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王芷若提着裙擺,倒騰着雙腿,希望趕緊能減少兩人之間的距離,但誰知落下的距離並沒有改變多少,反而讓包紮好的脖子,隱隱作痛了起來。

「唉。。。徵公子,徵公子,你慢一些,我這跟不上了。」

前方走着的宮遠徵,聽到了身後微弱的呼喊聲,有些不耐的轉頭看着。

王芷若看到宮遠徵停了下來,趕緊雙手提上裙擺往宮遠徵方向趕去,原本跑的還挺順利的,誰知剛跑到宮遠徵面前準備停下來,哪知腳下有顆石頭,剛好就一腳踩在石頭上,整個人往宮遠徵懷裡撲了進去。

「啊!我的腳ಥ_ಥಥ_ಥಥ_ಥ。」

【不是,我在幹什麼,我為什麼好死不死的就在宮遠徵面前摔倒了,此刻還摔進了宮遠徵的懷裡,我死定了,這摔在宮遠徵身上的戲碼,不應該是上官淺的事嗎!完蛋了!完蛋了!劇情應該不會有變化吧Ծ‸Ծ,嗯,不過,宮遠徵看起來瘦,沒想到身材還挺好的,這胸肌,哇塞塞(๑>؂<๑),我吃的真好~( ̄▽ ̄~)~】

「摸夠了嗎?!還不起來!」

【哎呀媽呀!這陰森森的語氣,瞬間叫醒了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王芷若了,不要命了,也不看看什麼地方,竟然敢在這個時候犯花痴。】

「徵公子,不好意思,我這剛剛不小心踩到石頭了,這就爬起來,這就爬起來,你可千萬別生氣,別生氣哈。」

王芷若雙手撐着宮遠徵兩胸肌,飛快的爬起來,誰知道不小心又踩到了裙擺,整個人又再次的撲到宮遠徵懷裡,而且還很不幸的,將她的腳給扭了。

王芷若哭喪着臉:「徵公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踩到裙邊了,而且現在還將右腳歪了,站不起來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真的。」

【媽耶!死定了死定了,要被弄死了!老天爺,我對不起你給我的第二次生命呀。ಥ_ಥ】

王芷若原本以為宮遠徵會一把推開懷裡的她,誰知道宮遠徵竟然半抱着她,將她抱到了河邊的大石頭上,讓她坐在上面。

「是嗎!腳扭了,我來看看,要是你騙我,現在就將你毒死!」

「啊,不敢不敢,是真的扭到腳了。」

王芷若跟個鵪鶉似的,將自己窩在石頭上,然後抬頭小心翼翼的偷瞄着宮遠徵,不知道是不是王芷若的錯覺,總感覺宮遠徵有點不一樣,而且宮遠徵的那個耳朵不知道怎麼回事,似乎還有點紅呢。

只見宮遠徵輕輕掀開那厚重的裙擺,將裙擺提到王芷若的膝蓋上,露出穿着白襪的小腿,隨後就見宮遠徵頓了頓,然後像是下了某種決心似的,一把脫下了王芷若的鞋襪,露出了白玉的肌膚,沒想到王芷若這皮膚還挺好的,膚若凝脂,白裡透紅的,就連那雙腳,都小巧可愛,白白嫩嫩的。

宮遠徵那雙修長的大手覆蓋在王芷若的腳步關節,「嘶~」宮遠徵這突然一用力,弄得王芷若有點疼,趕緊將右腳往後縮了一下。

「躲什麼?!」宮遠徵的聲音突然有些低沉暗啞。

【額。。。。宮遠徵這是咋了?這不就是看個腳嗎?也不嫌棄腳臟,真不愧是干大事業的,遇見女的都懷疑是不是無鋒,都必須徹查一下才行呀。】

「那個,徵公子,你剛剛力氣有點大,碰到我扭傷的地方了,有點疼。」

宮遠徵也不說話,這次就用手指將腳踝四處觸碰了一下,然後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小瓷瓶,打開瓷瓶從裏面用手指挑了一點藥膏出來,王芷若看着宮遠徵準備給自己上藥,趕緊叫停。

【開玩笑,讓宮遠徵給自己上藥,上的還是腳,不想活了不是!】

「徵公子,這是確定我是扭傷了是吧,要上藥嗎?我來,我來,哪裡能讓您親自來呢!」王芷若趕緊雙手伸直,準備接過宮遠徵手上的瓷瓶,生怕再慢了一步,宮遠徵就要給她上藥。

宮遠徵看了看面前攤開的雙手,似乎被王芷若的拒絕,弄得有些不爽,冷冰冰道:「給你,快點的,等會兒我還有其他事。」

「好的好的,徵公子,您有事可以先離開的,然後女客院落的人過來接我就可以的,畢竟我現在腳扭了,也不好走路。」

【有事好呀,快走吧快走吧,放她一個人回女客院落,多好呀!】

「哦π_π,怎麼感覺你很希望我離開呀!你是有什麼秘密怕被我發現嗎?」

「徵公子說笑了,我哪裡有什麼秘密,這不是腳扭了,怕路上耽擱徵公子的事情嘛~」王芷若學着上官淺的語氣,嬌嬌弱弱的回話。

「是嗎~」宮遠徵突然將臉靠近王芷若的面頰,熱乎乎的氣息噴洒在臉上,激的王芷若渾身都顫抖了一下,宮遠徵靠過來的時候,還能聞到一股股淡淡好聞的葯香,突然之間的靠近,讓王芷若心臟快速的『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

【媽耶~帥哥突然間的靠近,讓她好害羞呀!】

宮遠徵看着因他突然靠近,整張臉耳朵脖頸處都紅了的女孩,邪笑一下後,又站了回去。「快點塗,塗好葯送你回去了,這個葯每天記得塗上2回,兩三天就可以好了,下次走路看着點路。」

「嗯,好的,謝謝徵公子。」

王芷若將右腳腳踝簡單塗了一下藥,這個藥膏塗到皮膚上,輕輕涼涼的,還挺舒服,藥膏味道聞起來也不難聞,不愧是製藥的天才少年,這出品就是不一般。

王芷若塗好葯後,趕緊將鞋襪都穿好,還不等站起來,就突然被旁邊的宮遠徵,一把抱了起來,不僅抱了起來,還是公主抱呀Ծ‸Ծ。

此刻王芷若心裏沒有一點激動,而是很害怕,哇靠~!!!宮遠徵竟然抱她,完了,完了,完了,這糾纏的有點多了。

「走吧,一路上再磨磨唧唧的,耽誤了我的事情,看我怎麼找你算賬。」

「嗯,不敢,麻煩徵公子了。」

一路上王芷若呆在宮遠徵的懷裡,整個人根本不敢放輕鬆,全身僵硬着挺着,就跟死了幾天的屍體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