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所愛隔山海的新書第1章 鄭書意三顧茅廬未等到時宴在線免費閱讀

Y所愛隔山海的新書第2章 時宴請鄭書意來家吃飯在線免費閱讀

鄭書意是財經周刊的王牌記者,這天剛丟了採訪的鄭書意為了能更好的採訪銘豫雲創總裁時宴,決定再度精進自己的採訪稿,但是同事告訴她總編給銘豫雲創打電話推薦了許雨靈,鄭書意已經錯了採訪時宴的機會了。但是鄭書意認為有實力才能寫出出色的稿子,所以她還是決定踏實提高自己的採訪實力。

另一邊,時宴也接到財經介的專訪通知,時宴認為採訪應該是一次有啟發性的聊天和反思,他不滿財經介推薦而來的記者許雨靈,反而喜歡鄭書意的採訪提綱。鄭書意來見總編唐亦,她雖然遺憾沒能採訪時宴,但是換個角度想今天是男朋友生日,她反而有時間陪男朋友了。但是唐亦告訴鄭書意,銘豫雲創那邊最終定了鄭書意前去採訪時宴,鄭書意果斷放棄了給男朋友過生日,反而選擇了可遇不可求的時宴採訪機會。

時宴查看自己的工作安排,讓助理將鄭書意的採訪地點安排在時家老宅。鄭書意與同事八卦完時宴的往事,想到時宴從未在媒體上露過面,如果能讓時宴給電子刊錄獨家視頻或者音頻,肯定能吸引不少讀者。鄭書意決定要讓領導看到自己有能力主導電子刊的升級,然後通過內容變現滿足新版電子刊所需的人力和財力。

時宴和烈影公司來人李總洽談,雖然以往兩家公司有交情,但是時宴不滿對方提出的方案,他認為投資的本質是購買未來的價值,希望對方能拿出滿意的方案來獲取雲創的投資。相反時宴看到樂安集團的核心技術,有意向投資樂安集團。因為關濟邀請時宴前去華納莊園參加晚宴,並且要在晚宴上介紹金融學家喻游認識,時宴臨時決定參加晚宴,讓助理更改和財經界的採訪時間。鄭書意致電男友岳星州,表示今晚要採訪時宴,為此她已經準備兩個月了,只能遺憾不能給岳星州過生日,雖然岳星州有些遺憾,但是最終還是支持鄭書意工作為重。鄭書意剛打算動身去採訪時宴,時宴的助理陳盛通知她採訪時間更改了。鄭書意不願下周的專刊錯過,打探到時宴的好友關濟在華納莊園有晚宴,她決定專門去找一下時宴。

鄭書意來到華納莊園,希望時宴能抽空接受採訪,陳盛見到鄭書意後將她的請求轉告時宴,時宴今晚沒有時間接受採訪,只能讓陳盛安排車送鄭書意離開。鄭書意在晚宴上看到了有人在討論喻游,她查詢得知喻游即將是財大最年輕的教授。鄭書意因為經期身體不舒服,喻游紳士的給她送來一杯熱水,兩人互相認識後聊了幾句財經話題,鄭書意趁機索要了喻游的聯繫方式。時宴在陳盛的提醒下看到了鄭書意的身影,本想打招呼卻意外被到來的關濟打斷,也因此鄭書意錯過了和時宴的見面。

關濟在晚宴上向大家鄭重介紹了關氏的戰略顧問喻游,隨後也讓喻游和時宴互相認識,三人自封江城三劍客,大家日後一起合作共贏。鄭書意在雨中等待男友岳星州前來接自己,時宴晚宴結束後意外發現鄭書意還未離開,本想好心送她一程,結果鄭書意誤會對方搭訕自己,主動表示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謝絕對方好意。鄭書意謝絕對方好意後,意外發現對方可能就是自己心心念念要採訪的時宴,不禁心生後悔。

岳星州接到鄭書意,鄭書意很抱歉沒能陪男友過生日,聞到車裡香水味,但是她也沒有誤會男友,反而認為是男友好兄弟所用的香水味道。鄭書意回家後意外發現自己的手機落在了男友車上,她定位自己的手機位置發現在醫院,擔心岳星州出事匆忙趕往醫院,可來到醫院的鄭書意看到岳星州在醫院門口和一個女士擁吻,她才意識到男友已經背叛了自己。

