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渣爹出軌我抓人,坑爹能手第一人江秋映凌玖玖試讀新章節 第2章_安幽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陽光熾白,刺眼。

熱浪灼臉,地面有點燙腳。

凌玖玖好不容易才適應光線,睜開眼,腳邊放着一個行李箱,眼前是曾經熟悉的小區大門。

「行李給我,你快點拿着鑰匙上樓去尿!」

一個焦急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凌玖玖扭頭一看——她媽,江秋映,不過,是年輕的江秋映,頭髮烏黑,臉頰潤澤。

她一時愣怔住,是在做夢嗎?

她明明抱着媽媽的骨灰剛出殯儀館,走出沒多遠,突然一陣天旋地轉,睜眼就站在這裡。

掐掐手心,是疼的。

視野中的一切鮮活而真實,她站在鴻運小區門口,一旁的便利店裡傳來聒噪的音樂:

「我說算你狠,善用無辜的眼神,謊話說了兩次我就當真……」

不是夢,是重生……

她無數次設想過,如果能回到13歲那年暑假,她一定會怎樣怎樣,天可憐見,竟然真的回到一生黑暗開啟的那一天。

2003年暑假, 8月11日,下午兩點半。

媽媽陪她去省會大安市參加鋼琴考級,提前一天回來。

下了公交,她尿急,媽媽把鑰匙給她,讓她跑步回家尿去。

一開門,沙發上白花花的兩個人糾纏在一起,等她看清那倆人的臉,嚇得當場沒控住尿……

那是她的父親凌國志和她的乾媽鄭落梅。

緊接着,媽媽上了樓,與他們廝打在一起。

再接着,父母鬧離婚,父親動用權力,轉移財產,製造了一百多萬債務,逼她們母女倆凈身出戶。

整個青春期,她過得艱難無比,窮困,自卑,落魄,卑微到塵埃里,被凌z辱,被傷害……

這場家庭巨變,像慢性疼痛,整整瀰漫了她的一生。

「快去啊,到底急不急?」江秋映從她肩上接過書包,催她。

一模一樣的催促,她終於確信,這不是夢。

她真的回來了。

這一次她決定不回去尿了,雖然膀胱還在發出警報。

「媽,我的mp3落在公交車上了!」

她指着剛剛遠去的21路公交車撒了個謊。

她決定帶媽媽迴避一下,暫時不去撞破那場奸z情。

大太陽曬着,家就在眼前卻不能回,媽媽火氣很大:

「凌玖玖!我怎麼說你才好!天天丟三落四的,一個mp3好幾百,你以為你爸的錢是大風刮來的!」

你還真說對了,凌國志的錢就是大風刮來的。凌玖玖想。

「媽,把行李箱先放門衛,咱倆打個出租去追公交!」

說著,凌玖玖抓起行李箱往小區大門口旁的小平房跑去。

小平房裡住着門衛蘇大爺,整天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都認識。

安置好行李,娘兒倆上了一輛出租,要追的那輛公交車已經沒了影,但凌玖玖知道前面一站就是她們學校,公交站邊上就有個公廁。

「師傅,先去安州一中公交站。」

「為什麼去安州一中啊?我們不是追21路嗎?」

媽媽依然發著牢騷。

「媽,21路在安州一中有站,那兒正好有個公廁,我上個廁所。」

看着家越來越遠,凌玖玖的心裏逐漸放鬆下來。

到了安州一中站,她的全部意志力已經被一泡尿消耗殆盡,嘴唇和聲音都在顫抖:

「停車。」

她夾着腿進了公廁,膀胱達到極限,尿的時候甚至有點痛,渾身都在哆嗦。

從公廁出來,江秋映已經平靜下來。

剛才女兒下車時,小臉蒼白,她也被嚇到了。

「好點了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別急,mp3丟不了,咱們現在回去,讓你爸託人到公交公司問問。」媽媽撫着她的背柔聲安慰道。

是丟不了,mp3就在她的雙肩包里。

她笑笑,靠在媽媽身上。

這一世,換她來保護這個傻白甜。

「媽,再追一站就追上了。」她繼續撒謊。

下一站是黃河路站,小姑家就住那裡。她都想好了,到了黃河路站,她就假裝暈車,下車去小姑家。

總之,不能現在回家,不能讓媽媽撞破那對狗男女的奸z情。

她最怕媽媽像上一世一樣,鬧得人盡皆知,卻又不願意離婚。

明牌對她們母女沒有好處。

同樣的牌,這一世要換個打法。

一過黃河路口的紅綠燈,凌玖玖就捂着腦門靠在媽媽的肩頭:

「媽,我頭暈的厲害,暈車。」

「啊?!怎麼還暈車了,是不是中暑啊。」媽媽緊張的摸上她的額頭。

女兒是她的命。

的士一腳剎車,司機不耐煩的看向后座:

「暈車啦?別吐我車上,先把車錢付一下,6塊。」

「哎大熱的天兒你別把我們扔這兒啊!」江秋映說。

「大姐,你閨女馬上就要吐,吐我車上怎麼辦,我昨天剛洗的車!下去透透風就好了,下去吧下去吧!」

頂着大太陽,凌玖玖拉着媽媽下了車。

小姑家就在路口東邊的小區里,三分鐘的距離。

順理成章的,她們去了小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