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黑暗的房間里,地板上掉落了開着機的手機,而手機的主人則躺在床上,動也不動,就連心跳呼吸聲都沒有了,很好,王芷若因為長期熬夜猝死而亡了。

一條水域四通八達的河面上,停靠着來往的貨船,貨船上的人都在此處碼頭卸貨、交易。

跟往日不同的是,今日的河面上,多了很多裝扮着紅綢彩燈的花舫。這些花舫是宮門選婚的新娘們的嫁船。

待夜色漸漸濃稠,兩岸燈火閃爍的時候,宮門新娘的嫁船也都一一到齊了,大概有二十多的花舫。

此刻,原本熬夜猝死的王芷若,卻魂穿到其中一艘花舫上的新娘身上,只見花轎里的新娘姿勢奇怪的歪斜着,蓋頭的花穗隨着行船搖擺着,一顫一顫的打在她的臉上。

花舫的船夫撐着船,往碼頭靠近。

終於花舫停了下來,靠岸了。花轎外一隻細白的手伸來,示意要轎內的新娘下轎了,可是花轎外的人等了許久,也仍然不見轎子里的人出來。

「姑娘,王姑娘!我們到了,可以下轎了。」

王芷若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啊~(⋟﹏⋞)脖子好疼!!!

什麼情況?!她不是應該在床上玩手機的嗎?

王芷若趕緊摸了一下脖子,入手竟是一片濕滑,湊近鼻尖聞了聞,一股鐵鏽的味道,加上現在脖子上的疼痛感,王芷若確信,這是血。

還不等王芷若思索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呢,眼前的轎簾就被掀開了一角,花轎外的細白的手更是伸近了一些。

「王姑娘,宮門到了,趕緊下轎吧!」

宮門?!皇宮嗎?

外面站在轎前的女孩似乎等急了,看王芷若依舊無動於衷,便直接將王芷若的手牽了過來。

只見白玉般毫無血色的纖纖玉手,搭配上那十指鮮紅的蔻丹,看上去竟妖艷的很。

此刻雖然腦袋還昏昏沉沉的,但是王芷若也知道,現在這個地方絕對不是她活了28年的現代,那既然現在還什麼都不太清楚,就先按兵不動,看看到底是是什麼情況再說。

從船下了之後,一腳踏上了岸上的堅硬石板,此刻王芷若蓋着紅蓋頭,只能看見自己紅色繡鞋的腳面,高高的台階在她眼前延伸。

所有新娘子整齊地排着隊列,由侍女牽引着,陸陸續續往上走。王芷若雖然蓋着紅蓋頭,但是也能感覺到旁邊有很多人在來回走動着。

當王芷若按照牽引着她的人站定地方後,原本四周嘈雜嬉鬧的聲音很快變得安靜了下來,寂靜的可怕。

王芷若原本側耳傾聽着周圍的聲音,突然聽到了其他人的大聲說話聲。

於是,王芷若掀起了蓋頭,發現她的面前站滿了很多紅衣新娘,新娘們的對立面也站滿了披堅執銳的侍衛,數十把弓箭拉滿了弦,箭頭全部瞄準了站着的新娘們,箭頭上閃爍着暗綠色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有毒。

怎麼回事?這是新娘們的獻祭儀式嗎?這是要被殺了嗎?!

一陣寒風從背後吹來,吹得四周的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