岳星州與情人分別後看到了鄭書意放在車旁的手鏈,意識到鄭書意已經發現了自己的背叛之實,他匆忙前來尋找鄭書意。鄭書意回家後將男友岳星州的東西收拾出來,隨後就等待男友前來道歉。可讓她失望的是,岳星州來此後卻直接提出分手,岳星州表示自己很愛鄭書意,但是他受不了現在這種努力打拚的日子,他沒有那麼大的動力和野心,更沒有鄭書意的理想。現在的情人家庭條件非常好,甚至對方小舅舅的車牌都是連號的,與對方在一起他不需要努力。鄭書意直到現在才發現男友的無恥,她將收拾好的東西扔給岳星州,直接將他趕走。

鄭書意因為失戀,叫來好友畢若珊吐槽前男友岳星州,吐槽完前男友後,鄭書意就決定化悲憤為力量,上班打算繼續攻略時宴。但是鄭書意還是不服自己竟然輸給了一輛車,在畢若珊的安慰下,鄭書意決定努力工作,讓岳星州後悔去。

次日,鄭書意來到財經介後告訴總編唐亦她昨晚沒有約到時宴,今天會聯繫陳盛繼續約採訪時間,唐亦看到鄭書意麵容憔悴,猜到了岳星州劈腿,反而勸說鄭書意談戀愛要和般配的人才可以,因為她很早就覺得鄭書意和岳星州不般配,如今分手反而更好。為了讓鄭書意改變一下心情,唐亦安排她前去採訪樂安科技的陳康。鄭書意來到樂安科技採訪完陳康後,她感覺腹中飢餓前來麵包店買吃的,竟然看到岳星州和新女友秦樂之也來到麵包店。秦樂之看到鄭書意的身影有意宣示主權,鄭書意反諷對方喜歡二手貨。因為看到岳星州和秦樂之導致鄭書意非常生氣,轉眼她在麵包店外看到前來樂安科技的時宴座駕,誤會此車就是秦樂之小舅舅的車,氣怒之下的鄭書意決定採訪完時宴後就搞定此車主人,讓岳星州連秦家門都進不了。而另一邊的時宴剛安排完工作事宜,就看到鄭書意來到車前主動搭訕,而鄭書意意外看到車裡的人竟然是時宴,只能改口表示自己是特意來約專訪的,但是時宴拒絕了鄭書意的搭車所求,讓她尋助理約訪談時間。

唐亦擔心鄭書意採訪不到時宴,只能叫來許雨靈讓她修改好稿子,如果時宴的專訪稿子拿不到,只能讓許雨靈的稿子上下周周刊。鄭書意找到畢若珊打探時宴的家庭關係,得知他確實有一個外甥女姓秦。時家對於**保護非常好,時宴出走時家之後,媒體對他的報道更加少了。隨後的幾天,鄭書意一直尋找陳盛約專訪時間,但是時宴每天都忙到大半夜,鄭書意也一直沒有約到時間。時宴在公司會議上提出了烈影的問題,但是公司股東為此頗有異議,而且股東們希望時宴適時公開銘豫和雲創之間的關係,以此也能讓大眾知道雲創的實力。

時宴提前忙完這周工作,讓陳盛安排鄭書意次日午休時間專訪。許雨靈在公司中聽到鄭書意確定了專訪時宴的時間,心生嫉妒的她私下拿走了鄭書意的採訪提綱。畢若珊給好友出主意,讓鄭書意去採訪時宴的時候打扮的端莊大方又不失嫵媚,這樣才能吸引時宴的注意力。

許雨靈提前來到雲創採訪時宴,時宴誤以為鄭書意臨時有事才讓同事前來採訪,看到許雨靈拿到鄭書意的採訪提綱,時宴也就接受了許雨靈的採訪。鄭書意來到雲創意外發現許雨靈在雲創前台登記過採訪信息,她詢問陳盛才得知許雨靈已經代替自己採訪過時宴了。

