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這挑人跟挑豬肉似的,真是讓人心裏很不舒服,還好現在走在走劇情中,到時候她離開這裡也就快了。

王芷若在被嬤嬤們檢查的時候,也不想讓自己不自在表現出來,便抬頭去看看女主角團們的樣子。

云為衫被嬤檢查的時候,面色冷漠的很,而上官淺則在嬤嬤們檢查的時候,閉眼嬌羞,面色泛紅。

嘖嘖嘖,這上官淺真的是好一朵嬌花呀,怪不得能讓宮尚角迷戀上,她要是男的,也喜歡這類美女,嬌嬌弱弱的,惹人憐愛的很。

新娘們檢查完畢後,帶上了娟紗,之後,就進來了一群大夫,給各位診脈,再依據脈象,做出評估。

最後得到金制令牌就兩人:云為衫和姜離離,而女主團的上官淺拿到的是白玉的令牌,跟電視劇里的劇情是一樣的,至於王芷若因為脖子上的傷和腳扭的緣故,只得了一個白玉令牌。

王芷若拿着得到的白玉令牌還挺開心的,這白玉令牌材質看起來就不一般,摸在手裡還挺舒服的,到時候等她出了這宮門,這白玉令牌絕對能賣上好一筆銀子。

王芷若正摸着白玉令牌開心的時候,就聽到耳邊傳來的一陣吵鬧聲,一下子就將王芷若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憑什麼!」

王芷若抬過去,原來是那個拿木牌的宋四小姐呀!看着宋四小姐發現自己是木牌後,開始就酸溜溜的對着拿到金制令牌的姜離離茶言茶語的。

劇情也如預期的那般,大家開始對各位少主討論起來,然後就聽到上官淺對各位少主進行了分配。

「雲姑娘,肯定是要做少主的,對吧?」上官淺看着云為衫,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的玉佩。

云為衫也看着上官淺,面色不為所動:「我無所謂,宮二先生人也很好啊。」

【媽耶~來啦來啦,上官淺要說出那句經典的話啦~·~~】

「不可以哦~」

云為衫:「為何?」

上官幽幽答道:「因為我喜歡宮二先生。」

一時間各位新娘表情各不相同,人群中也不知道誰嘟囔了一句:「我看宮三也挺不錯的,可惜就是年齡有點小了,還未及冠。」

「我看芷若妹妹,倒是很合適宮三先生呢,剛好妹妹今年未滿18歲,比宮三先生小一歲呢,倒是匹配的很呀!而且我看宮三先生對妹妹倒是很不一般呀!」

【靠!她們主角團說話,關我屁事,帶上她幹什麼!有病呀!討厭上官淺,最討厭拉人下水的。】

「姐姐說笑了,各位公子們的選擇,哪裡是我們能左右的。我有些累了,就不打擾各位姐姐們的談話了,先上去休息了。」

【靠,惹不起,咱還躲不起嗎!】

王芷若輕輕伏了一下身子,便直接上樓去了,想着這幾天宮門就要發生命案了,她還是老實的房間里待着吧,可別傻不愣登的給別人背了黑鍋了。

王芷若回到房間後,便立刻讓侍女傳了膳食進房間,準備吃完飯後早早休息,不參與任何人的破事。

吃飽喝足後,一個人坐在窗邊喝着茶,剛剛吃的有點撐,先坐一會兒消消食,等會兒再休息。

「咚咚~咚咚咚~~~」有人敲門,不知道是誰,不過沒聽到門外的人自報家門,她也不準備開門應答。

「芷若妹妹,我是上官淺,要不要來我房間喝杯茶呀!」

【主角團過來找她幹嘛?就因為她被宮遠徵送回來了,覺得可以利用她嗎?想的美,我才不給她們任何可以利用的機會呢!】

「喔~是上官淺姐姐呀,不了,我身子有點不舒服,想要早點休息了。」

門外的上官淺眼裡閃過一絲低沉:「好的,那就不打擾妹妹了,妹妹到時候想要到姐姐這裡來玩,可一定要來呀!」

「嗯,好的,姐姐也早點休息吧。」

聽到門外走遠的腳步聲,王芷若才又繼續喝完手上的茶,然後就直接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用完早膳之後,所有新娘梳妝打扮,全都去往了執刃大殿,要進行少主最後的選妻環節了。

因為云為衫和姜離離是獲得金制令牌的,所以兩位是站在正廳最前排,打扮也是最隆重,看着前排滿臉期待,臉頰漲紅的云為衫,王芷若心裏嘆了口氣,這個宮喚羽不會選她的,可憐的孩子。

這不最後,宮喚羽最後還是選擇了姜離離,王芷若看着節奏完全就是跟着劇情來的,心裏很是開心,真好,快了快了,距離她可以出宮門,時間又要近了,今晚這個執刃就要真噶,宮喚羽就要假噶了。

宮喚羽選完新娘之後,王芷若就跟着一眾新娘人回到了女客院落,大家在院落又開啟了新的一輪恭喜談話的,不過那些王芷若都不感興趣,也就直接上樓休息了。

原本其實她應該去醫館換一下受傷脖子上的葯的,但是按照她扭傷腳走路行程要花費的時間,這一來一回的,到時候萬一正好趕上執刃們死亡的時間,那她不就慘了嗎!所以還是老實的回房間躺着吧,絕不讓別人懷疑一絲一毫。

而在王芷若回屋休息後不久,落選的云為衫先是敲了敲姜離離的房間,發現房間里沒人後,站在走廊上就發現了王芷若和上官淺的房間里還亮着燈,王芷若房間里雖然燈亮着,但房間里似乎沒什麼聲音,而上官淺的房間里,倒是傳來了說話聲。

云為衫便去敲響了上官淺的房門,房門開了之後,云為衫往屋內一瞧,發現她要找的姜離離竟然在上官淺的房間里:「抱歉打擾了,我有些睡不着,正好看上官姑娘和芷若妹妹房間燈還亮着,剛好聽到上官姑娘房間里有聲音,便想着過來聊聊天。咦?芷若妹妹不在嗎?」

上官淺手撐着面頰,微笑的看着云為衫:「進來坐吧,我們一起聊會兒天,芷若妹妹是身體不舒服,這幾日都沒怎麼出門呢,昨個我還想邀請她來屋裡玩呢,可惜她身體不舒服便沒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