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渣爹出軌我抓人,坑爹能手第一人江秋映凌玖玖試讀新章節 第8章_安幽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進了院,爺爺奶奶二叔二嬸還有一眾她不認識的親戚都在等她們。

凌玖玖淺笑着叫了聲「爺爺、奶奶」。

心裏卻叫了聲「老壁燈」。

上一世爸媽離婚,這重男輕女的老兩口可沒少火上澆油。

她清楚的記得,奶奶知道鄭落梅懷的是個男孩後,專門跑到安州市,拎着一條麻繩,專門跑到媽媽上班的超市門口,假裝要上吊,結果超市把媽媽開除了。

老太太不依不饒的跪在媽媽面前哭:

「小江啊,你就跟他離了吧,離婚了,他才能再娶,才能再生,你非要絕他的後嗎�歐顏司夜辰�你非要我死在你面前,你才肯放過他嗎?我替老凌家的先人們給你磕頭了……」

按照當時的計劃生育政策,公職人員只能生一個孩子,除非二婚,否則會丟公職。這也是媽媽一直沒有生二胎的原因。

可惜了,上輩子,老太婆千算萬算,她的好大兒,還是絕戶了。

因為凌玖玖是個女孩,爺爺奶奶明裡暗裡可沒少給媽媽臉色看。

這不,媽媽搬着大包小包的禮物進門,親親熱熱的叫着「爸、媽」,卻換不來老兩口一個笑臉。

爺爺坐在檐下的椅子上,陰陽怪氣的說:

「我要那些東西有啥用,我大兒娶你,你連個兒子也生不出來,讓我大兒成了絕戶,你是凌家的罪人。」

奶奶則在凌玖玖額頭輕輕戳了一下,嗔笑道:

「你說你,是個小子多好!女娃有啥用!」

凌玖玖心裏那個火啊!

若不是這趟要辦她的「坑爹大計」,她真想抬腳就走。

上輩子,每次被奶奶cue,她都懶得說話。

這輩子,不忍了。

「奶奶你怎麼能罵人呢。」 她笑着說。

「唵?我罵誰了?」

凌玖玖指着院里的女人們:

「這院里我二嬸、四嬸、三表姑、張嬸、王姨,還有那幾位嬸嬸姑姑,都是女的,人家個個心靈手巧,人美心善,好心來給你張羅壽宴,你說人家沒用?」

她小嘴叭叭,把一眾女親戚誇得心花怒放,相繼笑起來。

奶奶也只好乾笑。

爺爺厲聲罵道:

「尖牙利嘴,沒個女娃樣!說一千道一萬,沒兒子就是不行!」

……你個老壁燈!

凌玖玖火力轉向老爺子,依然笑着:

「爺,您要是有個幾千萬家產,我爸不就敢生了嘛,科長丟了不怕,罰款也繳得起,可惜您只是一老農民,咱家也沒有皇位要繼承,生那麼多男孩幹嘛,有凌冰就夠了,至於我爸,將來我養他。還有哇,我們生物課都學了,生男生女,關鍵在男人,播什麼種結什麼瓜,要怪您得怪您兒子,怪到我媽頭上只能說明您沒文化!」

全院的人都在哈哈大笑,幾個親戚嘴裏還誇着:

「城裡養大的小孩就是不一樣。」

凌國志也嘿嘿笑着。

本來當著這麼多親戚,爹媽拿他的痛處說事,挺讓他沒面子的。但看着女兒這張嘴這麼能打,又聽親戚們說「城裡養的小孩就是不一樣」,他又有點自豪,便沒有出言阻止。

凌玖玖決定收兵,撕一撕爽了就行了,她這兩天在這裡還有正事要干。

凌玖玖當晚跟凌清住在一起,因為睡得晚,凌清一秒入睡,姐妹倆也沒顧上敘舊。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凌玖玖和凌清六點多就被大人叫起床,幫忙準備壽宴。

二叔凌國安的農家樂,這個季節正是旺季,周末入住率更高,二叔和二嬸都忙得不可開交。老太太壽宴的事就落到了媽媽和小姑頭上。

上午的壽宴來了十幾桌客人,七大姑八大姨的,有一大半凌玖玖都不認識。

忙累了,她拉着凌清去村裡的河邊玩。

她有無數次夢裡回到這裡,夏日,山間,樹蔭,蟬鳴,天光雲影,河水潺潺,警覺的小野魚在腳邊躥開。

竟然有重溫的時刻。

「凌清,你長大想做什麼?」

「嗯——不知道!嫁人唄,生孩子唄,女的還能幹啥。」

天天被重男輕女的爺爺奶奶puza,凌清這麼想也不奇怪。

「你要走出大山看看,電視里演的那些大城市,高樓大廈,你親自去看看,再決定自己幹啥。」

「怎麼去啊,外面壞人那麼多。」

「壞人永遠沒有好人多。你好好上學,考上大學,自然就出去了。」

「好好學習好好學習,是我不想好好學習嗎,就我這成績,連高中都考不上,怎麼考大學,太難了。」

凌清慢悠悠的說。

「凌清,如果15歲覺得游泳難,放棄游泳,到18歲遇到一個你喜歡的人約你去游泳,你只好說「我不會」。18歲覺得英文難,放棄英文,28歲出現一個很棒但要會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說『我不會』。你現在所放棄的每一件事,都是花費的你未來的成本。你試着去挑戰一下,沒有你想的那麼難。」

這是蔡康永的話,上一世她覺得好,就抄在本上用來激勵自己。

凌清用葉子做了一個碗,裏面圈養了一條寸許長的小野魚,正玩得開心,聽了這話,只輕輕「哦」了一聲。

「姐,那你長大想幹嘛?」

「我要離開安州,去北京上海深圳,我還要去國外看看,最後選一個自己喜歡的地方生活。」

「啊……」12歲的凌清扭頭看着她,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議。

「姐,我就不信,你將來不需要大伯安排你,大伯還是幹部呢!」

凌玖玖在心裏冷笑一聲,凌國志?

幸虧他不會安排我。

算了,現在跟凌清多說無益,慢慢影響她吧。

兩個人在小溪里玩到黃昏時,溪里的水慢慢變涼。二嬸派了一個本家的弟弟來叫她們回家吃飯。

晚上沒有賓客,全是自己家人,二叔二嬸,小姑姑父,凌國志江秋映,二大爺二奶奶以及二大爺家的兩個兒子。

吃飯的時候,凌玖玖特意給自己和凌清倒了半杯紅酒,姐妹倆一起給爺爺奶奶敬了杯酒,又給二大爺二奶奶敬了杯酒,最後還給叔叔嬸嬸姑姑姑父都敬了酒。

今晚她還跟凌清睡,喝點酒,凌清應該睡得很死吧。

吃吃喝喝到九點多,散了席,女人們負責收拾,男人們藉著夜涼侃大山。

但白天都累狠了,十一點多,凌家大院徹底黑了燈,都睡了。

凌玖玖在黑暗中睜着眼睛,就在今晚,她要行動了。