鄭書意在雲創公司看到時宴,她以還有五個關於雲創未來的問題為由請求再度採訪時宴,聽了鄭書意的問題,時宴答應了鄭書意繼續採訪的請求。時宴有事外出,讓鄭書意在兩個小時車程途中採訪,鄭書意自然沒有意見。途中,鄭書意和時宴自我介紹正式認識了彼此,鄭書意隨後就開始了對時宴的錄音採訪,採訪最後鄭書意詢問當初時宴離開銘豫創立雲創是否通過了時父的認可,當年時父想要讓時宴留在銘豫管理,但是時宴卻讓父親將銘豫交給姐夫管理,而自己獨自出去打拚,最後父親理解並支持了時宴的決定,但是時宴並不想將家事公布,所以這個問題並未當面回答鄭書意。

採訪結束時宴讓鄭書意離開,鄭書意看到馬場周圍的荒山野嶺沒法回去,決定想法蹭時宴的車離開,鄭書意本想詢問一下時宴是否有女朋友,但是時宴並未回答她。關向成意外看到時宴帶着鄭書意前來,鄭書意藉機和關向成相互寒暄一番,並趁機留在了馬場。關向成得知鄭書意不會騎馬,將太太的騎馬服借給鄭書意,鄭書意本想用不會系腰帶為由請時宴幫忙,也藉機吸引時宴,結果時宴誤會鄭書意戲耍自己直接離開。鄭書意拜託時宴教自己騎馬,結果時宴與她共乘一騎教學,還故意跑馬跳躍嚇唬鄭書意,這讓鄭書意十分受驚,只好主動放棄騎馬。

關向成與時宴聊起了公司經營的問題,他勸說時宴還是可以投資烈影,烈影的人都是時父的老朋友,沒必要鬧僵,但是時宴希望雲創能專註的做好一件事情,他不希望為了博取別人的開心就改變自己的想法和初衷。關向成得知秦時月已經回國,建議時宴可以安排外甥女去當記者試試,剛好和秦時月所學的專業也對口。時宴不認為不學無術的外甥女能當好記者,不過看到鄭書意的樣子,時宴願意讓秦時月嘗試一番。

回程途中,時宴讓司機先送鄭書意回家,鄭書意腹誹時宴都不知道餓,竟然連頓飯都不願意請。鄭書意因為疲憊在車上睡着,時宴有事臨時離開,安排司機將鄭書意安全送回家。鄭書意醒來後發現時宴已經離開,不禁吐槽此人細心又敷衍的待客之道。烈影打算以五千萬收購樂安,時宴找到樂安科技的陳康,他希望樂安和雲創一起打造中國芯片,而樂安現在最適合的是融資而非收購。陳康公司急需資金支持,時宴讓陳康給自己時間,他會儘快推進合作進程。

次日,鄭書意將採訪稿交給唐亦,同時她提出想把時宴的音頻放在電子刊上滿足讀者對時宴的好奇,唐亦答應幫鄭書意和總編溝通一下,爭取讓鄭書意在電子刊升級上嘗試一下。鄭書意通過同事才知道許雨靈不僅採訪了時宴,還偷竊了自己的採訪提綱,鄭書意想到時宴知道自己採訪被截胡、提綱被偷,感慨自己在時宴面前出糗了。鄭書意在街上遇到了前男友岳星州,岳星州不僅炫耀自己換了新車,還表示過幾日就去銘豫上班,畢若珊看不過現身奚落了岳星州一通,直接將其氣走。

畢若珊幫鄭書意約上了司徒儀,鄭書意非常感謝。鄭書意一直以升級電子刊為職業理想,她更不會放棄自己規劃的目標。畢若珊得知許雨靈和鄭書意用的同樣的提綱採訪時宴,如今想要勝出自然要有新的採訪內容。得知鄭書意有東西落在時宴車上,畢若珊讓書意藉機接近時宴。

