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朝穿越開局成為舔狗男配全章節 第8章_安幽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邵東腦子宕機了一下,一動不動,嘴巴張的很大。

他很愕然,懷疑是不是聽錯了。

這是周雲能做出的決定?!

要知道,自從周雲認識舒嫣然以來,凡是宇辰集團的項目,舒家基本上是被開綠燈的。

舒家任何無理的要求,都被周雲同意,邵東都已經習慣了。

他也曾經嚴厲反對過,但在周大少的威壓下,卻不得不同意。

而剛剛,他本以為周雲也會像以前,對舒家逆來順受。

卻沒想到,得到的竟是這樣的回答!

這讓他心跳不已,一時間愣在原地,呼吸都要停止了。

周雲淡淡的目光看向他:「怎麼,有問題?」

邵東一個激靈,立即綳直了身體,滿臉激動的大聲說道:「沒問題,保證完成董事長交代的任務!」

邵東激動的眼眶都濕潤,差點想哭出來。

這些年眼看着舒家趴在集團身上吸血,卻無能為力的感受,在今日,終於得到釋放!

他看向周雲的目光都不一樣了,充滿了鬥志!

同時,整個殯儀館會場,也因為周雲突然的決定,陷入了瞠目結舌當中。

所有社會名流都停止了閑聊。

舒父舒母也是心跳停了半拍,身體僵硬。

他們臉上得意的表情凝固,嘴唇微顫,像是受到了驚嚇。

剛剛他們還以為又像以前,周云為了舒嫣然,什麼都肯答應。

卻沒成想,得到的卻是被禁止參與項目,和中斷所有合作的回答!

周雲的變化太快,出乎了兩人的意料。

以至於兩人久久都難以組織語言。

不一會兒,舒母感覺自己的肝突然疼痛無比,伸出手指顫抖的指着周雲,臉都變得扭曲。

「周雲,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這麼做的後果,你想清楚再說!」

舒父臉色難看:「周雲,這麼多人看着,你別給我在這裡胡鬧!」

周雲走上前一步,直視着兩人,眼底充滿了冷漠。

「誰在胡鬧?敢在我父親面前威脅我?」

「想要讓我辭掉景琬凝,憑你們也配?」

「別說她沒什麼過錯,就算有錯,也輪不到你們指手畫腳!」

「我的耐心有限,這裡不歡迎你們,識相點就給我滾出靈堂,不要打攪我父親的安眠,否則,我不介意讓人請你們走。」

轟!

整個殯儀館瞬間像被煮沸了的開水!

殯儀館內的上百人,議論紛紛,交頭接耳,驚疑不定。

他們的眼神充滿了驚奇,像是重新認識了周雲一般。

「這還是聞名江城的舔狗周大少嗎?我不會認錯人了吧!」

「我懷疑我耳朵出問題了,他竟一點面子都不給舒家!」

「他對舒家不是百依百順嗎?為何突然這麼鐵面無私,天啊!」

「簡直刷新了我的認知,周大少竟也有硬氣的一面!」

「我曾經見過周雲在舒嫣然面前卑躬屈膝的樣子,與他如今的霸道判若兩人!」

「現在的周雲,看起來有一點帥啊,像是小說中的霸道總裁!」

「媽的,就應該這樣,真解氣!」

「那不是,堂堂百億集團太子,怎麼能讓兩個敗類欺負,現在的他才更像是周家少爺!」

「說的好!一個依靠宇辰集團才有錢賺的小公司,也敢對東家指手畫腳,就應該給他們點教訓!」

「早就看着舒家父母不順眼,背靠着周家,鼻孔都要上天了!」

「這下好了,周大少硬氣起來,直接禁止舒家參與商業街項目的合作,還停止所有合作,他們舒氏公司,要大出血咯!」

「今天兩人確實做的過分,當著周老爺子的遺像,還敢頤指氣使,是個人都忍不了。」

「看來周雲還算有救,不至於軟弱到骨子裡,骨頭還是硬的!」

……

四周看熱鬧的名流權貴,皆是將目光聚集到了舒父舒母身上。

眼中充滿了玩味與嘲笑,像是看着小丑一樣。

夫妻倆氣得臉色鐵青,咬牙切齒,恨恨的盯着面不改色的周雲。

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他們知道,今天這面子算是丟盡了!

那一句句嘲笑,宛若針扎一樣灌滿心臟,難受到了極點。

舒父氣到雙目噴火,瘋狂指責周云:「你敢這麼跟長輩說話,真是不知禮數,目無尊卑!」

「真不知道嫣然怎麼看得上你!」

舒母快哭了:「我女兒一直都對你不滿,要不是我在背後給你說好話,她怎麼可能和你訂婚!」

「沒想到你卻沒有良知!」

「你現在好了,成為董事長了,威風了,翻臉不認人了!」

「等回去我就將今天的事情告訴她,跟她說你是怎樣一個養不熟的白眼狼!」

「沒有我的同意,你一輩子別想娶我女兒!」

「你現在跪下給我們磕頭道歉,這件事還有迴轉的餘地!」

兩人知道周雲最在乎的就是舒嫣然。

氣急敗壞之下,也是將女兒擺出來,逼迫周雲下跪道歉!

如果是以前的周雲,肯定會猶豫。

但現在的他,只是朝着身邊的保鏢使了個眼神。

四個彪形大漢立即逼近舒家父母,眼看着就要動手。

舒父頓時滿臉慌張,囂張氣焰全無。

恨恨的瞪了一眼周雲,急忙拉着舒母往外走。

「好你個周雲,你最好不要來求嫣然,這件事不會這麼就算了!」

兩人低着頭,狼狽的離開了殯儀館。

之前在他們身邊阿諛奉承的人,也都唯恐避之不及,紛紛遠離兩人。

「世態炎涼,都是一群見風使舵的小人!」

上了車的舒父淬了一口,讓司機趕緊離開這鬼地方。

而在殯儀館內。

周雲臉上則是充滿了歉意,朝着四周的來客道歉:「讓各位看笑話了。」

賓客們看着他的眼神都變的不一樣了。

之前還是戲謔,現在則是帶上了一點慎重。

一個蠢貨繼承人與聰明的繼承人,能在江城的商道引起的風暴,是不一樣的!

他們也是紛紛識趣的恭維開口。

「周少霸氣,這兩人確實做的過分,解決了就好。」

「舒家不過是一個小戶包工頭,靠着周家才賺了點錢,現在越來越不將人放在眼裡,就應該給他們點顏色看看,才知道什麼叫敬畏。」

「不愧是宇辰集團董事長,老爺子後繼有人。」

……

江城其他集團的大佬,也是不停點頭,重新審視周雲起來。

這才是大集團掌權者應有的手段與脾氣。

董老站起,拍手讚歎道:「做的好,總算不輸老周當年的威風。」

陳老道:「後生可畏,我剛剛還等着你將景琬凝辭掉,然後我光明正大的搶人呢。」

康老嘆了口氣,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暗嘆道:「看來周家還有氣數,周雲並不像傳聞中一樣蠢,還有點理智。」

周雲開玩笑道:「陳老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想要景琬凝,這輩子都沒機會的。」

眾人看到他臉上不像做作的神情。

頓時又在心底不住的暗贊。

周雲剛剛經歷了一場變化,這麼快就調整了心態,心性如湖般,古井無波。

而景琬凝也是怔住了。

周雲竟為了自己,與舒家翻臉。

她心中感動的情緒難以表述。

便覺得這些年為周家做的努力,什麼都值了。

偷偷轉過頭去,擦了擦眼角的淚水,不讓柔軟的一面,被別人看到。

低聲說著:「謝謝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