

咱家已經派救援隊過去了,相信物資也會源源不斷的進入袈裟城內……

額……應該能進吧。

前幾天我也想了,如果他們想要度過這個難關,就得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

當然,光靠袈裟自己團結自己,還是不夠的。

要周邊國家一起努力才行,否則……

嗯……

算了妹子,咱們不聊這個話題了,太沉重!

下一章咱們開個別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