鄭書意給陳盛致電,借陳盛的電話找到時宴尋找自己丟失的耳釘,還可以表示丟失的耳釘對自己非常重要,是外婆留給自己的貴重用品,而且這還是自己的嫁妝。時宴看着手中的耳釘,吐槽鄭書意的嫁妝竟然是塑料品,但他最終也同意了鄭書意前來取走自己的耳釘,還告訴她自己家的具**置。時宴回家看到外甥女秦時月在家,叮囑她在自己房間待着不要出來。鄭書意來到時宴家中,看到他家中有宋樂嵐的相片,誤會宋樂嵐是時宴的偶像。鄭書意猜出雲創內部對於投資樂安還是烈影有分歧,她從採訪話中看出時宴注重樂安科技,也知道雲創內容肯定有不同聲音,最近她在做陳康的專訪,希望以時宴的專訪為契機,做一個獨家的系列專訪。鄭書意看到居家帥氣的時宴為自己泡檸檬水,不禁對着他犯花痴,鄭書意意外得知時宴的外甥女在家,為了避免見面匆忙離開。秦時月想要出國遊學,還表示全家都在賺錢,就她有時間花錢和享受,秦時月找各種理由不去上班,被時宴以一句時家不養廢人拒絕。

鄭書意在公司衛生間意外聽到許雨靈吐槽唐亦最終選用了自己的稿子,認為鄭書意以美色蠱惑了時宴,因為讓時宴在採訪時說的話更有價值,才讓自己丟了稿子。鄭書意將許雨靈偷稿一事告訴唐亦,唐亦表示這次鄭書意用實力證明了自己,但也勸說鄭書意得饒人處且饒人,畢竟書意在財經界還有好長的路要走。

時宴一大早就勸說秦時月去上班,為此他甚至威脅秦時月如果不去上班就停掉她的一些花銷用度,秦時月被逼無奈只能妥協,飯後,時宴專門將外甥女送到財經介上班。鄭書意一上班就被唐亦分配帶新實習生,而她要帶的人就是秦時月。鄭書意不知道秦時月的真實身份,只以為這是一個家裡有錢的二世祖,但是看到唐亦特意拜託自己帶教,她只能選擇答應幫忙帶實習生。許雨靈約了關濟採訪,她想通過對關濟的採訪,趁機能聯繫上時宴。秦時月被逼上班,她趁機打電話找關濟求助,但是此事關濟也無能為力,勸說秦時月放鬆心態好好上班。許雨靈本想趁着採訪索要關濟的聯繫方式,但是關濟看透她的用意,自然找借口拒絕。

秦時月送了見面禮給鄭書意,本想讓她對自己多加關照,結果鄭書意拒絕了禮物,還為她安排了工作,還讓秦時月下班前交給自己。時宴得知銘豫借錢給烈影,而陳康因為公司資金問題決定同意烈影收購,時宴得知後匆匆趕來勸說陳康考慮樂安科技的長期發展再決定是否接受烈影的合作。時宴知道樂安的資金難題,他拿出自己的投資方案,打算分期持續的投資樂安科技,時宴的合作態度打動了陳康,陳康最終決定給時宴時間繼續合作。

下班時間,許雨靈介紹自己帶教的實習生給大家認識,鄭書意對比自己帶的實習生秦時月和許雨靈帶的實習生,發現差距太大,她只能安慰自己不對比就沒有傷害。秦時月上了一天班回家就找外公撒嬌嫌棄上班太累,還賣慘領導不願意教導自己,時宴得知鄭書意是秦時月的領導,讓秦時月好好跟着鄭書意學習,對她的賣慘視若不見。飯後時父和時宴聊起公司的經營問題,表示銘豫的那些叔叔們之前也是很有頭腦和想法的,即便現在時宴和他們想法不同,即便不能成為阻力,也不該讓他們成為時宴前進道路上的阻力。鄭書意的稿子通過了總編審核,但是時宴卻對此不滿沒有通過,鄭書意只能再度修改採訪稿,可是採訪稿再三被反回修改,唐亦也讓鄭書意想辦法讓時宴滿意,不然很快就到截稿日期了。

時宴與喻游一起攀岩,他藉機讓喻游幫忙聯繫前同事布魯斯,希望能邀請布魯斯來雲創工作。時宴知道樂安現在面臨的技術難題,尋求布魯斯或許能解決,所以他才想拜託喻游幫忙。喻游之後聯繫了布魯斯,為時宴爭取了和布魯斯見面的機會,至於讓布魯斯留下任職幫助樂安解決技術難題,這事就需要時宴想法留人了。

