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夜令:我在三界打怪怪第3章 他一定會更喜歡在線免費閱讀

玄夜令:我在三界打怪怪第4章 買了豆子去摸公子在線免費閱讀

「你跟着我幹嗎?」方洲衝著鳥道。那鳥不回話,(廢話,它也回不了。)只是歪着頭望他。

「你是餓了還是迷路了?」方洲轉身去撿柴,「你如果是餓了呢,我給你抓把米吃。」

他進了屋,從米缸里抓了把米放在地上。鳥兒飛了進來,卻不吃米。

「不愛吃米啊。」方洲自言自語,「那就豆子吧。」他又抓了把生豆子放在地上,鳥仍不吃。

方洲將柴塞進灶爐,點了火:「看來你不餓,那就是迷路了?」

但那鳥飛上了桌子,嘴往盒子里啄去,準確地將盒子里的香蔥味豆子叼到了嘴裏。

方洲一見,立即撲上去用身子護住盒子,香蔥味給玄夜吃了太多,本就做的少,留點自己晚飯當下粥菜啊。

「你是只鳥,只能吃原味。」他朝原味的盒子努嘴,但那鳥並不移動,兩隻黑眼珠直直地盯着他,他居然看出了它的哀求。

「行行,你吃你吃。」他抬起身子,撓頭道:「但不能吃太多啊,否則要撐死的。」

那鳥見他起身,立即將頭伸進盒子,連連啄着,轉眼將盒子里餘下的豆子吃光。

方洲獃獃地看着,今天這香蔥味的豆子突然受寵了?不僅有人愛吃,連鳥都愛吃?

那就多炒一些,明天說不定那個什麼玄夜還會來呢。

想到這裡,他轉身回到灶台,一邊將昨夜的涼粥熱了,一邊從大缸里用勺子取出豆子,準備等下放進鍋里炒。

那個玄夜,是個什麼人哦?他沒見過皮膚這麼白、長得這麼好看的男人,不免有些好奇。

他吃着粥,看着那鳥,它似乎吃飽了,胸脯起伏,打了兩個嗝。方洲笑道:「你個饞嘴,怎麼沒噎死你?」

他感覺那鳥瞪了他一眼,沒錯,它不僅瞪他,還飛起來在他的頭上啄了一下,他被啄得疼,叫道:「我好心給你吃,你還啄我。」

起身去抓那鳥,鳥兒展翅往門外飛去,停在一棵樹上,沖他叫着。

「有本事別吃我的。」他抬頭望着樹,指着那鳥喊。鳥不理他,撲楞着飛走了。

雖說是幾顆豆子而已,但也是我的勞動成果啊,你吃就吃,還啄我。方洲揉着腦袋回屋,最愛的下粥菜沒有了,他吃了酸辣味的豆子,被辣出了眼淚。

怎麼大家都喜歡這個味道的呢?他吃不了辣,一吃,不僅眼淚鼻涕直流,而且身上血管會根根爆起,似乎要裂開一般。

每當這時,他就有要打人殺人的衝動。對於自己的這種反應,他很害怕。如果大家吃了他的豆子,都去打人殺人了,那他算是什麼?

教唆犯?應該不算吧。下毒犯?他敢保證他的豆子不僅沒有毒,還相當提神。

只是,他現在感覺到體內血液流動速度越來越快,渾身發熱,脫去了衣服跳到灶邊,拿起大鏟子開始炒豆。

不將體內的熱量和躁動發泄出去,他覺得自己會血管爆裂而亡。

再也不吃辣了!每次吃完他就發誓,但每次又會不小心吃到。說不小心,其實也是故意的。

他不斷地翻炒着豆子,這樣炒的豆子是有靈魂的,第二天會賣得特別好!

如果明天玄夜來吃了我的豆子,他一定會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