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夜令:我在三界打怪怪第1章 吃東西給錢,是人都懂的道理在線免費閱讀

玄夜令:我在三界打怪怪第2章 白色的鳥歪頭望着他在線免費閱讀

洛陽城裡,繁華的大街上,各類攤販一早就將攤子擺了出來,整理好上面的貨物,開始吆喝叫賣起來。

這麼多年來,大家擺哪個位置都約定俗成,官府不管,但攤販們自己管得挺好。

方洲的炒豆攤子在豆腐腦攤子和香料攤之間。他覺得很合理,豆腐腦是豆子的另一種形式,而香料,恰恰可以在食用他的豆子之後,身體忍不住發送氣體的時候遮掩一下氣味。

方洲的攤子擺了六年了,六年前,他的叔叔死了,所以他只能自己養活自己。從小沒有父母,他從記事起就一個叔叔養他。

叔叔很窮,自然沒錢供他讀書。他倒也不在乎,學堂里的學生整天坐着,背不出書還要挨先生板子,還不如他自由自在地玩耍快樂。

但叔叔一死,他首先要考慮填飽肚子的事。

幸好,因為小時候愛吃豆子,叔叔常給他炒豆子吃,時間久了,他也學會了自己炒,現在,他要靠賣豆子賺口糧。

畢竟,豆子不能當飯吃。

可今天,他偏偏遇到了一個把豆子當飯吃的人,而且還不給錢。

每天來買他豆子的幾乎都是老顧客,他的炒豆有四種口味:原味的、孜然味、酸辣味、香蔥味。

他個人認為香蔥味最好吃,而那些顧客卻喜歡吃酸辣味。所以他每次都多做些酸辣味,賣不掉的香蔥味只能自己吃。

但今天這個人,卻不停地吃他的香蔥味炒豆,這讓方洲很開心,知己啊,賣了六年炒豆了,終於遇上一個懂他的人。

他仔細地打量着這個站在攤位前不停吃豆子的男人,他穿着純白色的錦服,皮膚雪白,黑髮如瀑。細長濃密的睫毛下,有一雙清澈的眼睛,他的鼻樑堅挺,而嘴唇卻紅潤得如塗了胭脂。

可惡,一個男人長得這麼漂亮,真是禍害。

方洲想着,既妒忌又自卑。因為常年擺攤日晒雨淋的,自己的皮膚黝黑粗糙,雖然身體強壯,但很寒磣。用鄰居王大媽的話講就是:「小夥子是個人。」

奶奶的,誰不是個人了?

但是,這麼漂亮乾淨的一個人,站在他的攤位前吃他最喜歡的香蔥炒豆,這件事本身讓他十分歡喜。

他一邊欣賞着他的吃態,一邊對他說:「這位公子,我這香蔥口味的炒豆是最好吃的,你真是有品味。」

男子不斷地點頭應着,口卻不停,吃完一把又抓一把。

方洲突然回過神來,一把按住他的手道:「公子,你吃了這麼多,得給錢。」

那男子停下咀嚼,目露詫異地望着他:「錢是什麼?」

「你這話就不對了,吃東西給錢,是人都懂的道理。」

他歪着頭望着方洲:「我不是人。」

方洲差點一拳打了上去,一個大活人,大白天說瞎話,明擺着來訛他的。

「你的豆子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他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眼裡滿是真誠。

「那是。」方洲得到了肯定,頓時得意起來:「我就說這四個口味之中,這香蔥的最好吃,但人們卻喜歡吃酸辣味的,難道個個懷了孕不成?」

他搖頭道:「他們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