鄭書意從唐亦那裡獲取了時宴的手機號,但是她始終聯繫不上時宴,她只能臨時聯繫陳盛幫忙聯繫時宴,但是陳盛最終卻反饋時宴的原話是工作時間不談私事,所以拒絕約鄭書意見面。鄭書意想到於公她要找時宴修改稿子,於私她還可以趁機拿回耳釘,無論於公於私她都有理由見人,於是決定前去時宴家中拜訪。而另一邊,時宴工作忙完後,眼見時間不早了,也決定回家等人前來。時宴剛回小區就看到鄭書意的身影,他故作不知鄭書意的意圖,詢問她來找自己有何事,鄭書意認為時宴卡自己稿子三次就是為了見自己。時宴否認了自己想見鄭書意的說法,一一指出鄭書意三版稿子的問題,鄭書意認可自己的稿子問題,但也希望時宴能提出意見幫助自己修改稿子。

鄭書意根據時宴的意見修改稿件,時宴特意讓鄭書意來家中改稿。鄭書意在時宴家中改稿子,看到時宴絲毫不為自己的美色所惑,不禁有些失落。秦時月為了讓小舅舅答應自己不再上班,特意去買了一瓶好酒討好時宴。秦時月給時宴打電話卻得知時宴現在不方便見人,關濟在一旁猜測時宴金屋藏嬌了,秦時月感慨自己小舅舅終於鐵樹開花了。

鄭書意在時宴的要求下不斷修改稿件,最終時宴看在時間不早的前提下通過了鄭書意的稿子,鄭書意開心之下提出讓時宴考慮自己的專題訪問,還希望將稿件發表在財經界的電子刊上。稿件問題解決,時宴趁機詢問鄭書意回去那麼晚男朋友沒有意見嘛,鄭書意特意解釋和時宴見面當天回去就和男朋友分手了,她直接了當詢問是否可以追求時宴,面對大膽表白的鄭書意,時宴心中緊張了。秦時月來到小舅舅家,恰好看到匆匆離開小區的鄭書意,但是她也並沒有懷疑鄭書意就是小舅舅時宴金屋藏嬌的人。鄭書意回去就和畢若珊吐槽時宴聽完自己的告白就將自己轟走了,畢若珊點評時宴非常幼稚,典型的越喜歡人越不承認。甚至猜測時宴卡書意稿子就是刻意想要接近書意,沒準時宴已經喜歡書意了。

另一邊,秦時月得知時宴竟然請人喝酒後離開,認為小舅舅不解風情,讓他學習一下關濟追人的技巧,要學會主動。鄭書意想到時宴沒有拒絕自己追人的請求,她晚上就給時宴來了短訊轟炸。鄭書意猜到拿下關氏是銘豫雲創關鍵的一步,而關氏請喻游回國必然與合作有關,而喻游的專業意見必然對關氏很重要,鄭書意打算約喻游聊聊,或許能從中獲取一些雲創未來發展的線索。

時宴約喻游一起射擊,閑暇時兩人聊起布魯斯,喻游表示布魯斯喜歡刺激冒險和挑戰,所以待遇和條件並不是對方首要選擇的因素,建議時宴在勸說對方回國任職上選擇一些有趣挑戰的話題。鄭書意致電約喻游請教問題,時宴當場聽到鄭書意邀約喻游,心中有些吃醋。

許雨靈前來唐亦這裡交稿,她想要這周的頭版報道,鄭書意這邊還沒有等到雲創那邊的最終回復,唐亦只好表示今晚十二點前如果雲創沒有回復,財經頭版就上許雨靈的稿子。鄭書意聯繫時宴,希望他儘快通過最終稿子,但是時宴因為吃醋故意不給鄭書意回復,也因此整個財經介部門都在加班等待鄭書意的稿子是否通過。時宴在十二點前通過了專訪稿件,鄭書意非常高興,特意發信息感謝時宴,結果時宴一條信息也沒有回復她。鄭書意想到畢若珊曾經說過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樣子,於是一直短訊用土味情話轟炸時宴,時顏雖然沒有回復,但是也樂在其中。

