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三人在低案邊各懷心思的圍桌喝茶聊天,在姜離離不注意的時候,云為衫和上官淺各自給她下了毒。

三人談話中,單純的姜離離安慰着兩位落選的姐姐,可惜兩位姐姐想要她命呀!

「兩位姐姐不用擔憂,少主雖然選了我,但是宮門中的宮尚角宮二先生和宮子羽四少爺不是都還沒婚配嗎?想來定是會選擇你們兩位的。」

上官淺和云為衫兩人視線對視了一下,之後云為衫便若無其事的,勸着姜離離喝下了那杯剛剛下毒的茶,云為衫原本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的,誰知一抬眼發現上官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這主角團在各懷心思的你來我往中,王芷若已經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的了,至於此刻為什麼房間里燭台還點着,那是因為王芷若怕鬼,以前是半信半疑,現在自從她自己死後,還能還魂,那現在可不就是更怕了,畢竟現在她可以用事實講話了。

夜裡王芷若睡得太沉,感覺脖子傷口有些痒痒,所以睡着的時候,也就無意識的抓了抓脖子,從而導致被門口侍衛叫醒的時候,一摸脖子又是摸到了血跡,嚇得王芷若趕緊爬起來將繃帶在脖子上纏好。

院內喧鬧,嘈雜聲和一扇扇打開的門聲交織着,顯示了這不是平凡的一夜。

王芷若趕緊拉開房門,與其他姑娘一起下樓,生怕因為慢一步而被別人有所懷疑。

王芷若到了院中的時候,發現旁邊竟然站着的是女主團上官淺,趕緊裝作不在意的往後走了一步,與上官淺拉開了距離。

待姑娘們都下樓之後,侍衛們開始了清點人數,發現人群中少了姜離離和云為衫,侍衛們便強行去破姜離離和云為衫的房門,姜離離房門最先被破開,侍衛們發出了幾聲驚呼,片刻之後,姜離離就被抬了出來,侍衛們帶着姜離離出院門的時候,剛好從王芷若面前經過。

看着擔架上毫無知覺,面色慘白,臉頰上冒着密密麻麻的紅色疙瘩的姜離離,王芷若覺得這女主團一個個的還真嚇人,對人下手真狠,一個個為了自己,當真是不擇手段。

【之後幾天我一定要離她們遠一點,平安度過剩下的幾天就行。離她們太近,萬一她們也覺得我擋了她們的路,到時候也給我來上一劑毒藥,那不就是白還魂了嗎!】

侍衛們查看完了姜離離的房間後,便來到云為衫房間,破門而入在房間里大肆搜索,發現屋內並無云為衫。

這個時候院中的上官淺,趕緊上前告知云為衫在自己房間里,之後兩位女主便相互打配合度過侍衛的檢查。

侍衛都走了之後,院中的嘈雜聲也漸漸平息了下來。

原本以為昨個半夜院中這麼一鬧,她應該睡不着的,但誰知她一躺到床上,閉眼很快就又睡著了。

早上吃完早餐,王芷若呆坐在鏡子面前,查看着脖子上新增的抓痕『嘶~』怪疼的嘞,原本已經有點結疤的地方,現在被這一抓,血乎刺啦的,要想脖子上的傷,在離開宮門前能好,那必須還是得上藥才行呢。

王芷若找到院中正在忙活的掌事嬤嬤:「嬤嬤,你看我這脖子上的傷,現在是越發嚴重了,疼得很,嬤嬤這邊能否叫一下醫館的大夫上門呀?」

「啊呀,姑娘這個脖子上的傷,怎麼越發嚴重了,現在宮門裡發生了大事,大夫們都在醫館裏忙着,此刻怕是不能上門了,看着姑娘傷口的嚴重,也怕是不能耽擱了,你這樣,我這令牌你拿着,我讓侍女帶姑娘去一趟醫館。」

【啊!(ノ ○ Д ○)ノ 讓她自己去醫館呀,想着現在宮遠徵肯定在忙着執刃和少主的屍體,現在肯定不在醫館,那她也就不用主角團接觸了。】

「嗯,好的,那就麻煩掌事嬤嬤了。」

「不麻煩不麻煩,姑娘能體諒就好,月兒,帶王姑娘去一趟醫館。」

這宮門還真的很嚴,一路上走來,遇到了好多巡視之人,還好有侍女月兒帶着,一路上倒是很順利的到了醫館門口。

原本一切很是順利的,誰知這臨門一腳的,侍女月兒突然肚子疼了起來。

「姑娘。。王姑娘,我肚子疼得厲害了,醫館到了,你進去就可以了,我先去茅房了。」

「唉,月兒,月兒,你別走呀~別,咳咳咳。。。。。」大聲說話,說的脖子疼,王芷若趕緊捂住脖子,生怕傷口再裂開一些。

王芷若小心翼翼的進了醫館,環顧了一周,發現醫館裏就有一位小哥在搗着葯,宮遠徵不在~( ̄▽ ̄~)~。

「你好,是大夫嗎?我是過來瞧病的,是女客院落掌事嬤嬤讓我過來的。」

原本低垂着頭的大夫,聽到聲音後,趕緊抬頭,發現面前是一位身穿白色衣衫,嬌嬌弱弱的姑娘,姑娘的脖子上包着一層紗布,此刻紗布上沾染了很多血跡。

「哦哦哦,我是我是,姑娘快請坐。」大夫小哥說著,趕緊站了起來,給王芷若搬來了一張板凳。

王芷若看着面前清秀的小哥,這小哥自從看到王芷若,那滿臉通紅的,就跟個猴屁股似的。

「呵呵呵,好的,麻煩大夫了。」

大夫小哥顫抖着雙手,輕柔的撕開王芷若脖子上的繃帶,眼神不敢與王芷若躲閃着,根本不敢直視着。

【這大夫小哥咋了?難不成他是新手?希望他技術過硬,可不要讓她的傷口,雪上加霜了。】

「嘶~」

「姑娘,我輕點。」

「嗯~」

這邊小哥正在輕輕柔柔的給王芷若處理着傷口,門口卻進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宮主您來了!」

【媽耶!是宮遠徵!他現在不是應該在執刃那邊看屍體嗎?而且電視劇里播放的時候,是上官淺晚上一會兒過來才碰上的呀,現在才是早上呀(。ò ∀ ó。)】

此刻王芷若心裏一群草里馬狂奔路過,只能裝作鵪鶉似的,繼續坐在位置上,等着大夫小哥繼續處理傷口。

坐在板凳上的王芷若,聽着身後傳來一聲一聲的腳步聲,總感覺這腳步聲,就跟鼓點似的,敲打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