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冷瀟盤腿坐下,感覺到恨意縈繞,原主是冤枉的,她沒有與侍衛私通,所以這孩子是翼王的。

但是,這孩子過了預產期出生,莫說翼王不相信,只怕外頭的人也不會相信。

冷瀟看了一眼孩子,腦子裡浮現出一張俊美霸氣的面容,有些模糊,是原主的記憶,但是可以分辨得出這孩子和翼王相似。

這也是清公主為什麼非得要殺了這孩子。

冷瀟把嬰兒抱過來,孩子不哭了,睡了過去,胖而壯實,十個多月出生的孩子,足月有餘,起碼八斤重,怪不得原主生他,搭上了一條命。

這孩子,以後是她的孩子了。

冷瀟心裏有很複雜的情緒,她是墨醫世家的最後一代傳人,有着墨醫世家的醫藥系統,被人覬覦,她東躲西藏,最終還是被找到了,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她跳海以護着醫藥系統,卻沒想到竟然穿越到這不知名的時空。

而且,剛穿來就當了母親,什麼交男朋友,結婚,生孩子,前生想都不敢想啊。

她催動靈力調動醫藥系統,查看可有損傷,幸虧沒有,醫藥庫,儀器庫,手術室,一應俱全。

她微微地鬆了一口氣,在這個時空,起碼比在二十五世紀安全很多。

朱嬤嬤輕聲說:「世子應該是餓了,奶娘還沒找。」

這時代,世家主母不會親自餵奶,都是有奶娘的。

冷瀟沒感覺到有漲奶,原主身體很差。

「去打一點開水放在這裡晾開吧。」

「是,」朱嬤嬤走到門口,嘆了一口氣,「您打了清公主,,她肯定不會放過您的,怎麼辦呢?清公主為何總是針對您?」

冷瀟冷笑,清公主為什麼會不針對她?把原主遭遇的這些事情和記憶串聯一下,便知道原因了。

清公主喜歡自己的弟弟。

翼王南宮翼天不是她的親弟弟,當年皇上還是王爺的時候,頂着壓力娶了一位寡居帶着女兒的美麗婦人為側妃,那側妃便是如今的惠貴妃娘娘,清公主就是惠貴妃的女兒。

但皇上是真真寵愛這位惠貴妃,登基之後,封了這位繼女為公主。

清公主與南宮翼天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她比南宮翼天大了兩個時辰,入府那年,她八歲,從以前的飄零落魄忽然成了金枝玉葉,過上尊貴的生活,她十分乖巧孝順,自然也深得繼父的喜歡。

可她這份隱藏的心思,大概沒什麼人知道,只怕連南宮翼天都不知道。

她從系統取出奶粉,餵了嬰兒之後,不理會朱嬤嬤詫異的眼光,道:「幫我梳妝打扮,我要去找南宮翼天。」

朱嬤嬤擔憂地道:「但是聽聞王爺自從傷了腿之後,性子喜怒無常,脾氣變得很壞,您又才傷了清公主,怕不怕他會下令處置您?還是先等等,老奴還有些銀子,明日去雇個奶娘,自己先養着。」

冷瀟道:「他雙腿殘疾,或許這輩子都再生不出孩子了,那這孩子就是他唯一的血脈,他當爹的不要負責任?我還自己藏起來撫養,我傻嗎?」

「這道理是這個道理……」

「別啰嗦,我不會弄這些頭髮。」冷瀟坐下來,命令着,語氣卻溫和了許多。

「您才生完孩子,怎麼能到處……」

「嬤嬤!」冷瀟皺起眉頭。

朱嬤嬤只得閉嘴過來幫她梳妝打扮。

一番脂粉暈染掩去了蒼白的氣息,朱唇淡紅,眉目清遠,星眸瓊鼻,原主的容貌漂亮得很,就是缺了點霸氣。

和她原先的容貌有七八分的相似,就是差了那點張狂的霸氣。

「王妃多好看啊。」朱嬤嬤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