畢若珊陪着鄭書意前來見老同學司徒儀,司徒儀見面得知鄭書意還在財經界工作,就勸說她趕緊改行到新媒體工作,畢竟紙媒已經落後了。鄭書意表示自己已經將重心移到電子刊上,也認為好的內容比媒體載體更加重要。司徒儀得知鄭書意和岳星州已經分手,將大學時期岳星州腳踏兩隻船的事情道出,這讓畢若珊吐槽岳星州果然是渣男。

喻游帶着布魯斯約見時宴和陳康,布魯斯雖然給陳康的技術難題提出了意見,但也表示自己不會加入樂安,因為他覺得現在樂安的技術還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水準。時宴卻認為布魯斯加入樂安,能夠在現有條件下幫助樂安解決難題才是真正的挑戰,而這些挑戰是布魯斯在國外和實驗室體驗不到的經歷,布魯斯在時宴的勸說下,同意考慮一下此事。鄭書意硬撩時宴讓他來接自己,結果沒想到時宴的車真的來到自己面前,原來時宴剛好路過此地見到鄭書意和閨蜜畢若珊在等車,於是主動提議送兩人回家。畢若珊中途下車,鄭書意也趁機一同下車,下車後畢若珊點評鄭書意與時宴之間的交流就是教科書級別的尬撩範本,還表示時宴的語氣很明顯是吃醋了。畢若珊還讓鄭書意不要及時回復時宴,這樣才能拿捏時宴,讓時宴猜不透鄭書意的意圖。

關濟帶着秦時月來酒吧玩,畢若珊來到酒吧見到關濟和一個女孩舉止親密,誤會兩人關係。秦時月在關濟出去接電話的途中被人騷擾,畢若珊看不過去幫她解圍。關濟回來後見到畢若珊本想打招呼,但是畢若珊以身體不舒服提前離開。

鄭書意約見喻游,詢問喻游為何會選擇回國發展,喻游解釋因為國內也有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鄭書意表示自己約見喻游想做一期專訪,聊聊喻游回國的原因和未來的發展,喻游答應了邀約,同時邀請鄭書意參加下周關氏的發佈會,鄭書意非常感謝這次機會。

許雨靈得知鄭書意也被邀請參加關氏發佈會,心生嫉妒的她暗中將鄭書意的邀請函放到了廢舊文件中,導致邀請函已經被碎紙機粉碎。許雨靈還故意將此事的責任推到秦時月身上,鄭書意知到自己再次被算計,並未責怪秦時月,還表示自己即便沒有邀請函也能進入關氏發佈會。

秦時月晚上回去特意找了關濟要了關氏發佈會的邀請函送給鄭書意,還特意表示自己打電話找關氏公關部重新索要的邀請函,鄭書意猜測秦時月認識關氏集團的人,但也十分感謝秦時月的幫忙。鄭書意和畢若珊都參加了關氏的發佈會,通過發佈會兩人都看到了時宴、關濟和喻游三位年輕人的優秀,鄭書意還特意和畢若珊吐槽時宴不可理喻,結果被意外經過的時宴聽到。發佈會結束後,鄭書意還特意將閨蜜畢若珊介紹給喻游認識,身為記者的畢若珊也趁機也專訪了一下關濟。

鄭書意發現冷落時宴壓根沒用,只能主動發信息再度撩人,但是看到時宴還是不回復自己,猜測時宴當初是否聽到了自己的吐槽,鄭書意無奈吐槽時宴是個文盲。晚宴結束後,關濟主動送畢若珊回家,畢若珊專註的看着關濟,認為今天認真工作的關濟與平日有些不同,關濟也誇讚對着江城最美的記者,今日專訪才會說的格外認真。兩人都有些意動,相約去酒吧繼續喝酒。兩人在酒吧想起了初次相見的場景,兩人都對彼此有意,但是驕傲的兩人都沒有主動挑明關係。

鄭書意得知雲創年度發佈會的時間確定,她很期待能收到時宴的邀請。鄭書意知道今年最後的兩期雜誌上盤點年終發佈會必定是年底頭版的不二選擇,為了能去雲創的發佈會,她主動聯繫時宴希望時宴能想起來給自己送邀請函,結果讓她失望的是雲創的邀請函最終竟然寄給了許雨靈。鄭書意本想找唐亦幫忙,但是唐亦表示這是總編的決定,她也沒法讓鄭書意去參加雲創的發佈會,而且唐亦表示如果鄭書意可以去發佈會的話,一定要帶上秦時月。鄭書意知道秦時月心思單純,但是在唐亦的再三拜託下,還是決定在工作上好好教導她。

