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還好很快就到了女客院落,此等酷刑可以立馬結束了。

看着眼前女客院落的牌匾,瞬間有種雖未曾模面,但很有親切感,像是見到父老鄉親一般呀,王芷若趕緊在宮遠徵懷裡掙扎着,要下來自己走進去。

宮遠徵蹙了蹙眉頭:「動什麼!乖乖的待着。」

「徵公子,這個女客院落到了,你放我下來吧,我可以自己走的,而且院落里那麼多人,看到了是要說閑話的呢!」王芷若討好的微笑着。

「哼,你就這麼想被少主選上?!」

宮遠徵抱着王芷若,直接抬腳就走進了院落里,瞬間院落里的僕人,侍女和走廊下的準新娘的眼光,都在打量着兩人,那目光灼灼的,好似要將人燒着了。

門內的掌事嬤嬤看到了宮遠徵驚了:「哎呦,我的天呀,今天這是怎麼了,一個個的都往這裡跑的,我的公子呀,你這咋還抱着個姑娘呀!」

宮遠徵:「我是過來送人的,還有誰過來了?難不成是宮子羽?哼,遊手好閒的東西。」

掌事嬤嬤:「胡言亂語,公子可不要這麼說自家的哥哥呀,這是去送往醫館的王姑娘是吧,您交給老奴來。」

宮遠徵:「哪間房,我送去就行了。」

掌事嬤嬤發現光靠她一人,實在沒辦法勸說,這才往二樓最右側的房間指了一下,然後拉住一個下人「來,你也跟着我去門口守着,這一個兩個的,怎麼都往我這裡跑呀,要是被發現了我可就麻煩了。。。。」

上樓梯的一段路上,新娘們的眼神更是八卦的很,但可能都想到宮遠徵昨夜的兇殘,只要宮遠徵快要經過她們那裡,全都立刻低下頭,裝作沒看見一般。

剛上二樓,就發現宮子羽背對着,正站在走廊邊跟云為衫說著話,說話的宮子羽發現了云為衫姑娘往後看的眼神,立馬轉身往後瞧去。

就見身後站着的是宮遠徵,宮遠徵一臉邪笑的抱着穿着紅色新娘服的王芷若,似乎發現宮子羽在這裡,被他抓住什麼把柄似的。

「宮遠徵,她可是待嫁新娘,你抱着,這成何體統!」宮子羽發現被宮遠徵抱着的人身穿的是新娘服後,一臉怒意。

「哦,那又怎麼樣,我這是從藥房將送新娘回來的,宮子羽那你是在幹什麼!你做的就不成何體統了,私會待嫁新娘~」

「宮遠徵,你!你休要胡說,敗壞云為衫姑娘的名譽!」

「哼,我胡說,我看你是在萬花樓逛膩了,想要換換新口味了吧!」宮遠徵將宮子羽從上到下,冷冷掃描了一下。

氣的宮子羽擼起袖子,就要衝上去將宮遠徵打一頓,誰知剛走了兩步,就被趕來的金繁一把拉住了:「公子,你做什麼?!」

「金繁,你別攔我,他敗壞云為衫姑娘的清欲,我非的打他一頓。」

金繁發現他越是攔着,宮子羽越是上頭激動的很,索性就直接放手了:「那你去吧,你又打不過他,別被打成豬頭!」

「金繁,你!!!」

「哼,蠢貨!」宮遠徵轉身抱着王芷若,就往剛剛掌事嬤嬤指的方向走去。

【媽耶~剛剛兩位主角干仗,愣是讓王芷若一句話都不敢講,生怕『神仙打架,煩人遭殃的』,畢竟進了這具身體這麼久,王芷若發現這具身體是弱的可憐,根本就不像是會武功的樣子,所以還是乖乖獃著,當個鵪鶉吧。】

宮遠徵抱着王芷若進入了房間,將她放到床上後,就一句話沒說,轉身就離開了。

呼~~~

【終於走了,看來宮遠徵,真的就只是送她來女客院落而已,行,非常好,接下來,她就只要乖乖的按照劇情進行就行了。】

待宮遠徵走了一會兒,從門外就進來一個丫鬟。

「王姑娘,我是日後伺候您的侍女,我叫翠兒。」

【哇塞,還有人伺候呢呀,上輩子沒享受到的服務,沒想到她穿越後竟然可以享受了。】

「嗯,好的,翠兒你幫我弄一些洗澡水進來吧,我要換身衣服。」

「好的,王姑娘,您稍等。」

洗完澡換了一套白色衣衫,此刻王芷若正坐在鏡子面前,欣賞一下美貌,哎呀,沒想到這個原身王芷若長的真好看,面容白皙,眼尾自帶淡淡粉暈,表情再一裝委屈,媽呀,這不就是妥妥的白蓮花嗎!

【嘖嘖嘖,這長相,深得我心呀!想當初自己在現代就是一個長相普通,稍微帶點甜味 的女孩,沒想到到了這裡,竟然能獲得這麼好的皮囊,哎呀呀,突然能理解狐妖蘇妲己的心情了,真好看呀~( ̄▽ ̄~)~~( ̄▽ ̄~)~~( ̄▽ ̄~)~,想來這是老天送自己的禮物呀!】

王芷若矯揉造作的在鏡子面前,裝模作樣的玩弄着自己得臉蛋,一會兒表演假哭,一會兒表演假笑,一會兒又是表演委屈的,這給她一通忙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在幹什麼大事情呢!

王芷若玩了一會兒臉,就感到有些無趣的躺回床上休息了。

剛躺床上沒一會兒,就又聽到了敲門聲,原來是選婚的時辰要到了,女客院落內,所有的新娘都被召集到大堂里。

所有的新娘都是素麵相對,跪坐在房間兩側,侍女們端着托盤來到了每個新娘面前,示意新娘們喝掉托盤裡的湯藥。

【媽耶~這才穿過來兩天,她愣是一口正常的飯還沒吃到,獨自喝的全是湯藥,現在這是又要繼續喝呀(。ò ∀ ó。)。早知道當時洗完澡,就應該讓侍女給她準備點吃的呢,也不至於現在肚子空空的。】

王芷若看到對面的云為衫,已經將托盤裡的三碗湯藥都喝光了,而她是一碗都還沒喝呢,怕引起掌事嬤嬤的注意,王芷若趕緊端起湯藥,就是一口悶。

待所有人喝完葯後,管事嬤嬤帶上了一群上了年紀的嬤嬤,開始對每個新娘檢查,牙口,頭髮,胸部,腰部。。。。然後在一一對應的在紙上做記錄。

看着這群嬤嬤的樣子,王芷若總感覺此刻畫面,就很像是農村快過年的時候,屠夫來村裡挑母豬一樣,真的是讓人感覺到有些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