鄭書意特意找喻游幫忙弄雲創的發佈會邀請函,時宴得知後心中吃醋,讓喻游在拳擊場上打贏自己才給邀請函,但是最終喻游輸了比賽,也沒能幫鄭書意拿到邀請函。鄭書意拜託畢若珊也沒能拿到邀請函,這讓鄭書意更加堅定去發佈會的心意,她決定找機會當面詢問時宴此事。

時宴本以為公司將邀請函已經寄給了鄭書意,結果發佈會當天看到許雨靈的身影,才得知公司會錯意將邀請函給了許雨靈。鄭書意本想讓畢若珊帶着自己和秦時月一起進入發佈會,但是一張邀請函只能帶一人進入會議場地,鄭書意讓畢若珊先帶着秦時月進入會議場地,而她則跟着時宴直接進入了場地。鄭書意特意詢問時宴為何選擇許雨靈前來參加發佈會,時宴只好解釋確認媒體名單和發佈邀請函都不是自己的工作。時宴讓陳康幫鄭書意特意安排了靠前的位置,陳康也為公關部的失誤而致歉,並將畢若珊和秦時月也安排在鄭書意身旁,這讓鄭書意非常滿意。發佈會正式開始,鄭書意看到俊朗帥氣的時宴主持發佈會,特意發信息對他大加誇讚。

秦時月在發佈會上聽得腦袋發昏,她特意出了會場透氣。會議休息時間,江城日報記者賀博明特意來和鄭書意打招呼認識,兩人相互加微信,這一幕讓時宴看到心中非常吃醋,直接當場將鄭書意叫走。鄭書意猜測時宴吃醋,興高采烈的前來,結果時宴竟然向自己打聽秦時月的行蹤,鄭書意聯繫秦時月,故意告訴時宴秦時月已經離開了,因為看到時宴這種總裁就恐懼,不像她看到時宴就心花怒放,欣喜如狂。秦時月在大堂意外偶遇喻游,看到風度翩翩的喻游,秦時月心動了。

雲創發佈會下半場正式開始,秦時月得知喻游竟然是關氏資本戰略顧問,對他更是心生仰慕。而鄭書意看到時宴竟然一直關注秦時月,發佈會結束後就氣沖沖離開。結果出了會場竟然看到秦時月正對着時宴撒嬌,鄭書意吃醋之下匆忙離開時宴追着鄭書意來到停車場,看到彆扭的鄭書意,時宴直接牽手鄭書意表示送她回家。鄭書意在時宴的車上再度睡着,等她醒來後發現已經到了家門口,為了感謝時宴送她回家,鄭書意決定邀請時宴吃飯,結果時宴得知鄭書意還要趁機聊專題訪談的事情,直接拒絕了鄭書意的邀約。心中煩悶的鄭書意和時宴本想約着彼此的好友出來喝酒解悶,結果畢若珊和關濟卻同時果斷拒絕,兩人不知道的是畢若珊和關濟此時剛好在一起。鄭書意的採訪稿獲得了主編的誇獎,許雨靈等人都非常嫉妒,同事起鬨讓鄭書意請客吃飯,鄭書意也欣然同意。

秦時月發現自己誤會了當初第一天上班鄭書意不理自己的事情,那時她氣怒之下還向時宴告狀,為此她心生愧疚,但是她又不好意思找鄭書意道歉,本想求助小舅舅時宴幫忙,結果時宴一番言語打擊她,她只能放下自尊去找鄭書意致歉。鄭書意心中介意秦時月和時宴的關係,她現在心中對時宴有些好感,畢若珊卻勸說好友時宴是個註定生活在風口浪尖的人,如果一段感情註定不能長久,還不如不開始,但是鄭書意卻認為感情順應內心就好。

鄭書意買了宋樂嵐的演唱會門票,本想加上時宴微信順便請他一起看。結果秦時月為了道歉加上鄭書意微信,讓鄭書意將秦時月的微信誤以為是時宴的,直接邀請對方一起去看宋樂嵐的演唱會,對方答應,鄭書意為此還非常開心。關濟看到關於宋樂嵐25周年演唱會的新聞,想要和畢若珊一起去看演唱會,而畢若珊想到鄭書意的話,決定在感情上也順應自己的內心,她也同意和關濟一起去看宋樂嵐的演唱會。鄭書意打扮的漂漂亮亮來到演唱會場地等待時宴的到來,結果竟然是秦時月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秦時月還表示是自己邀請她來觀看演唱會,鄭書意才意識到自己誤認了微信名稱,心中懊惱自己粗心大義,但也只能和秦時月一起入場看宋樂嵐演唱會,而鄭書意沒有想到的是時宴其實也在現場看演唱會。

演唱會期間,鄭書意和秦時月聊起自己感情上被渣男綠的事情,她道出渣男看錢不看人,只因為對方有個有錢的小舅舅,而她一來二去竟然發現對方小舅舅還不錯,秦時月果斷支持鄭書意追求這位有錢的小舅舅。

演出會散場後秦時月意外看到喻游身影,果斷找媽媽宋樂嵐要幾張限量版唱片準備送給喻游。喻游也看到了鄭書意,兩人約定下周採訪的時間,這讓意外看到兩人身影的時宴以為兩人一起相約看演唱會。

時宴因為吃醋本想不搭理獨自打車的鄭書意,結果看到鄭書意崴腳,心軟的他只好開車帶着鄭書意前來醫院。鄭書意到了醫院故意以自己腳疼走不了路讓時宴負責,霸氣的時宴直接公主抱將鄭書意抱到醫院檢查。鄭書意故意誇大疼痛本想讓時宴心疼,結果時宴意外聽到鄭書意和醫生吐槽自己冷酷無情,索性讓護士用輪椅將鄭書意帶出醫院,結果鄭書意因為怕貓意外暴露腳傷無礙的信息,只能無緣被時宴公主抱了。回去路上,關濟找時宴聯繫他前女友拍戲,時宴直接吐槽前女友演技差,還沒車上的人演技好,這讓鄭書意分外尷尬。時宴送鄭書意回家後才來和姐姐宋樂嵐母女聚餐,他從秦時月口中得知鄭書意今晚約她看演唱會,知道自己誤會了鄭書意和喻游。秦時月察覺時宴態度有異,猜到小舅舅一定戀愛了,她決定找出小舅舅的戀愛對象。鄭書意詢問時宴去醫院的醫療費,時宴藉機主動加上鄭書意的微信,鄭書意撒嬌想讓時宴明天請自己吃晚飯,時宴想到明晚的宴會,決定讓鄭書意當女伴一起出席。

次日鄭書意逛街準備晚宴的衣服,結果竟然碰到前男友岳星州和女友秦樂之在逛街,她將此事告知了秦時月,秦時月果斷前來支援。鄭書意和秦樂之在同一家店裡試了同一款衣服,鄭書意因為膚色白皙、身材窈窕穿着這款衣服更加好看,這讓秦樂之更加氣惱。可隨後嘗試了幾款衣服,都是鄭書意穿着更勝一籌,為了壓過鄭書意的氣勢,秦樂之讓岳星州將自己看中的衣服都買上。這時秦時月趕來服裝店支援鄭書意,果斷將鄭書意試過的衣服買下,這一舉動直接將秦樂之氣走。鄭書意回家剛好看到來接自己的時宴,時宴誇讚鄭書意今日格外好看,這讓鄭書意心生歡喜。鄭書意來到宴會地點才知道時宴帶自己參加的是一位長輩的家宴,而她隨着時宴參宴,讓很多人紛紛猜測她是時宴的新女友。

秦樂之不滿今日岳星州沒有幫自己買下衣服,岳星州只好解釋自己是為日後精打細算,還表示等秦樂之小舅舅安排自己去銘豫上班後,他把秦樂之想買的衣服都買來送她。岳星州因為今日見到鄭書意,再次心生二意,他主動聯繫鄭書意,讓鄭書意對這位渣男前男友頗為苦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